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寒门状元 > 第一二六九章 撤兵回京
    十一月十一日,夜幕降临。

    沈溪将奏本写好,交由谢迁参详。

    谢迁捧着奏本看了半晌,由于大帐内仅有油灯一盏,谢迁老眼昏花看不清楚,干脆让沈溪念给他听。

    谢迁摇头晃脑听了半晌,待沈溪念完,略微琢磨才点头道:“这奏本写的中规中矩……其实很多东西,可以压一压!”

    沈溪很想说,按照您老的说法,干脆我所有功劳都不要得了!

    最后谢迁也没勉强,道:“明日我便动身将奏疏送回京城,届时你也一并回兵吧……哦对了,紫荆关那边可有消息?”

    沈溪摇头:“紫荆关这两日并无消息传来,学生只知道骑兵驻兵关外,随时可对关隘起袭扰作战!”

    谢迁有些紧张地问道:“只是骚扰么?不若等刘时雍率部撤回,再看狄夷是否从紫荆关撤兵!”

    沈溪心想:“你谢老儿能想到的事情,难道鞑靼人想不到?便是刘大夏几万兵马杀到紫荆关,能否攻克雄关还是两说,你真当鞑靼人的骑兵是纸糊的?我这边可帮不上什么忙,即便摆下阵型,也未必有必胜的把握,毕竟火炮打坏太多,炮弹已所剩无几,火药也基本告罄!”

    沈溪不选择进兵紫荆关,还有一重顾虑,那就是如今军需已严重不足。经历土木堡、居庸关和京城一系列大战后,沈溪军中的火炮,战损已五成,剩下的佛郎机炮即便能用,炮弹也基本打干净了。

    在没有火炮作威慑,加之缺乏制作火铳子弹的火药,沈溪可不敢轻易拿步兵阵对冲鞑靼骑兵。

    至于刘大夏部兵马,沈溪不是很看好,明摆着的问题,几个月前刘大夏率部气势汹汹向草原进,结果被亦思马因击败,随后连延绥镇治所榆林卫城也失守,被鞑子一路追着逃过黄河才稳住阵脚。

    一场大战下来,三边痛失上百座城池,狼狈到了极点。

    若非鞑靼人选择绕道攻打宣府,刘大夏或许早就在跟鞑靼主力正面交战中全军覆没,虽然后来刘大夏率部击败鞑靼火筛部,光复了延绥镇和宁夏镇,但军中依然以步兵为主,让刘大夏的步兵进攻紫荆关,数量与鞑靼人相比还不占优势,简直是送死的行为。

    沈溪在谢迁的监督下,派出调查紫荆关具体情况的斥候,谢迁看到沈溪认真调派兵马,高兴地捋着胡子,显得很是满意。

    等斥候离开,沈溪问道:“阁老明早就要出回京?”

    谢迁忽然改口了:“老夫几时说过明日动身?老夫之意,是等紫荆关的确切消息传来,再从长计议……至于是进兵撤兵,可不能由着你的性子来,若刘时雍部兵马进攻紫荆关,你能坐视不理?”

    “嗯。”

    沈溪点了点头。

    虽然同意了谢迁说法,但沈溪心里却在想:“你谢老儿真以为刘大夏脑袋缺根筋吗?会带着几万步兵,来攻打由十余万鞑靼兵马控制的紫荆关?”

    沈溪非常清楚自己给林恒和王陵之制定的目标,那就是不要跟鞑靼人缠斗,胜利了固然要追击,但也得秉承穷寇莫追的原则,要等到鞑靼人自行撤出紫荆关,再去接管,而不要耗费心血攻打。

    没那金刚钻,就别揽瓷器活,沈溪了解大明骑兵的优势和劣势,他生怕王陵之乱来,所以将指挥权交给林恒。

    沈溪本想送谢迁回去休息,谢迁道:“老夫精神尚可,今日便与你一同等候吧!”

    沈溪暗忖:“您老睡了一整天,这会儿确实不困,但我却没精神陪你熬到深夜。”

    “阁老见谅,学生这段时间睡眠都不佳,趁着这个难得的空暇,先回寝帐休息,若有前线战报传来,学生再来处置!”

    沈溪说完,直接便起身告辞,谢迁还没反应过来,沈溪已经一溜烟出了帐篷,让谢迁吹胡子瞪眼却无可奈何。

    沈溪出来后还没回到寝帐,云柳已带着紫荆关最新消息而来。

    云柳道:“沈大人,刚刚得到的消息,林将军和王将军已带兵进驻紫荆关……鞑靼人撤兵了!据说是由广昌走蔚州,直驱张家口堡……下一步如何行军,请您示下。”

    沈溪眯了眯眼睛,挥挥手道:“连夜派人求证,务必万无一失!”

    自从在土木堡接纳云柳和熙儿后,两女负责的情报系统一直都很靠谱,沈溪用这套情报系统调查到很多鞑靼用兵的情况,准确有效。

    等差不多子夜时分,云柳将更多紫荆关传回的消息带给沈溪,到这个时候沈溪彻底放下心来,既然证实紫荆关已经顺利光复,那剩下的问题,就交给刘大夏来处理了。至于刘大夏是准备跟鞑靼人在内长城和外长城间血拼,还是放任鞑靼人撤回草原,都是刘大夏的事情,跟他沈溪无关。

    沈溪回到中军大帐,将消息告知谢迁,这会儿谢迁正打呵欠,已在帐篷中小寐一个多时辰。

    “嗯……紫荆关拿下来了?很好,很好,那明早便撤兵,紫荆关的事情,交给地方守备官员负责,你终于可以安心回京城了!”

    谢迁马上给沈溪安排差事,那就是尽快回京城,因为谢迁之前已违背皇帝旨意,让沈溪在紫荆关外多停留了一日。

    沈溪问道:“谢阁老,鞑靼犯我国土,到此为止就算完事了?”

    谢迁打量沈溪,似笑非笑:“否则呢?你这点儿兵马,老夫看着都寒碜,狄夷已北撤回草原,让你追,你能追得上吗?”

    沈溪摇头苦笑,但随即表态道:“如果真要追,还是有办法的!”

    谢迁顿时板起脸来,责备道:“你小子怎么就不知道见好就收?事情到此就算了解了吧,你这路兵马追上去,人虽然不多,但需要的粮草谁来供给,后勤谁保障?你以为朝廷还有钱粮供你接着打仗吗?”

    沈溪道:“粮草补给的问题,学生之前思虑过,问题应该不大。学生认为,只要刘尚书能提前拿下张家口堡,关上鞑子北遁的大门,再把大同、太原镇的篱笆筑牢了,然后跟鞑靼人在宣府周旋。鞑靼人虽然凶狠,但其攻城器械已悉数丢在京城,加之前有堵截,后有追兵,粮草要不了多久也会消耗完毕,只要各部守好城池,最终胜利的可能高达五成!”

    谢迁略带不屑:“五成?哼哼,要是败了呢?不但我大明岌岌可危,连你沈溪都要葬身边关,你是想让小君儿守寡,是吗?”

    之前谢迁挂口不提,但现在他却说出来,主要是想要让沈溪知道,他主张撤兵的原因,其实是为了让谢恒奴早些见到丈夫。

    算算时候,沈溪知道谢恒奴差不多快临盆了。

    谢恒奴怀孕后,沈溪便一直未曾陪伴身边,他自问自己这个丈夫做得不尽职,现在小妮子挺着个大肚子,天天盼郎归,而他如果还要继续追击,那就是对家庭的不负责任。

    再者说了,现在是朝廷不让他追击,并非他擅作决断,如抗旨不遵反倒要承担责任,那还不如听从谢迁的吩咐,直接撤兵回京城,你好我好大家好。

    想到这里,沈溪道:“那一切就遵从谢阁老的吩咐,学生这就传令下去,明早撤兵回京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