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寒门状元 > 第一二八一章 有何评价
    乾清宫,寝殿。

    对于萧敬的辩驳,张皇后早有思想准备,冷笑一声,道:“萧公公,事情并非你所说的那般吧?”

    “太子巡查九门防务,刚开始还好,但到后来竟慢待至无人护送,需孤身前往,全在于刘少傅认为太子胡闹;太子要征调兵马守护城垣,刘少傅拒不遵从,认为太子行事乖张,甚至当着朝臣之面加以喝斥!”

    “太子身陷鞑靼攻城兵马围困,刘少傅非但不派兵增援,还抽调兵马往别处……萧敬,萧公公,你敢说,这些都是因为太子说要带兵出城所致?”

    张皇后问得声色俱厉,到最后几乎是一个字一个字说出来的,她的每一个问题,都让萧敬身体剧烈颤抖一下。

    张皇后指出的前两项,的确曾生过的,但太子身陷重围不救援这项并不属实,萧敬正要分辩,猛然想起问他话的人是皇后,一国之母,他作为皇室家奴,根本就没有资格质疑皇后的言语。

    萧敬心中异常苦涩:“怎么办?皇后分明是要冤枉人啊!可我该怎么跟陛下说呢?我说是不敬,不说也是不敬,这下可要苦了我了!”

    在张皇后厉声追问下,萧敬半个字都吐不出来,朱祐樘刚刚放缓的脸色再次变得难看起来,喝问:“萧敬,可有此事?”

    听到皇帝连萧公公都不愿意说,萧敬知道皇帝真的生气了,只能支支吾吾道:“回……回陛下,老奴……老奴不知啊!”

    在不能反驳张皇后的情况下,萧敬只能说“不知”了,这是他明哲保身之道。

    张皇后得意地盯了萧敬一眼,转向朱佑樘:“皇上,您说,国难当头,国主染恙,皇儿以储君之身担任监国,实为无奈之举,谁知刘少傅刚愎自用,不但擅作决定,险些令京城失守,更是对皇儿多加奚落,分明是目无君上!”

    “咳咳!”

    朱祐樘原本病情大有好转,但在听到张皇后的质问之后,气息又开始紊乱了,再次猛烈咳嗽起来。

    张皇后花容失色,赶紧伸出手去轻拍丈夫的后背,帮他理顺气息。

    半晌之后,朱祐樘的状况稍微好转,面向累得娇喘吁吁的张皇后,道:“但是……刘少傅,始终是太子的先生哪!”

    到了这个时候,朱祐樘还想为刘健说好话,但其实是他为刘健找理由开脱,刘健可是太子少傅,肩负有规劝太子言行举止的职责,如此一来刘健所做所为也就合情合理了。

    张皇后本来见丈夫受不得刺激,不想再提及此事,但见朱佑樘依然在不遗余力地为刘健说话,顿时来了气,把头侧向一边,委屈地说道:“皇上,您既然这样说,那臣妾便无话可说了。”

    “皇儿身为储君,始终要有威信,如此以后方可独当一面,但皇儿在此战中,为国效劳,几度浴血,甚至险些命送疆场,功劳何其之大?但落到那些奸邪之人手上,却是寸功未得,反倒落个胡闹和行事乖张的骂名,以至于朝中上下,谁人都认为皇儿喜欢胡闹,即便将来登基也只是昏君。呜呜……”

    说到这里,张皇后已经掩面而泣,“但皇儿主张出兵,乃是为大明江山社稷着想,效仿的乃是前朝名臣于谦于尚书的做法,这可是历史上证明过的成功范例,连张老公爷都进言需派出兵马到城外驻扎,与京城互成犄角,方可确保京师无虞。”

    “张老公爷戎马一生,难道不懂兵法韬略?但某些人就是不听,关起门来死守,结果就是处处遇险,还得皇儿带人到处扑火。若陛下不信,可召集文臣武将前来问策,困守之战如何言胜?”

    “如今是沈溪沈卿家带兵回京城,终于解了京师的危难,但这也无形中证实了皇儿的建议是切实可行的!但是,刘少傅等人却将功劳揽于自身,朝廷上下如今称颂之人,无不是内阁与六部诸公,可曾说过皇上和皇儿一句好?”

    “如果连功臣都可以无视,这世道还有何公平道义可言?皇上,如果您觉得皇儿不能成事,何必安排他做监国,成为朝廷上下的笑话?呜呜呜呜呜……”

    朱祐樘见妻子哭得伤心欲绝,他也跟着难过,嘴中忙不迭地安慰:“月儿,不必伤心,相信刘少傅绝无轻慢太子之心!”

    情急之下,朱祐樘将妻子的闺名脱口而出。

    张皇后入宫来,除了朱祐樘知道她的闺名外,旁人一无所知,原来张皇后本名张月。

    传说张皇后母亲张金氏,在怀张皇后时曾做了个梦,梦见天上的月亮进入自己腹中,在张皇后很小的时候,张皇后的父亲张峦就曾对人说及此事,因此,给张皇后的闺名,便带了个月字。

    谁知这位“怀月”出生的张月,果真就成为大明朝的皇后,而且还是历史上唯一集荣宠于一身的皇后,能在宫闱中享受到一夫一妻的待遇。

    张皇后难过,不但是为丈夫羸弱的身体难过,也是为自己诞下女儿后被丈夫冷落而难过,同时还有为朱厚照得不到大臣认可将来无法驾驭群臣难过,泪水如同决堤一般,很快便将衣襟浸湿。

    萧敬跪在一旁,悄悄抬起头打望,这一幕落入眼底,一时间心惊胆寒,此时他已感觉大祸临头。

    一直到张皇后情绪好转些,朱祐樘才拥着妻子,正色道:“皇后,你不必难过,朕这就到正殿去传召内阁三位辅臣前来,你且听他们怎么说,便可知他三人是否有忠君之心!”

    ……

    ……

    文渊阁。

    这天谢迁的心情很不错,孙女婿回来了,还立下大功,他又有机会把孙女婿培养成为内阁大学士,接自己的班,可谓是后继有人。

    而且沈溪能文能武,不管是行政还是军略都有章法,如今留在京城,自己如果遇到难以决断之事就可以请沈溪出谋划策,再也不用担心写不出让皇帝不满意的票拟了。

    想到得意处,谢迁连票拟都比平时快了几分。

    就在谢迁乐呵呵做事时,司礼监那边来人传话,说是皇帝请内阁大学士前往乾清宫见驾。

    在谢迁看来,这种传召再平常不过了,只是例行的问话,或是皇帝有什么为难之事,需要他们帮忙参详……内阁从本质上讲,就是皇帝的秘书,帮忙参详事情的。

    李东阳当日并不在宫中轮值,文渊阁只有谢迁和刘健,在奉诏之后,二人便前往乾清宫。这一路上,刘健没跟谢迁说什么话,主要是二人对沈溪的功勋认定有差异,刘健不想跟谢迁在这个问题上生争执。

    等到了乾清宫门前,并未见到平时出来迎接的萧敬,谢迁心里没有太过在意。

    恰在此时,一名太监出来传召,道:“两位大人,皇上在里面恭候二位多时了!”

    “有劳!”

    刘健作为内阁辅,做事从来都是一马当先,主要是因为从弘治朝开始,内阁辅的位置便被皇帝一再推高,刘健隐隐有一朝宰相的意思,尤其是在如今的司礼监太监萧敬为人懦弱,从来不跟他争执。

    只要司礼监这一环搞定,在皇帝很少批阅奏本的情况下,内阁辅的地位,就跟丞相别无二致,因为无论他票拟什么,司礼监基本都是照本宣科地进行朱批。

    谢迁跟随在刘健身后,进入乾清宫,一眼便看到朱祐樘端坐在案桌后的龙椅上。

    二人见礼,俱都不言,分列两边等候皇帝问。

    朱祐樘看了看谢迁和刘健,勉强一笑,问道:“两位卿家,朕听闻,太子在本次战事中,表现有得有失,朕曾将他托付与二位卿家,不知二位爱卿对太子监国来所作所为,有何评价?”

    谢迁一怔,心想:“陛下为何突然问及太子之事?太子在本次对狄夷作战中,除了行事急躁外,表现尚可,照理说陛下早就应该知悉,不需要问我等才是!”

    刘健性格直爽,见皇帝问,未曾多想,直接作出他的解答:“回陛下,臣以为,自太子监国以来,言辞行事多有乖戾之事,未曾尽到职责!”

    朱祐樘听完如此直接了当的回答,气得剧烈咳嗽起来,心想:“刘少傅,你这是怎么了?朕找你来,是让你说两句好听的,堵上皇后的嘴,结果你上来就这么不给太子面子,这分明也是在打朕的脸啊!”

    萧敬眼看皇帝生气,赶紧上前去轻抚皇帝的后背,正要给刘健使眼色,他猛然想到自己也是“共犯”,属于戴罪之身,如果再做出什么违背皇家意愿的事情,那今后基本就别想安安稳稳颐养天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