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寒门状元 > 第一二六三章 良心何在
    乾清宫,正殿。㈧㈠

    包括国舅张氏兄弟在内的二十几名大臣,正在觐见朱祐樘,将正阳门战事详细情况奏禀给朱祐樘知晓。

    具体讲述之人,乃亲历正阳门战事的谢迁,此战中另一位重要人物张懋尚在城头监视鞑靼动向,并未进宫。

    谢迁叙述内容,跟之前在文渊阁所言相似,只是这次表述更为谨慎,未对沈溪在此战中的功劳过分渲染,只是提到城外用兵的一些细节,让大家能够知道这场仗具体是怎么打的。

    在场大臣,无不是朝中二三品大员,谢迁讲述到火烧正阳门时,不得不对其中细节做出隐瞒,无论如何,王守仁不分敌我一并泼油纵火的情况不能泄露,免得让朝廷背负不义之名。对于起火原因,谢迁轻描淡写说了一句“火光突起”就略过。

    谢迁在奏禀过程中,朱祐樘不断咳嗽,萧敬不时帮他理顺气息,此时谢迁只能停下来,等皇帝气息平顺后再说……

    一干大臣投来钦佩的目光,神色好似在说:“不愧是尤侃侃的谢公!”

    朱祐樘听完战况汇报,环视一圈大臣,略带感慨地站起身,长鞠一礼:“今江山稳固,百姓安居,诸位爱卿功不可没,朕在这里先行谢过!”

    大臣们无不俯还礼,刘健代表同僚说道:“此为太祖太宗皇帝庇佑,臣等岂敢贪天之功?”

    朱祐樘微微一笑,一抬手:“众爱卿起身说话!如今狄夷兵马新撤,九门防务乃朝中诸事之,不知诸位爱卿,对于下一步用兵,有何见地?”

    在场大臣之前一副鞠躬尽瘁的模样,这会儿听到弘治皇帝的问话,一个个低下头不声不响。

    弘治皇帝没多少主见,所以非常喜欢纳谏,谁说的话,不管是否有理,只要能获得在场大多数大臣赞同,基本能获得通过。

    弘治中兴,并非朱祐樘有多圣明,而是他处在一个相对太平的时代,土地兼并远未有隆万朝后那般严重,而且他手下这些大臣都有一定真才实学,这才造就“弘治中兴”的盛世局面。

    在场大臣,原本有人准备出来说话,建议乘胜追击,但听了皇帝的表态,只能缄默不语。

    鞑靼人虽然从京师周边撤离,但兵马并未撤出太远,连紫荆关都没出,随时可能杀回来,所以皇帝才会强调九门防务,换句话说,皇帝既然已经把基调定在防御上,谁说出兵追击,就是跟皇帝的意思相违背。

    这些大臣基本是科举出生,受儒家中庸思想影响很大,他们所想就是守成,对于进取素来不那么热衷。

    却在此时,一个洪亮的声音从乾清宫偏殿传来:“……儿臣以为,鞑子撤兵,正是追击的大好时机,此时不主动出击更待何时?”

    众大臣侧头望去,只见朱厚照大步走了出来,整个人已然洗漱一新,换上了一身干净的蟒袍,显得英姿飒爽,丝毫不似之前那调皮捣蛋的熊孩子模样,俨然一个合格的储君,说话掷地有声。

    在场有大臣觉得,太子说出了他们想说但不能说的话,倒是有几分担当。

    刘健代表大臣行礼:“参见太子殿下!”

    其余大臣连忙行礼问安,朱厚照摆摆手:“免礼,我来见父皇,是想提出自己的主张……你们有什么意见,只管提出来,畅所欲言吧!”

    说完,朱厚照走上前,单膝下跪,“儿臣见过父皇!”

    即便朱祐樘知道儿子长大了,但他见到朱厚照出现,依然感觉一阵心烦,情绪稍微有些失控,不由剧烈咳嗽起来。

    萧敬赶紧轻抚朱祐樘后背,乾清宫内的气氛变得凝重而紧张。

    半晌后,朱祐樘重新抬头,打量儿子,问道:“太子,你来作何?不是让你回去休息吗?”

    朱厚照道:“外虏未退,儿臣怎敢休息?倒是父皇有病在身,应多休息才是,这里的事情,儿臣完全可以自行解决!”

    无知者无畏,朱厚照只知道自己顺利完成老爹老娘交托的任务,对于一个储君来说表现应该是合格了,要知道京城保卫战几次关键战役,他都在现场,甚至亲自带兵冲杀,这会儿他志得意满,情不自禁说出“可以自行解决”的话,公然挑战朱祐樘九五之尊的权威。

    朱祐樘差点脱口而出“孽子”,但想到儿子其实是为自己好,只能强忍心头的不爽,板起脸呵斥:“朕在这里跟诸位爱卿商议国家大事,太子无端参合作甚?回东宫去罢!”

    朱厚照嚷嚷道:“儿臣不去,儿臣要留下来帮父皇参议朝政,儿臣也有拳拳忠君报国之心!”

    父子两个性格相似,说软弱,有时候毫无主见,喜欢跟风随大流,可固执起来,就算九头牛也拉不回去。

    谢迁通晓人情世故,心想:“若是皇后在这里,或许能帮这对父子调和一下……但依照大明律,皇后不能干政,怎么可能出现在这种朝议场合?”

    见父子对峙,萧敬赶紧劝说:“陛下,龙体为重,太子并非有意顶撞您,只是……出兵心切,诸位大人何不出来说说你们的看法?”

    这时候能调和气氛的,除了萧敬外,刘健最有资格。刘健是朱祐樘的先生,也是太子之师,由他出来说话最合适不过,但刘健却装起了缩头乌龟,一语不,因为他不赞成太子出兵的言论。

    谢迁见殿中气氛越尴尬,只好出列:“太子殿下,出兵之事,太过凶险,如今城外狄夷兵马仍有十万之数,一旦不慎,便可能兵败身亡。如今稳固城防,乃上上之策!”

    即便谢迁心里期冀朝廷出兵,但为了缓和皇帝跟太子的矛盾,照顾皇帝的面子,只能说一些违心之言。

    朱厚照不满地道:“谢先生,您怎能如此说?您的孙女婿,也就是延绥巡抚沈溪,现在不正领兵跟鞑子交战?他的兵马,如今便在城外,莫非你还要调集他的兵马回城?然后龟缩起来坐等鞑子攻城?”

    “放肆!”

    朱祐樘一忍再忍,到现在他终于爆了,大声喝斥。

    见朱祐樘脸涨得通红,瞪大的眼睛里满是血丝,朱厚照感觉自己碰了硬钉子,只能委屈地闭上嘴巴。

    大殿中火药味十足,场面却诡异地安静,所有人都能听到朱祐樘浑浊的呼吸声,许久之后,朱祐樘才勉强道:

    “延绥巡抚沈溪领兵勤王,回援京师及时,但贸然出兵追击,将置京师于险地!如今各地勤王兵马多在路途中,京师周边卫所大半为夷狄所陷,当务之急,以稳固为主,诸位爱卿以为如何?”

    皇帝把话说到这个份儿上,大臣们自然识相,具都行礼:“臣无异议!”

    朱祐樘最后看向自己的儿子,喝问:“太子,你有意见吗?”

    朱厚照气呼呼道:“儿臣……认为出兵最好,如果坚持固守之策,很可能会步西直门和正阳门之战后尘……之前若非延绥巡抚沈溪率领兵马杀来,打乱了鞑子的攻城节奏,指不定西直门和正阳门已失守!”

    朱祐樘气得连连咳嗽,萧敬又赶紧上去安抚劝慰。

    谢迁心想:“太子一点儿都不知分寸,陛下身体有恙,他总拿这种话来挤兑,这不是白白让陛下生气吗?有些事,道理确实如此,但话不能说的太直接,你越是吹捧沈溪小儿的功劳,你皇帝老爹越生气!太子啊,你想帮沈溪小儿,就怕到头来会坑了他!”

    刘健趁着皇帝的气息稍微平顺,马上请示:“陛下,是否颁旨,令城外兵马撤回?”

    朱祐樘此时精神状态和身体状态俱都不佳,顾不上话,只是一摆手,意思隐晦难明,不知是让沈溪进兵,还是撤兵,然后朱祐樘便示意萧敬扶他进后殿……朱祐樘显然是不想再跟儿子,在众大臣面前争吵。

    等朱祐樘返回寝宫,在场大臣好似炸开锅,连太子在场都不顾了。

    熊绣过来向刘健请示:“刘少傅,陛下那手势……到底是何意?”

    李东阳道:“还能是何意?必然是要撤兵!”

    朱厚照握紧拳头,怒目相向:“撤兵?撤什么兵?沈先生不过一两万兵马,追击十万鞑子,你们不派援兵就算了,居然让他撤兵?良心何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