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寒门状元 > 第一二五九章 兵马终有撤
    正阳门战场上,大明与鞑靼的决战已到关键时刻。

    随着大明骑兵突击、正阳门大火、沈溪率兵进入战场这三件事后,胜利的天平已不再平衡,迅倾向大明一方。

    此番叩关而入的鞑靼汗部约莫有五万兵马,但在之前的战事中已折损近万,今天攻城遭遇大火,死伤无数不说,后续兵马还无法攻上城墙,眼看破城无望。

    天地坛上,达延汗巴图蒙克骑在一匹通体鲜红的汗血宝马上,遥看正阳门城头的滚滚浓烟,摇头轻叹:“数十年前,瓦剌人就曾在大都城外饮恨,难道今日我也要重蹈覆辙,仓皇而逃?”

    恰在此时,巴图蒙克手下第一大将苏苏哈带兵撤回,整个人显得狼狈不堪。

    苏苏哈的主要任务,是指挥步兵攻城,同时统领骑兵拱卫两翼,防备沈溪突然杀出,结果在兵力部署上出了很大问题……王陵之和林恒率骑兵杀了苏苏哈一个措手不及,苏苏哈几次派出骑兵围追堵截,但都被明军骑兵杀退。

    城头大火让攻城变得极为艰难,再加上骑兵的损失,苏苏哈根本就顾得上沈溪的步兵方阵,匆匆回到中军向巴图蒙克复命。

    巴图蒙克眼见苏苏哈一张脸被烟火熏得漆黑,想到自己几个儿子统兵在外,心情略微焦急,问道:“明朝究竟出动了多少骑兵?”

    苏苏哈不敢把明军出动的骑兵数量报太少,否则不仅他自身在汗部的地位急转直下,甚至可能会连累到汗部的威名……区区三千明朝骑兵都无法应对,还怎么攻破大都城君临天下?做梦吧!

    苏苏哈道:“回大汗,明朝出动骑兵万余……”

    “啊?”

    跟随在巴图蒙克身边的几位大部族的族长,脸上皆都露出惊慌之色。

    虽说围困大明京城的鞑靼兵马数量过十万,却是由各部族分摊,许多大部族也只有几千骑兵,更小的部族甚至只有几百到一千骑兵,他们主要负责突袭和防守侧翼,靠机动灵活维持战场的主动局面。

    谁都没想到,大明居然能一次出动一万多骑兵,还正好命中鞑靼兵马的薄弱处。

    “报……”

    远处斥候飞而来,在众部族族长心头伤口上又撒了一把盐,“明军数万兵马,顺着城垣从西直门往正阳门而来,领兵者……正是昨日带兵的明朝延绥巡抚!”

    至于斥候是否见到沈溪,连巴图蒙克都不能确定,但他料定沈溪绝对不会坐视正阳门被围攻而置之不理。

    明摆着的道理,一旦正阳门失守,大明京城沦陷,那时沈溪就算驻兵城外,也是杯水车薪,无法招架十万鞑靼兵马围攻。

    一名部族族长赶紧上前请命:“大汗,又是这个明朝的延绥巡抚,他在宣府打退国师统率的数万部族精兵的轮番进攻,又在居庸关外将亦不剌将军的兵马给歼灭,今杀来京师,昨日在西直门外便折我近万兵马……此人或为明朝妖邪之人,实不宜与之恋战!”

    巴图蒙克还没说什么,下面的族长已开始打退堂鼓。

    此时鞑靼中军左翼,也就是正阳门城西方向,传来急促的号角声,只见明军步兵方阵,一分为六,其中五个约千人规模的方阵有序杀出,将前往阻挠的保护攻城兵马侧翼安全的鞑靼骑兵队冲散。

    “笑话!现在连明朝的步兵也能跟我们骁勇的骑兵对抗了吗?”

    巴图蒙克对于鞑靼骑兵表现出来的无能倍感失望,他虽然看不太清楚沈溪军阵的具体情况,但他之前多少有耳闻,沈溪用兵别出心裁,其步兵方阵中的火铳和弓弩太过犀利,再加上长枪和盾牌结合,即便以蒙古骑兵的勇猛也难以攻破。

    眼看麾下兵马逐渐落于下风,但巴图蒙克仍下不了决心撤兵,他心想:“只要能拖住这部援军,持续对城头动攻击,一旦正阳门告破,那大都便可光复,我九能做大元复国的英明圣主!”

    可当巴图蒙克抬起头查看正阳门城头时,正阳门已陷入火海中。因城头缺水,即便在着火的情况下,士兵也无法扑灭身上的火焰,火势愈烧愈烈,大多数士兵只能选择跳下城墙逃生,因为在城墙上不是被大火烧死,就是被烟熏死。

    巴图蒙克哀叹:“天时地利人和,皆不站在我大元一边,莫非天亡我也?这儿始终是汉人的地盘,即便太祖和世祖可领兵平定天下,但后世子孙不肖,败光祖宗基业不说,退往大漠后再无办法攻破明朝都城。我不该听信亦思马因的鬼话,来争做中原的皇帝,如今大势去矣!”

    苏苏哈灰头土脸,他亲率的怯薛军铁骑,在连续的大战中已折损过半,不复之前的雄心壮志。犹豫了一下,苏苏哈俯请命:“大汗,是战是撤,请您示下!”

    在场部族族长一听,连一向天不怕地不怕的苏苏哈都在问询是否撤兵,应该没机会攻克大明京城了,他们手下兵马多不在身边,分散在京城各处驻扎,他们所想都是如何撤回草原,保全自己的力量,不被达延部蚕食。

    有的族长非常直接,毫无遮掩地说:“大汗,撤兵吧!”

    也有部族族长比较婉转:“大汗,不如撤回到紫荆关,伺机而动!”

    巴图蒙克没有听这些族长贪生怕死之言,他抬头看着城头方向,那里熊熊燃烧的大火,成为他心头难以磨灭的阴影:

    “为了守住城门,明军高官不惜对他们自己的士兵纵火,成大事者不拘小节,看来我始终欠缺点儿魄力!”

    当城头更多士兵着火坠落下城墙时,巴图蒙克终于抬起右臂,用鞑靼语高喝一声……鸣金收兵。

    ……

    ……

    位于瓮城城头的朱厚照,这会儿被烟火呛得几乎喘不过气来。

    前面是熊熊大火,士兵不知道烧死多少,周围到处浓烟滚滚,空气中散出来的是焦糊气味,令人作呕。

    谢迁在旁边不知呕吐过多少回,此时作为接管防务的兵部郎中,王守仁已前往前面的城墙,指挥兵马反扑。

    “太子,您没事吧?”

    谢迁终于平复了一下气息,此时浓烟似乎少了些,他赶紧到太子面前问询,朱厚照用一块手帕捂着鼻子,小脸憋得通红,脸上有大量灰尘,黑漆漆的好像刚从煤灰堆里扒拉出来。

    朱厚照感觉浓烟少了些,赶紧深吸几口气,问道:“谢先生,这把火……烧完了吗?咳咳咳……”

    谢迁整个人有些站不住了,这两天他不但休息得不好,吃东西也没胃口,之前的呕吐让他筋疲力竭,嘶哑地说道:“太子殿下,狄夷在城头兵马数量锐减,估摸不多时,便可收复城墙!”

    朱厚照一听,火蹭蹭就上来了,高声道:“这简直不是杀鞑子,是要把本宫熏死啊,王守仁呢?他在哪儿……让他来见本宫!”

    王守仁并不在瓮城城头,朱厚照根本没见到人。

    不过城头火势,的确在减弱。

    正阳门的城门楼外层系由青砖修建,没被引燃,城墙上可燃烧的东西不多,之前那把火,完全是靠桐油、猛火油和柴禾燃烧,这些东西烧完,很多士兵尸体已经烧焦,火势也就不扑自灭。

    张苑很聪明,下城楼后便躲到了瓮城城墙一角,他手头没水盆,便用尿液浸湿手帕捂住口鼻,此时他的精神反而最好。

    张苑战战兢兢地顺着瓮城城墙,往前面清空的城墙看了看,惊喜地回来奏禀:“太子殿下,天大的好消息,鞑子撤兵了!”

    “鞑子终于撤了吗?”

    朱厚照很开心,但笑容刚绽放便收起,“撤兵也就那么回事,还不知道沈先生的兵马杀来没有……鞑子应该随时会动下一轮攻势吧!”

    张苑急道:“不是,鞑子连攻城器械都置之不顾,往城南远处撤离了,似乎沈巡抚的兵马,也杀到了城南……”

    朱厚照兴奋地问道:“是吗?在哪儿?本宫要看看沈先生的风采!”

    说话间,熊孩子蹿得飞快,迅来到前面的城墙上。鞑子果然撤了,从城头看下去,能看到几个明军的步兵方阵,往鞑靼骑兵阵营方向逼近,可惜因为残余烟雾的遮掩,朱厚照并不能看清楚。

    “这里视线不好,本宫要上城楼!”朱厚照说着,就要往城墙正中的城楼而去。

    这次却是张苑将朱厚照给拦下来,劝解道:“太子,这城头死了那么多人,您进城门楼前,先得踩那些士兵烧焦的尸体,你能承受马?”

    朱厚照原本只是一股兴头要去看沈溪带步兵跟鞑靼骑兵血战,听到张苑的话,他有些扫兴,很多事经不起想,就好似城头那些尸体,朱厚照远远看到已经是毛骨悚然,之前那些身上着火的士兵的惨叫声,再次回荡在脑海,一张小脸变得惨白。

    “不……不去了!本宫不去,但张苑,你去给本宫看看,沈先生是如何跟鞑子交战的,回来后详细说出来,若敢搪塞本宫,直接剁了你脑袋喂狗!”

    朱厚照气势汹汹地出言恐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