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寒门状元 > 第一二五七章 城上城下
    未时三刻,京城正阳门,一场空前惨烈的战事正在进行。

    双方投入的总兵力高达十万,跟之前西直门一战进程几乎如出一辙,就在正阳门城楼被鞑靼人稳扎稳打蚕食大部,眼看就要把明军推下城头,形势千钧一之际,明朝援军从鞑靼人侧翼杀出,正是林恒和王陵之率领的勤王军骑兵。

    鞑靼人的军事布局基本呈前重后轻、西重东轻,这是因为鞑靼人要防备在京城西直门西北方扎营的沈溪部兵马,不得不在宣武门以西派驻重兵,而鞑靼人攻打正阳门,力争一举奏功,是以主力在前。

    但此时,大明勤王军骑兵却从崇文门杀出,崇文门位于正阳门以东,这个方向鞑靼驻兵不多,崇文门外,鞑靼驻兵总数不过两千,而这些兵马基本是鞑靼军中属于充当敲边鼓呐喊助威角色的部族兵马。

    这些人口不足万人的小部族,出兵本来就少,又随时担心汗部会吞并本部兵马,平日小心翼翼如履薄冰,唯恐损失太大。如今城内突然杀出一股明军骑兵,给这些部族兵马的信号就是……明军展开反攻了!

    这些部族骑兵在跟王陵之和林恒率领的勤王军骑兵短暂交锋后,马上向南面的天地坛逃跑,连一丝一毫抵抗的意思都没有。

    王陵之虽然没有杀过瘾,但他知道今天的主要任务是什么,一马当先,向正阳门冲杀而去,压根儿就不知道什么叫危险。

    武功再高,也怕飞刀,骑术再强,也怕火炮和强弩,冲在前面一般死得比较快,但放在王陵之身上,这条似乎不太奏效。

    鞑靼人见到王陵之的第一想法便是这小子好生勇猛,如果我把他杀了,就会成为部族人人称颂的英雄。结果主动迎上前,却没有一个人能在王陵之手下支撑过两招,死的人一多,其他人自然就退却了。

    亲临天地坛督战的巴图蒙克,显然对明军从崇文门出动骑兵起反击准备不足,获悉明军动向后,立即从进攻正阳门的兵马中抽调两千汗部骑兵,阻拦王陵之和林恒兵马突进。

    双方很快厮杀在了一起,当鞑子现这路人马是昨日在西直门之战中所向披靡的王陵之等将领统率,不由慌了阵脚。

    鞑靼人害怕的并非是王陵之、林恒这样的猛将,又或者是几千大明骑兵,而是很可能会绕道崇文门起进攻的沈溪所部。

    每个鞑靼人心目中,都有一个难以磨灭的阴影,这个人就是沈溪。虽然在弘治十三年那场战事后,沈溪的名字便已响彻草原,但许多鞑靼人尤其是各部族中的勇士并不服气,因为他们觉得沈溪不过是运气好罢了。

    但在此番鞑靼入侵中原的战事中,沈溪先是坚守土木堡,与国师亦思马因对阵居然没有打一场败仗,继而率部杀回居庸关,击溃鞑靼第三大部族亦不剌部。然后就是昨天的西直门大战,明军在沈溪统领下,居然在平原地带,与鞑靼骑兵战了个平分秋色。

    至此,天不怕地不怕的鞑靼人,对沈溪已然形成心理阴影,只要对上沈溪的部队,便有种望风而逃的胆怯。

    “乌啦啦……”

    许多冲阵的鞑靼人嘴上虽然在呐喊,但行动已经迟缓下来,不少人频频往对面的骑兵队伍后面打望,准备一个不妙转身就开溜,士气不知不觉大跌。

    王陵之挥舞手中的大刀,勇不可当,如同一把匕插进鞑靼骑兵队列中。林恒率领骑兵,拱卫王陵之后翼,搅得鞑子骑兵人仰马翻。

    没有火炮保证纵深,也没有后续援兵,双方就这么狠狠地碰撞在了一起,王陵之的箭头作用展现无遗,由于没有人能抵挡得住他的劈杀,鞑子的骑兵阵型迅被打开一道缺口,阵脚随之大乱。

    王陵之在鞑子军阵中左冲右突,许多鞑子骑兵先是下意识地转身躲避,继而想离开这个杀神远远的。刚开始只是一骑两骑,到后来便形成溃败之势,一哄而散。

    巴图蒙克看得分明,一时间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纵横天下的蒙古骑兵,居然对阵明朝骑兵落败,太过匪夷所思。

    巴图蒙克强忍心中的悸动,一方面再次调遣骑兵迎战,要求宣武门以西的骑兵迅回援,另一方面给前线指挥作战的苏苏哈下达死命令,不惜一切代价拿下正阳门城门。

    ……

    ……

    “轰隆隆!”

    城墙上传来一阵阵剧烈的爆炸声,城外的鞑靼人终于动用手中掌握的为数不多的佛朗机炮,对城墙纵深战成一团的明军和鞑子展开无差别轰炸。

    随着密集的开花弹落下,大明官兵固然是血肉翻飞,横尸一地,鞑子也讨不了好,到处都是散落的残肢断臂,哀鸿遍野。

    等鞑靼人的炮击结束,城头纵深的明军几乎为之一空,后续登城的鞑子趁机占领大片空地,明军与鞑子在靠近城墙内侧的地方展开厮杀,眼看就要被鞑子完全控制城墙,形势已危若累卵。

    而在正阳门以东地区,鞑靼骑兵被冲散后,勤王军骑兵竟然在局部占据了绝对优势。

    王陵之在此战表现神勇,面对源源不断扑上来的鞑子骑兵,他手上的大刀几乎每挥出一刀都会带走一名鞑靼骑兵的生命。等彻底击穿鞑子骑兵的阵型后,他左右看了一眼,便向正在起攻城的鞑靼步兵冲去。

    “杀!”

    驻足等待与大部队汇合的事情,王陵之根本就没考虑,林恒眼疾手快,吩咐留下一半骑兵,追杀溃不成军的鞑靼骑兵,其余则跟随王陵之,一路向前。

    ……

    ……

    朱厚照在城楼中,之前鞑子连续炮击,城门楼被炸塌了几个角,但他全然不惧,注意力放在了骁勇的勤王军骑兵上,但随着战场转移到正阳门下,视线被下面的城墙外缘阻隔,熊孩子有些急了:“看不到了……不行,本宫要下去参战!”

    张懋已经下城楼组织兵马反扑,此时能给予朱厚照劝导的,仅有几名东宫太监和几十名侍卫。

    在这危急关头,谢迁登上城楼,在他身后,一名兵部官员陪同。

    谢迁刚上三楼,便遇到朱厚照撒野,他立即伸出手,拦住朱厚照的进路,朱厚照瞪大眼睛,厉声喝道:“谢先生,您这是何意?”

    谢迁严肃回答:“太子殿下,鞑子已经杀到城楼下,微臣也是冒着生命危险才进入楼中,这个时候您不得离开门楼一步!”

    朱厚照怒道:“谢尚书,到底您是监国,还是本宫是监国?”

    谢迁冷声道:“太子,这是陛下的旨意,要确保你的绝对安全,老臣不敢有违。诸位侍卫,严密保护太子,若太子擅自离开城楼,尔等必人头落地!”

    朱厚照狠道:“谁敢阻拦本宫,同样人头落地!”

    那些侍卫犯了难,突然被架在左右都要死的境地,但显然,谢迁说话要比一个十三岁的熊孩子更有份量,他们掂量一下,知道让太子下楼去的后果很可能是身死,令大明江山断了传承,他们不仅自己没命,还会牵连家人。

    朱厚照硬要往楼梯口闯,却被谢迁身边那名三十岁左右的官员拦住,朱厚照怒冲冲地道:“你敢拦我?”

    那人回答:“殿下见谅,国不可一日无主,也不可一日无储君。敢问太子,您下去后,若遭遇流矢或者刀枪剑戟及身横死,谁人可以储君之位承担国嗣之责?”

    朱厚照一愣,显然对方这文绉绉的言辞有理有据,一时让他不知该如何反驳。随即,他眼珠子滴溜溜一转,抓住对方言语中的漏洞起攻讦:“你敢诅咒本宫?”

    那人道:“国无储君,江山焉固?殿下当知四海升平,必以皇储安康为上,太子身为储君,怎能以身犯险?若储君有难,为人臣子不劝阻者,是为佞臣!殿下要下城楼,请从微臣的尸体上跨过去!”

    “你……你的意思是说,你准备以死劝谏?”朱厚照皱眉打量此人,不知为何,他对此人并无恶感。此人年岁不大,说话条理分明,一看就博学多才,让他想起沈溪,不自觉气势就弱了下来。

    那人道:“是!”

    朱厚照看了看谢迁,又打量周围准备阻拦的侍卫,他知道自己想下楼去已是不可能,再者说了,他之前想出去,不过是一时头脑热,他自己其实还是很怕死的。

    “你叫什么名字?”朱厚照问道。

    那人回道:“臣乃兵部郎中,王守仁是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