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寒门状元 > 第一二五四章 袭扰与应对
    正阳门之战即将打响,这已是围城以来,鞑靼人对正阳门第三次大规模的进攻。

    鞑靼人的目标是正阳门,战前却派出骑兵对西直门和德胜门等城门进行骑射骚扰。

    经过多次增兵,如今围攻京城的鞑子总数多达十四万,而连续消耗下来,明朝守军已不到九万,若加上民夫,数量勉强可到十二万。

    在交战双方兵马对比上鞑靼占据了上风,但仅是小有优势,毕竟明军作为防守一方,有城墙防御加成,况且明军在城外还有沈溪部一万五千兵马。

    午时,德胜门战事进行小半个时辰,明军前来增援的兵马已经增加至两万。

    可惜的是,鞑靼人的骚扰浅尝即止,并未起像样的攻城,连云梯和攻城车也未加入战斗。

    鞑靼在西直门和德胜门出动的骑兵约为五千,这样的数量在大明基本可以横行无忌,因为即便是明军两万数量的边军也未必是这五千鞑靼骑兵对手,最多势均力敌.

    明朝边军要围剿一路五千数量的鞑靼骑兵,至少要派出五万兵马。

    但实际上,明朝能动用五万兵马的战争,已属于旷世大战,名留史册,甚至明朝平日出动两千兵马以上的战事都很少,这就是边关的现状,只要鞑靼人别侵犯九边几座重要的军镇要塞,即便杀入边境腹地,明朝边军在大多数情况下都选择置之不理。

    不是不想打,而是打不过,或者说是不好打,即便能打得过也追不上,如此还不如不打,免得劳民伤财。

    但如今在明朝京城外,这五千兵马则显得不够用。

    光是沈溪这一路,就可以轻易将这五千骑兵歼灭,只是沈溪不会仓促应战,因为他很清楚这只是鞑靼人派出的诱饵,若跟眼前的鞑靼骑兵缠斗,很可能会令鞑子主攻的城门陷入险地。

    “沈大人,出兵吧,那些鞑子太可恶了,弟兄们都按捺不住要跟他们一决雌雄!”刘序到沈溪面前,游说出兵。

    沈溪正在打量手头的卷宗,这是之前一日调查到的鞑靼驻兵情况。

    对于大明朝廷的那些大佬来说,要做的仅仅是驻守四面城墙和九座城门,至于京城外鞑靼人驻扎在哪里,跟他们无关。

    但沈溪却非常在意情报的搜集,他一夜间派出的斥候数量多达两三百人,这些斥候的任务,就是排查京师周边鞑靼所有可能驻兵的地方,方便之后作战。

    知彼知己百战不殆嘛!

    沈溪闻言抬起头打量刘序,问道:“刘将军要跟鞑靼人一决雌雄,那谁是雌,谁又是雄?”

    刘序原本满心愤怒,听了沈溪的反诘不由哑然失笑:“沈大人,这会儿你还有心思开玩笑?”

    沈溪道:“如果你觉得这是玩笑,那当本官没说。本官提醒你一句,鞑子用兵向来没有规律,此番他们究竟从何处攻城,本官没有把握。一旦我方主动攻击这外面区区数千兵马,战胜对整体战局无甚裨益,战败则京师陷于危殆,敢问刘将军可担得起这责任?”

    刘序被问得哑口无言,他知道自己的真实水平,真要打胜仗还是得听沈溪的,自己并不具备独自领兵的能力。

    刘序问道:“敢问沈大人,今日……几时开战?”

    沈溪稍微思量,道:“大概会在午时末开战,此时将士大可继续休息,不用理会外面的动静!”

    因为之前连续赶路和作战,昨夜士兵又抓紧时间抢筑防御工事,使得官兵疲累,早上晨练完吃过早饭,又纷纷回帐篷睡觉去了。

    沈溪让多休息,是为了官兵有最佳的体力和精力应对接下来的战事。

    刘序嘀咕:“外面号角声此起彼伏,若弟兄们这会儿还能安睡,那才叫没心没肺!”

    ……

    ……

    西直门外鞑靼兵马,越来越多。

    王陵之最为兴奋,因为沈溪派了他和林恒二人,领骑兵三千,跟鞑子进行周旋。

    沈溪下达的命令极为复杂,王陵之听了云里雾里,但只要林恒清楚就行了,他完全可以听从林恒的指挥,林恒让他往哪儿打,他就往哪里去,不会出问题。

    林恒虽然身子骨比王陵之单薄,但耐力和作战经验,比王陵之更丰富。林恒有常年在边关生活的经验,对于鞑靼人的脾性了解得很透彻,加上他头脑灵活善于总结,在指挥作战上很有一套。

    “乌啦啦!”

    鞑靼人的骑兵队伍,冲着勤王军营地杀奔过来。

    跟昨日西直门外的大战相比,今天的攻防战规模要小许多,双方在宽阔的战场上交战,一次出动兵马可能只有几十骑甚至是数骑,但因鞑子的骑兵队伍多而复杂,骚扰方向飘忽不定,让防守的大明骑兵很头疼。

    沈溪不让林恒和王陵之追击,沈溪的策略就是守住营外几个关键点,如果鞑靼人来攻,那就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如果鞑靼人往西直门而去,不用追击,至于鞑靼人撤向别的地方,更是无需理会。

    敌进我退,敌退我不进,这就是沈溪的策略。

    明知道你们是来骚扰的,我还派兵跟你们纠缠,被你们小股兵马牵制我大批将士,你当我傻?

    鞑子骑兵遵命而为,他们对上层有何安排并不清楚,只知道奉命来骚扰明军营地,轮番起冲锋,但不能力拼,也不能败退,就这么跟明军杀得有来有回便可。

    营地外兵荒马乱,鞑靼人靠近勤王军营地的时候,可能就在营地外第二道堑壕前几十步飞掠过,就算明军的火炮对准这些骑兵,也没有开炮,因为鞑子骑兵分散而稀少,中炮的可能性很低。

    随着炮弹存量减少,明军炮兵也不敢再无端地挥霍浪费。

    沈溪麾下这些炮兵,都是在实战中不断成长,连续战事下来,尤其是酣畅淋漓的胜仗打下来,操炮这个技能都快点满了,他们完全可以说是这个时代最优秀的炮兵。

    林恒调度兵马打了十几个回合,没什么战果,双方人员折损数量极为有限。

    林恒对刚冲锋回来斩杀一名鞑靼骑兵的王陵之道:“王将军,你在这里等候,我去跟沈大人回禀。在我离开这段时间,你不得随便出击!”

    王陵之闻言不由皱眉:“鞑子杀来我也不迎击?那……那不是窝囊的紧?你……你完全可以换别人去说嘛!”

    林恒道:“不是我非要去,而是别人去说可能说不清楚。你只管先忍耐两回合,我去去就回!”

    王陵之催促道:“那快去!我也不知道自己能忍多久!”

    让王陵之听沈溪的指挥,他能做到言听计从,但让林恒来调遣,他就有些不服气,但好歹还是能听命而为,但现在没了约束,短时间内尚能忍受,久了就没有自律可言了。

    林恒匆忙进到营地,策马到中军大帐前,还没等他下马,就见到胡嵩跃和朱烈从营帐中出来,显然沈溪对这两位心腹爱将做了一番耳提面命。

    胡嵩跃和朱烈见到林恒都很恭敬,到底林恒是边军中最精锐的骑兵将领,又深得沈溪的器重,由不得他们不放低姿态。

    胡嵩跃道:“林将军,外面战事可结束了?”

    “未曾,此番过来是跟沈大人告之具体情况,让沈大人做到心里有数!”林恒道。

    胡嵩跃笑道:“那你何必亲自前来呢?沈大人很忙,听不得这些繁琐的东西,其实派人也不耽误事!”

    听上去和善,但其实胡嵩跃、刘序和朱烈在暗中跟林恒、王陵之等人角力,胡嵩跃说这些话,显得他对沈溪很了解,就像是老人对新人的指点。

    林恒点头应了,但却没太当回事,他生性严谨,生怕下面的人奏禀中有什么错漏,而在大战即将爆的时候,不亲自来跟沈溪奏禀不放心。

    进到中军大帐,林恒才知道沈溪确实很忙。

    胡嵩跃和朱烈是出去了,但犹有许多中下层将领没走,沈溪正在对这些人详细解释战阵变化,还有各种旗语的意思,让他们死记硬背,生怕战场上有个什么错漏。

    “沈大人!”

    林恒是目前沈溪最为信任的将领,进到中军大帐甚至不需通报,直接来到沈溪帅案前行礼。

    沈溪抬头打量他一眼,一摆手,对其余将领道:“回去后,马上集结各自兵马,等吃饱喝足后,战事便将开启!”

    “得令!”

    将领们意气风,领命后恭敬退下。

    等人全部出了帐篷,沈溪才将桌上的地图收拾起来,道:“林将军,你来的正好,下午这场战事,说是步兵为主,但其实……最后的挥还是要看你和凌之。若此战得胜,扩大战果的事情,得由你们骑兵来解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