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寒门状元 > 第一二四一章 城破在即
    “太子殿下,请您立即下城墙!”

    谢迁看到朱厚照,赶忙上前奏禀,“这里自有老臣担当,您只管放心回宫,西直门绝对不会出差池!”

    朱厚照见到谢迁和李东阳就心烦,板起脸说:“本宫凭什么相信你们?你们不停给本宫找麻烦,本宫就要坚守第一线,来一个鞑子杀一个,来两个杀一双,你们要是阻拦,我就把你们当作扰乱军心的细作,直接丢下城头!”

    面对一个撒泼耍横的太子,连李东阳和谢迁这样位极人臣的内阁大学士也没什么好办法。

    正说话间,前方鞑靼人的攻城仍在继续,谢迁从瞭望口一眼扫见城垛外鞑子铺天盖地的进攻阵容,错愕不已……之前几次鞑靼人攻城,都未曾有过如此大阵仗!

    谢迁连忙侧头问道:“西直门驻兵多少?”

    李东阳瞠目结舌,原本他对于各城门驻守兵马数量一清二楚,但因昨夜鞑靼人连番攻城,各处兵马调动太过频繁,京营和五军都督府所辖兵马悉数被打乱,连李东阳这样的决策者,都不知道西直门和周边城门驻守的兵马数量。

    谢迁神色紧张:“大事不妙,狄夷昨夜攻城,多半是想扰乱视听,今日攻打西直门才是其真正目的,我看应该立时从各城门调兵,全面加强西直门的防守!”

    李东阳喝止:“于乔,不得鲁莽,一切先等调查清楚再说!”

    谢迁指着城外黑压压逼来的鞑子军阵,道:“情况如此明显,岂容再有迟疑,马上调兵,度要快!”

    李东阳随着谢迁所指方向看了一下,也不由吓了一大跳,正要说些场面话缓和下气氛,城头下已然响起鞑子冲锋时出的呐喊。

    “乌啦啦!”

    随着这惊天动地的呐喊声,鞑子的吕公车已经靠上城头,同时几百部飞梯也贴到了城墙上,源源不断的鞑子开始向城头攀援。

    这下子李东阳和谢迁已经顾不上劝太子下城头了,他们现在更担心西直门的安危。

    谢迁把陪同身边的西直门守将抓了过来,大声喝问:“城头守城器械和兵器可足够?”

    守将完全不知该如何回答,支支吾吾道:“兵器……大致还算充足,但守城器械……差不多消耗完毕,之前鞑子杀上城头,撞车、桐油、檑木、滚石、抵篙等多有折损!”

    谢迁怒道:“有折损为何不马上申报?也罢,调遣兵马,若到了紧急关头,老夫就算亲自提兵器一战,也绝不容许西直门有寸土之失!”

    “轰——”

    说话间,城头下竟然响起火炮声,鞑靼人用缴获自大明边军的佛郎机炮,朝城头射!

    炮弹带着尖锐的呼啸声,掠过城墙,靠近城墙内侧的几排房子,瞬间在剧烈爆炸后变成瓦砾堆,大地震颤,出隆隆的回响。

    “轰轰——”

    几炮弹正巧砸中城楼,青砖搭造的城楼炸塌一角,烟尘冲天而起,把置身城楼内的李东阳和谢迁吓得不轻。

    鞑靼人以佛郎机炮作为开路先锋,大量鞑子通过攻城云梯和简易飞梯源源不断向城头攀援,骑兵则在远处骑射掩护,而几部冲车则在上百鞑子士兵推动下,缓缓来到城门处,对西直门城门猛烈撞击。

    城头上下飞沙走石,就好像两股洪流,但接触点并不在城头,而在城墙下面。

    鞑靼人充当炮灰的永远都是部族兵马,而非达延部主力,飞矢在城头上下劲射,一桶桶的桐油泼下,很快吕公车和许多飞梯就燃起大火,但探出头泼桐油的大明士兵,转眼就被飞舞的箭矢射中,跌落城头,置身于火海中。

    鞑子从其余完好的吕公车顶部冲了出来,明军呐喊一声,举起长枪排列成军阵迎了上去,双方很快便厮杀在一起。

    其余地方,明军三五成群,手持抵篙,其实就是个大叉子,将飞梯连同攀附在上面的鞑子一起掀翻,但由于鞑子贴在城墙上的飞梯太多,还是有不少鞑子冲上了城头,然后又有明军迎了上去,短兵相接。

    鞑靼人从接战开始,便占据上风。

    由于城楼高处有遭遇鞑子炮火打击的危险,此时李东阳和谢迁陪伴朱厚照下到了二楼,下面隶属于府军前卫的数百御林军,已经全部手持长枪和火铳,准备与杀进楼来的鞑子作战。

    朱厚照从瞭望口看到下面杀得天昏地暗,不由一阵眼热,非常想亲自带兵冲杀,但被李东阳和谢迁死死地拦住了。此刻两位阁老也换上甲胄,倒不是说他们准备亲自上阵杀敌,而是防备流矢。

    “李大学士、谢先生,你们这是祸国殃民……快放开本宫,本太子要亲自领兵杀敌,谁不听从,我就把他大卸八块!”朱厚照嚷嚷道。

    但无论他怎么撒泼,身边的太监和宫廷侍卫都不敢买账,朱厚照出事涉及到他们身家性命,在他们看来,城头被攻破的可能性不大,还是维护太子安危要紧。

    朱厚照正在嘶吼,突然有流矢通过瞭望进城楼,一名侍卫中箭倒地。

    朱厚照激动地说:“鞑子攻势如潮,你们再不让本宫出去,西直门一旦失守,京城门户洞开,你们能承担起这个责任吗?”

    谢迁让士兵用盾牌死死地在前面挡住,自己小心翼翼地到来到面向城外的瞭望口,小心观察,只见鞑子蜂拥而来,城墙上的防备已十分危急,不时可见有逃兵往城墙内侧溜走。

    李东阳朝陪伴身边的兵部官员问道:“西直门遭遇狄夷主力围攻,增援兵马几时到来?”

    根本没人能回答这个问题,李东阳正要继续找人询问,突然城楼一阵剧烈颤抖,原来鞑子的佛郎机炮再次射中城楼,这次三楼直接洞开了个大窟窿,不少士兵受伤倒地。

    朱厚照趁着一阵混乱,终于从侍卫中挣脱,怒喝:“这个时候再不拼命就没机会拼了!来人啊,跟本宫冲出去!”

    朱厚照抓起一柄长矛就往外冲,谢迁和李东阳一时没明白是怎么回事,正要拔足去追,又有火炮声传来,他们本能地找地方躲藏,那边朱厚照却好似不知“死”字怎么写,风风火火便下了城楼,出大门往前面杀去。

    数百御林军怎么敢让太子犯险?只能跟着杀了出去。

    “疯了疯了!堂堂太子竟如此鲁莽,莫非我大明将要为如此竖子治国?”李东阳怒从心头起,已不管在什么地方,直接骂朱厚照为竖子。

    谢迁连忙劝解:“宾之,不得乱说,快些将太子追回来……你们还看什么?快追!”

    城头上流矢处处,更有甚者是炮弹乱飞,士兵们勉强在盾牌和沙袋等掩体后面,瑟瑟抖,但见朱厚照端着长矛杀了出来。

    “杀!”

    朱厚照城楼内说话时,周边人基本能够听到,但到了城头,兵荒马乱他说什么都没人听清。

    “太子小心!”

    马上有人过来保护朱厚照,但朱厚照根本不懂惧怕,径直朝着一名正背对着他,跟明军士兵搏杀的鞑靼人杀了去。

    或许是熊孩子出来的地方令人意想不到,那鞑子根本就没想过自己身后会有个不怕死的家伙冲出来,长矛直接刺进那士兵的后背。

    “嗯?”

    当鞑靼兵中了长矛转过身时,望着朱厚照的目光中还带着不解,这是哪个窟窿里冒出来的毛头小子,居然连甲胄都不穿,就这么杀了自己?

    倒在地上时,这个鞑子兵可说是死不瞑目,但马上就有士兵将他的脑袋斩了下来,因为这是大明最实在的军功。

    朱厚照第一次杀人,整个人有些恍惚,之前喊得凶,可真刀真枪杀到人身上,他才知道什么是气血翻涌,什么是想作呕。

    “太子殿下小心!”

    一向胆小怕事的张苑跟随着冲出来,挡在朱厚照身前,他自己都不知道哪里来的勇气,但见又有鞑靼兵要冲来,他也没准备后退。

    朱厚照整个人犹自处于懵的状态,被张苑拉着到后面,此时御林军才冲了上来,挡住挤压过来的鞑子兵。

    “我……我杀人了?我杀人了?”

    朱厚照有些不知所措,只是抓着张苑的手臂在问。

    张苑苦笑:“太子殿下……您杀的是鞑子,您为大明将士树立了榜样!”

    “我真的杀人了!”朱厚照看着自己的手,连长矛都不想要了,之前的勇气也没了,这会儿只是一味叫喊。

    谢迁和李东阳顶着流矢和流弹从城楼出来,见太子魂不守舍,以为太子受伤,上前相问才知道这熊孩子刚亲手毙掉一个鞑子兵,一时没回过神来。

    李东阳道:“太子杀敌?这怎么可能?”

    张苑急道:“阁老,您可不能随便乱说,太子真的亲手宰了个鞑子!”

    李东阳依然不相信太子能在战场上杀人,听起来都觉得荒诞不经,他正要让太子回城楼躲避,但见援兵从西直门内杀了上来。

    谢迁提醒:“估计是张老公爷率兵来援!”

    李东阳回头看了一眼,根本看不清张懋是否在援军当中。

    援军上城头之后,迅加入到了战斗的行列。

    李东阳再看城头,此时鞑靼人已有两三千兵马杀上来了,而且不单是在西直门这一段城墙,从西直门往北西南两个方向大约三四里,都有大批鞑靼人通过简易飞梯杀上城墙,因为这些地方未有下城头的马道和台阶,正在源源不断往西直门杀过来。

    “完了!”

    李东阳心在直坠,感觉一股无比巨大的压力逼来,几乎喘不过气。

    如今情况已经非常危急,连李东阳自己都已经无法下城头了,因为城头这里早就被大明官兵和鞑子占据,此时还有大批明军士兵在往城头上冲,早已经没有下城头的路。

    谢迁抓住一名援军将领,喝问:“张老公爷可在?”

    “谁?”

    将领并不认识谢迁,周围环境嘈杂,他也听不清谢迁在说什么,忽然间有流矢过来,那将领慌忙闪避,谢迁感觉死神在自己身边飞过,那箭矢最后钉在身后城楼的砖墙上。

    朱厚照终于缓过神来,从地上拾起一把刀,怒道:“杀死鞑子,谁敢犯我华夏之地,让他有来无回!杀!”

    但见太子又要往鞑靼人杀去,谢迁只能出面阻拦,嘴上不断抱怨:“你这孩子,为何总这般鲁莽,就不能跟你老师沈溪学得稳健一些?”

    李东阳却未有阻拦太子的意图,他此时更想早些下城头,倒不是他贪生怕死,而是为了将西直门的紧急状况通知朝廷,尽快做出安排。

    但此时已无退路,越来越多的鞑靼兵马杀上城头,明军却由于上城的马道和台阶容量有限,无法及时增援,西直门随时都会失守。

    明军眼见周边的鞑子越来越多,士气大跌,即便有援军到来,但因为本身交战区域狭窄,只是在城头一隅,使得鞑靼人逐渐扩大自己的优势。

    “难道天要亡我大明不成?”

    李东阳悲呼嗟叹,正要仰天问苍天,却听到“呜呜”的号角声,这号角声跟鞑靼平时所用号角材质明显不同,这是源自大明军队的号角。

    在谢迁和李东阳所处方位,根本看不到城外的情况,谢迁狼狈到了李东阳面前,二人四目相对,也都不知这号角声的来历。

    谢迁道:“莫非,其余城门已经出兵,绕后与北寇一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