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寒门状元 > 第一二四四章 旷世奇才
    朱厚照来到下面的城墙上,心头一股热忱已然变冷,主要是入目所及,情况太过惨烈,满地都是尸体,到处都是血泊,还有许多伤病号痛苦呻吟,看到这宛若阿鼻地狱的可怕场景,熊孩子心中有了退缩之意。

    始终是三分钟的热度,朱厚照对于当前面临的困难,严重估计不足。

    就在熊孩子左右为难之际,英国公张懋、寿宁侯张鹤龄一身甲胄上了城头,出现在朱厚照面前,恭敬行礼:“太子殿下,城门危急,请您即刻回宫!”

    朱厚照见到张懋和张鹤龄,眼前一亮,就好像看到救星一般,大步上前,一手抓着一人的胳膊,央求道:

    “张老公爷,舅舅,你们来的正好,我大明援军终于来到,现在就在西直门外,但他们遇到危险,陷入鞑子重重包围中……你们快征调数万兵马到西直门来,随本宫杀出城去,一举将当前鞑子歼灭!”

    张懋和张鹤龄对视一眼,他们上城头前就大致听到城外的情况,现在无法确定这部分援军的领兵者是谁,二人以为最大的可能是三边刘大夏的兵马,亦或者是居庸关援军杀回京师勤王。

    张懋劝告:“太子,出兵之事,当由兵部定夺,您还是尽快回宫吧!”

    “我不回,谁爱回谁回!快出兵!”

    朱厚照瞪着眼,朝着张懋嚷嚷,“如果不听从本宫的安排,城外我大明兵马因为得不到援军而被鞑子消灭,我一定会禀奏父皇把你们通通砍脑袋!”

    张苑好不容易从死人堆里爬出来,在城头往下看了几眼,眉飞色舞过来奏禀:“太子,您快来看哪,城外战事又有变化了!”

    “是吗?哪里哪里?”

    朱厚照直接冲到城垛前,从盾牌和城垛的缝隙看了出去,但见城西北四五里外,明军骑兵阵线从之前的被压缩状态,重新开始了反击,这是因为明军庞大的步兵阵营开始变化……明军以一千人为一个步兵方阵,阵中盾兵、枪兵、火铳兵和弓弩手一应俱全,共分出五个方阵。

    五大步兵方阵中间,还有一个人数不详的大型方阵,作为中军而存在。

    如同刺猬般的明军步兵方阵,拱卫在中军四周,直接跟鞑子骑兵展开了针锋相对的进攻,以弓兵和火铳手压制鞑子骑兵的冲击,以中军方阵中的火炮随时应对鞑靼骑兵集结……鞑子的骑兵只要形不成规模,就无法对明军外围的各步兵方阵产生威胁。

    鞑子连续多次进攻受挫后,终于吸取了教训,开始在四五里外集结骑兵,然后排列好队形,向明军位于西南角的步兵方阵起冲锋。

    “轰轰——”

    鞑子在进入两里地后,明军中军大阵中的炮手开始点火,当鞑子骑兵冲刺到一里半的时候,炮弹刚好落下,顿时炸飞一片。

    但鞑子非常坚决,而且集结的骑兵足有一千余骑,虽然冲刺到距离步兵方阵三百米距离上时遭到连续两轮炮火打击,但剩下的依然有九百多骑兵。

    在进入两百米后,鞑子骑兵开始加,但随着尖锐的哨声响起,明军火铳齐射,二三十个鞑子和他们的战马立刻滚作一团。

    明军第一排的火铳手立刻蹲下装弹,又是一声哨声响起,第二排火铳手继续射,这次已然是四五十个鞑子和战马倒下。

    随着第二排火铳兵蹲下,第三排再次射,由于这次鞑子冲得更近,这次足足有七八十个鞑子和战马栽倒在地。

    鞑子此时已经冲到了步兵方阵十余米处,外围的盾牌迅竖立,而在盾牌间隙,明军枪兵手中的长枪平放,枪口对外,密密麻麻,步兵方阵俨然变成长满钢铁寒毛的大刺猬。

    鞑子骑兵一头撞上枪林,当即就有几十骑倒毙,其余鞑子想拼命往前冲,但被盾牌死死地挡住,此时明军的弓弩齐齐射,大批鞑子哀嚎着倒地。

    此时鞑子骑兵的冲击势头已被彻底遏制,后续鞑子见势不妙,只能分开从步兵方阵两翼绕过,侧身向明军方阵搭弓射箭。此时其他方向的明军正严阵以待,又是一排火铳兵开始射击,鞑子纷纷栽倒。

    到最后,鞑子煞费苦心的冲阵行动以完败告终,在损失三四百骑后狼狈撤离,朱厚照看得眉飞色舞,兴奋地举起手臂说道:“好,这才是真正的步兵打骑兵的模版,沈先生不愧是旷世奇才,当今仅有的兵法大家!”

    站在太子身后的张懋看得目瞪口呆,震惊于外面援军的战术素养如此高,同样的步兵居然丝毫不惧与己方兵力相若的鞑靼兵马,不由暗自揣摩:

    “都说鞑子野战无敌,我大明何时出了这样的强兵?旷野上对战鞑子精骑竟然毫不逊色,最不可思议的是全军上下如臂指使,行动划一,分明是训练有素,究竟是谁人在统兵?”

    张懋自然理解不了,城外这些勤王官兵心目中,根本就没把眼前的战斗太当回事。

    若论残酷,没什么能比得上在土木堡周边接连生的几战,相比于那种以寡敌众、以弱胜强,眼下军容齐整,而且就在京城之外,还是由沈溪亲自指挥,他们根本无所畏惧。

    经历多了,也就没有畏战心理。

    有边军回援京师,这消息很快传遍京师九门,城中守军都不知带兵回援者是谁,但料想不是刘大夏就是朱晖等勋贵,城中驻守将士对于九边情况了解不多,根本无法判断这路兵马的来头。

    别说普通士兵,连张懋等人也分辨不出外面的兵马是谁带回来的,是边军不假,但之前所获得情报是三边兵马被阻断在大同一线,怎么会突然有上万兵马杀回来,还军容齐整,在张懋等人看来太过神奇。

    城头上对援军知根知底的只有谢迁和朱厚照。

    朱厚照兴奋不已,但他随即现沈溪所部实力终归还是有限,为确保中军的安全,各步兵方阵不敢离得太开,一旦击溃鞑子的冲锋,便会及时回撤,若鞑子又起冲阵,则主动出击,将一路路鞑子的攻势消弭于无形。

    “不行不行,现在战事已然陷入胶着状态,城中必须得派出兵马与外面的援军来个里应外合,否则鞑子轮番进攻,累也会把人累死……你们赶紧下令,调兵出城,否则大好局势便会毁于一旦!”

    朱厚照仍旧把希望寄托在张懋和张鹤龄身上,但二人显然都不想在出兵的问题上松口,恰在此时,李东阳和谢迁从城楼上下来,张懋瞪了两人一眼,似乎怨责他们未尽到责任,没有及时把朱厚照带下城头。

    朱厚照见周边将领没一个听他的,心中非常失望,最后他拉着张懋的手臂,苦苦哀求道:“张老公爷,求求你出兵吧……难道您要眼睁睁看着我大明将士在城外被鞑子逐渐蚕食而坐视不理?”

    张懋心情非常矛盾,他不是不想出兵,而是他没有调兵出城的资格,毕竟他只是武将,要听从兵部调令。

    “呜呜——”

    城外号角长鸣,在苦苦支撑一段时间后,明军终于再次由进攻变为防守,且战且退,但在撤退过程中,显得井然有序,将鞑靼人主力慢慢带到西直门西北方五六里开外,彻底脱离了城垣一线。

    朱厚照提醒道:“现在不出兵,更待何时?这可是绝好的扭转战局的机会,放任鞑子撒野,除了会让沈先生犯险,还会让京师再次处于孤立无援的境地!”

    张懋这时才听明白朱厚照说什么,非常惊讶地问道:“太子殿下,城外……是沈溪?”

    朱厚照皱着眉头道:“不是沈先生是谁?你还能指望刘尚书?刘尚书年老昏聩,带兵一味求稳,若不是他,我大明在西北这一战也不至于沦落到现在这般悲惨的地步。好不容易沈先生带兵杀回来,你们还诸多挑剔……你们不出兵是吧?那本宫亲自带人杀出去!”

    张懋打量远处,安抚道:“太子殿下请稍安勿躁,似乎外面的援军并不需要有城内兵马支援……”

    这时御林军从城下推上来一部望楼,在城垛处看不真切的朱厚照,急匆匆爬上五六米高的车顶,极目远眺,城外战局果然又生变化。

    明军各步兵方阵把阵线压缩得很紧,佛郎机炮和火铳成为压制鞑靼骑兵攻势的主要手段,在此基础上,王陵之和林恒等人各自率领骑兵队伍来回冲杀,双方展开你死我活的争夺,鞑靼人一时间根本无法打破沈溪严密的军阵,战事进入相持阶段。

    但即便是相持,鞑靼人的损失也远比明军惨重得多,因为沈溪这边火炮和火铳几乎随时对着鞑靼人骑兵招呼,一打一个准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