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寒门状元 > 第一二六二章 捷报?
    刘健面色深沉,没有表任何意见,李东阳神色阴晴不定,最后选择了沉默。

    质疑沈溪,其实就是质疑谢迁,就算李东阳为了内阁的和谐,也不能公然质疑同僚,所以他选择不说话,但心中一时难以释怀。

    马文升道:“诸位臣僚,如今正阳门大捷,北寇撤兵,是否该马上进奏陛下?”

    刘健抱着谨慎的态度:“此事先求证过,再行定夺!”

    即便到了这地步,刘健还是不信鞑靼人只是因为一时失利便全线撤退,这让谢迁有些羞恼成怒。

    谢迁心想:“我都说得那么详细了,居然还不相信,分明是看不起人!再则,质疑我也就罢了,居然还怀疑沈溪的功绩……沈溪小儿虽然平时行事偏激,锋芒毕露,但终归为大明建功立业,你们这些人如此质疑一个功臣,莫非是要让我大明将士寒心?”

    熊绣道:“那就派兵部要员前往正阳门,调查详细情况。”

    “可!”

    刘健思虑半晌,点头答应:“那我等便移步文华殿等候!”

    等兵部几名官员先行离开前往正阳门调查,一行从文渊阁出来,尚未过文华门,便遇到一行人行色匆匆进宫,却是朱厚照带着近侍和侍卫从正阳门回来,见到刘健等一众大臣,顿时眼睛放光。

    一个孩子刚刚做了一件表现优异的事情,最需要旁人赞扬,即便贵为太子也不能免俗,所以朱厚照才会特地绕道文渊阁。

    急匆匆上前,朱厚照美滋滋地招呼:“诸位大人可好?本宫正要前往乾清宫,你们这是去何处?”

    刘健和李东阳对视一眼,刘健回道:“往文华殿待诏!”

    朱厚照道:“不用待诏了,直接跟本宫去见父皇就是,相信父皇听到大捷的消息,一定会很高兴,说不定会当场赏赐诸位大人!”

    在场大臣对于赏赐没半点儿兴趣,正所谓食君之碌担君之忧,何况几位顶级大臣在这次京师保卫战中表现只能说是中规中矩,哪里有什么值得赏赐的功劳?

    谢迁与太子关系最好,上前说道:“太子殿下尽管先行去见陛下,臣等暂且在文华殿等候!”

    朱厚照笑了笑,便带着人兴冲冲往乾清宫而去。

    等太子身影消失在宫殿尽头,在场大臣脸上的神色或多或少有几分凝重。进入文华殿,当班太监送上椅子,几位重臣屁股还没焐热,萧敬急匆匆而来:“诸位大人,正阳门战事如何了?陛下那边急着知晓!”

    内阁辅刘健迎上前,谨慎说道:“或取得大捷!”

    “嗯?”

    萧敬没明白这话是什么意思,细细琢磨后才道,“刘少傅,您这话,咱家有些不太明白,大捷就大捷,怎是或许?莫非战事尚未结束?”

    刘健难以作答,讷讷无言,谢迁连忙代为解释:“正阳门战事已结束,沈溪正带兵对狄夷兵马展开追击,相信很快便有战报传来!”

    谢迁本以为萧敬会眉开眼笑,却见萧敬连连摆手:“别介,难得将北寇兵马杀退,作何没事生事?守着京城九门,确保京师无恙,这才是陛下期盼的!”

    作为司礼监掌印太监,萧敬说话极有分量,马文升不解地问道:“这是陛下吩咐?”

    萧敬闪烁其词:“诸位大人请示过陛下后再做决断吧,请跟我前往乾清宫见驾!”

    ……

    ……

    乾清宫正殿。

    龙椅上,朱祐樘一边咳嗽,一边听儿子滔滔不绝讲述今日正阳门战事。对于儿子的话,弘治皇帝基本是左耳进右耳出,因为他对自己的儿子不信任,很多话听起来感觉像是胡扯。

    什么主动自崇文门出击的大明骑兵与蒙古铁骑正面碰撞而不落于下风,什么大明骑兵统领有万夫不当之勇,什么步兵以军阵加入战场后鞑子狼狈撤退等等,这些都像是评书中的内容,只不过被儿子口述出来,未必真实可信。

    “咳咳,太子……你且慢些说!”

    朱祐樘听儿子说话好似连珠炮,有些不耐烦了,“你便说,正阳门战事是胜是败?如今正阳门可在我大明掌握中?”

    朱厚照满腔兴奋被泼了冷水,虽然心有不甘,但还是冷静下来,琢磨后说道:“父皇,这场战事自然是大获全胜,但正阳门情况可不那么好,兵部一个叫王守仁的郎中,我让他暂时接管正阳门防务,您猜怎么着?他一把火把正阳门给烧了!”

    朱祐樘听说打了胜仗正宽慰,继而听到有人把正阳门烧了,好似还是自己人,一时顾不得想王守仁是谁,喝问:“谁?谁人敢烧正阳门?”

    朱厚照听出老爹语气不善,连忙解释:“父皇,您不必着急,这个王守仁跟沈先生是同一年的进士,王翰林的儿子。”

    “这王守仁啊,不是故意要纵火烧正阳门……不对,他是故意的,但目的是为了令鞑子退却,只是他这一把火下去,不但烧死很多鞑靼人,也烧死不少大明官兵,好在没把门楼引燃,不然维修起来恐怕是项大工程。”

    “至于纵火的效果嘛……应该凑合吧,不过如果不是沈先生在城外领兵将鞑子主力拖住,其实这把火作用不是很大,反倒是我被这把火呛得不轻,当时难受极了!”

    朱祐樘得知放火只是为了阻断鞑靼人攻城,稍感宽慰,对旁边服侍的太监道:“萧公公呢?为何不见诸位臣工?”

    朱厚照兴冲冲道:“父皇传见那些大臣吗?嘿,我刚才见到他们来着,他们说去文华殿待诏,父皇,孩儿觉得这回延绥巡抚沈溪立下功,其次是谢先生……也就是谢阁老。再就是那个王守仁的功劳也不小……”

    话匣子打开,朱厚照的嘴巴完全停不下来了。

    以他的年岁,全无执政经验,却在战后为他人请封,殊不知他越是为谁说话,朱祐樘越不满。

    虽然是父子,但朱祐樘难免会想,你这小子才几岁,翅膀没长硬,就学会收买人心,你看看你请功的是些什么人?

    一个是领兵的朝中二品大员,一个是内阁次辅,还有个兵部郎中王守仁,但这个王守仁却有个即将入阁的老爹……你栽培党羽的用意也太明显了吧?我这还没过世呢,难道就要抢班夺权!

    即便是论功行赏,也应该是由我一言而决才是!

    另外,如果朕按照你的请求给这几位请了功,那刘健、李东阳、马文升和刘大夏会怎么想?

    朱厚照还想说什么,弘治皇帝一摆手:“皇儿,你不必说了,先去见你母后,这几日她牵肠挂肚,每日都为你烧香祈福,你平安回来便该过去请安!”

    朱厚照兴奋地说:“父皇说的是,儿臣这就去坤宁宫给母后请安,但儿臣很快就会回来,因为儿臣想听听那些大臣说什么!”

    ……

    ……

    朱厚照这年岁,最需要人表扬,所以当他建功立业后,第一时间想到的就是得到别人的肯定,最好是人人称颂,拍他的马屁,那才过瘾。可他的父亲,弘治皇帝朱祐樘,心中的想法却跟儿子截然不同。

    朱祐樘不希望儿子狂妄自大,另外他非常在意朝局稳定,不想因为一两个不稳定因素导致君臣离心离德,而沈溪就是他心目中的不稳定因素。

    朱祐樘身体不好,强撑着身体等候消息,剧烈咳嗽中,他突然感觉一双细腻的手轻抚自己后背,顿感一阵温馨,即便没回头看是谁,弘治也知道此人是自己的妻子,与自己相濡以沫近二十年的张皇后。

    “皇后?”

    朱祐樘闭目享受一会儿,才回起头,用温柔的目光打量妻子。

    张皇后埋怨:“皇上,龙体不适,为何要强撑着出来接见大臣?留在寝宫不好吗?皇儿跟臣妾说了,京师战事已结束,那些流寇都撤兵了!”

    朱祐樘轻叹:“不是流寇,而是蒙元余孽鞑靼人。如果只是一群流寇,情况就没这么危急了……皇后,你身子不适,先回去歇着吧!”

    夫妻正叙话,萧敬匆忙进来。

    萧敬弓着腰上前,见到张皇后在场,顿时讷讷不语。

    朱祐樘道:“萧公公,何事启奏?”

    萧敬这才回道:“回陛下,刘少傅、马尚书等人,已在殿外等候,可传见?”

    朱祐樘连忙道:“传见,快些去,正阳门战事胜利结束,鞑子也终于撤离,这段时间朕身体不适,如果没有这些大臣撑着,或许朕的江山已然不保!”

    张皇后埋怨:“皇上,您言过其实了,那些大臣,本来就该为您分忧。再者说了,京师稳固,莫说是鞑靼人,就算天兵天将来了,也杀不进城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