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寒门状元 > 第一二七八章 大小泼妇
    周氏在丈夫面前温顺乖巧,但对待儿子以及沈家那些妯娌时就显得太过泼辣。

    沈溪不在家的这些日子,她整天面对丈夫和儿女,偶尔会过来看看儿媳妇,她不好意思脾气,现在终于逮着了机会……到后面院子知道有人欺负自己的闺女后,她便忍不住杀了出来,顺便试试管教儿子的新方法。

    指桑骂槐!

    周氏气势汹汹奔向前院的时候便在想:“不知道哪儿来的野小子,连我闺女都敢欺负,真是活腻了!”

    “老娘我别的不行,跟人吵架、打架却从未输过,憨娃儿这一两年没怎么在我面前好好孝敬,他官越做越大,我打不得骂不得,干脆就对这送上门来的野小子一通打骂,让憨娃儿知道他老娘不好惹!”

    周氏出了月门,刚到前面的院子,就见到一个半大的小子与沈溪并肩而立,恍惚间似乎见到刚考上状元回乡省亲的儿子:“这张小脸倒是让人觉得挺亲近的,可这小子身上带着一股拧劲儿,跟我儿子当初一模一样……嘿,我就不信治不了你们这俩小子!”

    周氏没碰到人,怒指躲到沈溪身后的朱厚照:“就是你这娃儿,欺负我家闺女?”

    朱厚照无比疑惑,他诧异地看向沈溪,沈溪赶紧上前拦住冲动的老娘,劝解道:“娘,有客人在,您莫要动怒!”

    周氏骂道:“你个没良心的臭小子,你一年半载不回来也就罢了,现在刚回到家,自己妹妹被外人欺负了,你不帮忙算账不说,老娘出来给你妹妹讨还公道,你还阻拦,莫非你要偏帮外人不成?”

    沈溪刚要解释,就听月门处一个稚气的声音叫喊:“就是他,就是他,娘,就是他打我的!”

    “住口!”

    沈溪拿出一家之主的威严来,大声喝斥。

    沈亦儿早就被沈家人给宠坏了,除了周氏外,所有人都把她当成小公主一样,也是她平日乖巧可人,除了偶尔欺负下弟弟,见到旁人一张小嘴很甜,就连林黛对这个小姑子都没多少成见,甚至会主动给沈亦儿准备零食,可见沈亦儿在沈家的人缘有多好。

    越是受到宠溺,脾气就越大,这作起来,就好像翻版的周氏一般,站在那儿,一手叉腰,一手指着朱厚照,骂人的气势就跟周氏一个模子刻出来似的。

    沈溪心中倍感无奈:“什么时候我这妹子变得这么粗鄙了?不行,看来还是要把亦儿收到家中培养,成天守着老娘,不学得泼辣才怪!”

    朱厚照平日嚣张跋扈惯了,素来都是他对别人耀武扬威,何曾见过对自己这般横鼻子竖眼的存在?以前哪个太监稍微僭越说话放肆一点儿,立马就会被拉出去暴打一通,这会儿周氏和沈亦儿母女的不依不饶,他以前可从未见过。

    “这位是谁啊?不会是沈先生的母亲吧?她怎么不是那种温文尔雅的大家闺秀?还是说这位根本就不是沈先生的亲生母亲?”

    在朱厚照的思维中,沈溪学问渊博,举止得体,必然有个慈眉善目的母亲,碰到之后他只需恭敬地称呼一声“伯母”或者是“老夫人”,自然而然就会觉得亲切,谁曾想这一见面跟期望大相径庭,这哪里是什么慈母嘛,简直就是骂街的泼妇!

    偏偏朱厚照从来没见过泼妇长什么样子,他这会儿满心好奇,上下打量周氏,那双小眼睛就就好像现新大6,感觉无比的稀奇。

    沈溪喝斥那一声,根本没把周氏和沈亦儿娘儿俩给吓住,周氏本不想责骂沈溪,此时她怒火攻心,也就不在乎儿子当了什么官,直接骂道:“你个憨娃儿,居然敢在你老娘面前摆摆谱?你当老娘是被吓大的吗?说!你是要偏袒这小子,还是站在你老娘这边?”

    周氏说着说着,居然弯下腰把自己的鞋子脱了下来,直接要用鞋子扔沈溪,但她只是做个样子,没舍得打……她也怕把儿子打坏了,自己下半辈子的幸福可都在儿子掌握中,她明白沈溪升官财她才能过得好,如果沈溪出个什么意外,她只能过苦日子,谁都可以欺负。

    周氏的鞋子没丢出来,沈亦儿的鞋子却丢过来了。

    沈亦儿见老娘脱鞋子打人,忽然现身上竟然藏着这么一件优秀的“暗器”,当即脱下绣花鞋朝沈溪身后的朱厚照扔过去。

    这丫头手劲儿很大,鞋子直接丢在朱厚照心口的位置,把朱厚照吓了一大跳。好在这个时代的鞋子都是布鞋,并没有对朱厚照造成什么伤害。

    沈溪一看,这对母女简直要反天了,这大泼妇和小泼妇凑一块儿了,哪里可以讲道理?沈溪怒不可遏,大喝“住手”,见沈亦儿准备把另一只绣花鞋丢出去,当下大步上前,一把抓着小丫头手上的鞋子,反过来用鞋子直接抽打沈亦儿的屁股。

    如果是一般的小姑娘,挨打后一定痛哭不已,但沈亦儿天生是个小魔怪,她被打屁股后只是用诧异的目光打量沈溪,眨巴着无辜的大眼睛,目光好似在说:“喂,大哥,我们正在共同抵御坏人呢,你怎么打我呢?你是不是打错人了?”

    周氏见沈溪打她闺女,赶紧上前阻拦,怒冲冲喝问:“憨娃儿,干嘛要欺负你妹妹?”

    朱厚照一看这状况,非但没因为自己被丢鞋子而感到不开心,小脸上嘴咧开了,刚要哈哈大笑,猛然醒悟这笑不是场合,赶紧把嘴巴闭上,道:“沈先生……我……我还有事,先走了,您不必派人送了!”

    朱厚照可不傻,他知道得罪了沈溪的老娘和妹妹,这会儿两个女人要找自己算账,沈溪若是孝子,必然不能阻拦,此时不跑更待何时?

    周氏扔下沈溪,拔足追赶:“你个小兔崽子,有本事别跑!”

    越是喊叫,朱厚照跑得越快,等周氏追到门口,朱厚照已经跑得没影了,周氏捏着自己的鞋子指着朱厚照逃跑的方向道:“你小子有本事再来,看老娘怎么收拾你!”

    沈亦儿也赤着脚追到门口,四下打量一下,问道:“娘,那人跑了?他是个坏蛋,可大哥不让我打他!”

    人一走周氏找不到气的对象,只好作罢,回过头看向儿子,正要呵斥几句显示一下老娘的权威,但见到儿子脸色铁青,心中的恼火迅消散,她反倒有些不太好意思了。

    之前无论是沈溪,还是沈明钧,又或者是谢韵儿,包括“已故”的孙惠娘等人,都跟她说过一件事:

    “您已经是状元之母,乃天下文人母亲的典范,您的一言一行将会成为大明所有女子的楷模,不能再用以前那种极端的方式教育儿子,一定要有慈母的风范,让人知道沈状元背后有个善于持家和贤惠的母亲!”

    盛怒之下,周氏没想那么多,主要是本性使然。但现在冷静下来,才醒悟到自己可能办了错事。

    沈溪眯着眼打量周氏,问道:“娘,您可过瘾了?”

    周氏悻悻地将鞋子丢在地上,麻利穿上。此时沈明钧以及儿子沈运,几个儿媳妇还有府里的丫鬟都拥到了前院,正在用好奇的目光打量她,周氏顿时感觉自己丢了老大的面子。

    周氏红着脸,讷讷地解释道:“有人欺负到家里来了,老娘打他有错吗?看他半大个小子,又不是什么当官的,我就不信这朝中还有跟我儿子一样十来岁就做官的,我刚才还听到他对我儿子口称先生呢!”

    原本沈溪出征归来,是要对沈明钧夫妇磕头的,这是儒家强调的最基本的孝道,但此时沈溪忽然没了兴致。

    周氏打太子,这事说大不大,说小可真不算小了。

    被人知晓,那是沈家的门风有问题,甚至朱祐樘都可能下旨训斥,给周氏的诰命也可能被褫夺,沈溪会成为朝中的笑柄,以后升官名单中,必然不会有他的名字,三年小考九年大考也会留下污点。

    说白了,现在就看朱厚照是否会把事情上报。

    虽然沈溪知道,朱厚照打小报告的可能性不大,毕竟朱厚照是私自出宫的,不可能去向他老爹老娘自,只会想方设法把这件事藏着掖着。但是,如果放任自己老娘打太子而不顾,以后指不定会弄出什么乱子来。

    谢韵儿走上前,问道:“相公,之前那位小公子是什么人?”

    沈溪没有回答,径直往正堂方向而去,见马九站在一旁,显然是马九把沈明钧夫妇送过来的,沈溪板起脸,道:“老九,麻烦送老太爷和老夫人回府,二少爷和小姐暂且留在这边,就不跟随过去了!”

    周氏追上沈溪,大声质问:“憨娃儿,你这是什么意思?”

    沈明钧见妻子和儿子不合,赶紧劝阻,拉住正要使小性子的周氏。

    谢韵儿想上前说和,却现自己这个儿媳妇根本不能在这种场合言。

    周氏怒道:“我这儿子,现在翅膀硬了,连他老娘都不认了……哼,不认就不认吧,老娘能培养出一个状元,难道还培养不出第二个?小运,跟娘回家,咱不在这儿待了!”

    沈亦儿一听,不太对啊,老娘是准备把自己丢了不管,只带弟弟一个人回家?

    沈运老老实实地拉起沈亦儿的手臂,说道:“娘,还有姐姐呢?”

    “什么姐姐,让你姐姐跟着你大哥过日子吧!”周氏怒道,“这也不是个省油的灯!”

    沈亦儿撅着嘴,呼哧呼哧喘着粗气,但到这个地步她仍旧不哭,只是心里非常难受。

    沈明钧夫妇离开,沈溪浑然没有出去相送的意思,只是由谢韵儿代表他送客。

    等人走了,谢韵儿才折返回来,到了正堂,她对林黛和6曦儿等女道:“你们先回房,乖乖等着!老爷稍后就会过去看你们!”

    6曦儿等人回了屋,谢韵儿才上前问道:“相公,先前那位小公子究竟是何人?我从未见你过这么大的脾气!”

    沈溪道:“无论是何人,你觉得娘如此做,应该吗?”

    谢韵儿面带羞惭之色,显然是觉得平日没规劝好婆婆。最后沈溪无奈地叹了口气,解释道:“那是当朝太子,他今日是偷跑出宫的!如果娘打太子的消息传出去,你说会怎样?丢官都是轻的,说不一定家人都会下大狱……娘惹下如此泼天大祸,我怎么可能装作什么事情都没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