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寒门状元 > 第一二六四章 撤兵
    鞑靼人兵分几路,从京师之地撤往紫荆关,准备从紫荆关走宣府,一路逃回草原。

    因为亦不剌部攻打居庸关的兵马被沈溪全歼,再加上亦思马因撤兵,使得鞑靼围攻大明京师的兵马,在撤回的路途上缺少必要的策应和支援。

    达延汗部手头物资辎重不少,几个大部族也有自己的粮草储备,但下面那些中小部族兵马的粮草和补给却告急,只能一路烧杀掠夺,但因大明临近京师的地方都施行坚壁清野的策略,再加上天寒地冻,令鞑靼人这一路基本处于无粮草的窘迫状况,这加了鞑靼人的崩溃和逃亡的度。

    相反,沈溪麾下兵马粮草充足,可以放心大胆尾衔追击。

    王陵之和林恒统率的四千骑兵,一路对鞑靼人穷追猛打,达延汗几次派出兵马试图阻断大明骑兵追击,奈何鞑靼新败,士气全无,加上林恒对于从京城到紫荆关沿途地形了若指掌,多次形成以多打少的局面,鞑靼人连连吃亏。

    随着鞑靼大军即将抵达紫荆关,即便汗部再调派各部族出兵阻断追兵,也没有任何部族愿意听从命令。

    沈溪率领步兵,不慌不忙向紫荆关进,两条腿自然没有四条腿跑得快,沈溪也没指望非要在什么地方追上鞑靼人,只是持续保持对鞑靼人的压力即可。

    正阳门大战结束,当天沈溪麾下兵马只是在南苑驻扎了两个多时辰便上路,此后便是凌晨时分在良乡与涿州之间被鞑靼人废弃的卫所城堡旧址休息了不到三个时辰,紧接着便又启程赶路。

    沈溪骑在一匹驽马上,缓缓前行,整个人昏昏欲睡,耳边则传来胡嵩跃等人瞎嗡嗡的声音。

    “……沈大人,您就体谅一下我们这些京营兵吧,以前功劳都被边军占了,我们好不容易跟着您打胜仗,风里去雨里来,眼看现如今是大块吃肉的局面,怎的功劳全归了那些边军骑兵?太不公平了嘛!”

    清晨阳光中,沈溪眯着眼打量胡嵩跃一下,道:“有本事,自己追去,别在本官面前咋咋呼呼,本官困倦得很,想多清静一会儿。”

    胡嵩跃面色羞惭:“大人……不管怎么说,你都不该让那些边军骑兵自行其是,不如先调回来,三军一同行进岂非很好?”

    沈溪顿时板起脸:“怎么?为了全军上下功劳均占,本官就得顺着你的意思,把骑兵调回来,放任鞑靼人回归草原,是吧?”

    胡嵩跃一时词穷,刘序勒转马头,靠近沈溪,解释道:“沈大人,老胡不是有意顶撞您,只是……自土木堡开始,我们一场硬战接着一场硬战,每次都是硬骨头,如今好不容易轮到吃肉了,那些边军骑兵却跑出来抢功,下面将士难免会不服!”

    沈溪不以为然地道:“哪个不服,让他们来跟我说……军人以服从命令为天职,你们只管听令行事即可。昨天到今天一直都是高强度行军,将士们估计受不了了,到正午后,不管行进到哪儿都原地扎营!”

    胡嵩跃惊讶地问道:“什么?大人,中午扎营?您不会是想说,下午就要跟鞑子开战,中午先休息一下吧?”

    沈溪打了个哈欠:“本官可没如此说,你们随便怎么理解。被你们这群苍蝇,吵得人脑袋嗡嗡嗡作响,从现在开始,除了基本的战报外,谁再过来跟本官说话,先拖出去打二十军棍!”

    沈溪也是厌烦了,这群人没事就在他耳边吵吵,自几个月前出京师开始,到现在都是一个鸟样。

    强硬的手段果然管用,胡嵩跃还想说什么,刘序和朱烈赶紧打眼色,目光好似在说:“不想活了?沈大人说打军棍,那可不是开玩笑!”

    ……

    ……

    十一月十日,中午,沈溪所部抵达易县以西的卧龙山脚下,兵马刚驻扎下来,各处情报快汇总到沈溪手中,快马纷至沓来。

    兵部信使传来最新消息,朝廷已派出使节,要求沈溪原地驻扎,不得再继续进兵。

    满心以为能打一场大胜仗,彻底扬眉吐气的胡嵩跃等人,得知这消息后,纷纷到中军大帐找沈溪,却被侍卫拒之门外,但他们不死心,仍旧留在大帐外等候。

    一直到日落时分,沈溪依然闭门不出,此时,朝廷使节骑着快马,心急火燎赶到沈溪的军营。

    这使节,胡嵩跃等人都不陌生,之前曾来过军中一次,位高权重,根本不是他这几人能得罪,就算是沈溪见到此人也要恭恭敬敬行礼叫一声:“谢阁老!”

    胡嵩跃等将领正在等候沈溪传见,谢迁一来,沈溪亲自出帐篷迎接,谢迁气急败坏地说道:“老夫作日未时从京师出,紧赶慢赶,居然走了整整一天才追上你,你这一路跑的可真快!”

    沈溪看了眼胡嵩跃等人,这些武将虽对谢迁的怨恼不满,却没人敢吭声……这些人现在都很稀奇,沈大人在战场上战无不胜,连鞑子都畏之如虎,原来也有人能当面用严厉的口吻向他训话?

    沈溪做出恭请的手势:“谢阁老,进内说话!”

    谢迁侧目打量胡嵩跃等人,神色中带着一抹古怪,这群人跟着沈溪杀回京城,解除京师之围,在他看来,这些将领本事不小,几乎可以说是大明救星了,他没跟这些人摆脸色,算是对功臣的尊重,点点头算是打招呼。

    “你先走!”

    为了维护沈溪军中主帅的威信,谢迁让沈溪先进大帐,然后跟着走了进去。

    进入大帐内,沈溪将侍卫屏退,等人出去了,谢迁才指了指帐门外,道:“你……就是带着这群人杀回京城的?”

    沈溪眯了眯眼,问道:“谢阁老何故有此问?”

    谢迁道:“只是好奇,你小子到底有何本事,能把一群不学无术之人,栽培成叱咤疆场的百战精锐?”

    沈溪想说,自己压根儿就没刻意栽培,只不过把人逼上绝境,然后逼他们跟自己一道跟鞑子拼命,结果一步步成长起来,换作别的军队,估计效果也一样。

    沈溪道:“阁老,暂且不忙说此事,只问您,朝廷这就下令撤兵了?”

    二人间虽然有身份地位上的差距,但这种差距正在缩小,沈溪如今是正二品封疆大吏,虽然他不知道这正二品的官衔能持续多久,估摸回到京城后不被一撸到底就是好的。

    如果不想一撸到底,只有一个选项,就是到西北继续带兵,履行他“延绥巡抚”的差事,若如此,他觉得还不如留在京城当个普通的翰林官,至少老婆孩子都在身边,不至于像现在这样形单影只,天天心惊胆颤连个囫囵觉都睡不好。

    谢迁回答得很干脆,点头道:“是。陛下已下旨,让你必须撤兵回京,防止狄夷兵马折道攻京城!”

    短暂的沉默后,沈溪打量谢迁:“阁老一路上过来,这会儿即将临近紫荆关,您觉得,鞑靼人心思还在京城?”

    谢迁怒道:“这可是陛下的圣旨,莫非你想抗命不成?现在鞑靼人是对京城没什么觊觎,但若是你兵马遭遇惨败,你再试试!”

    沈溪心说:“谢迁受了哪门子的刺激,跟我说话如此大呼小叫?莫非是被鞑靼人几次攻城吓着了,所以用怒来掩饰心虚?”琢磨一下沈溪又问道:“鞑靼国师率部自宣府撤兵,刘尚书收复宣府镇城,兵马即将开回内关之事,应该已传回朝廷了吧?”

    “是又如何?”谢迁反问。

    沈溪道:“既然朝廷已知晓刘尚书兵马即将与鞑靼主力交兵,若战败,援军将无从回撤京师,内关一线仍为鞑靼人占据,为何还要让在下这路可与刘尚书呼应的兵马就此撤离?”

    谢迁没好气地道:“沈溪,你要记住自己的身份,为人臣子,必须遵旨行事。有些事本不该跟你说,既如此……说与你知也无妨,不但你这边有撤兵的指示,刘尚书那边,同样如此,让狄夷兵马尽早回归草原,促使其内斗,岂非好事一桩?难道非要让大明将士浴血沙场,折损无数,你才满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