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寒门状元 > 第一二八五章 沈家分“赃”
    等人走了以后,沈溪打量自家门口的箱子,忽然有些愁,这些东西送到哪儿都不合适,只能留在家里。

    谢韵儿带着朱山出来,见沈溪站在门口,问道:“相公,这些是……”

    沈溪没做解释,一摆手道:“我这就让九哥找人帮忙抬进去……你们不用理会,到里面我再跟你们详细解说!”

    朱山见马九转身离开,连忙道:“我一个人就可以了,不需要叫人……”可惜马九已经驾车走远。

    箱子八口,每口约一立方,虽然不大,但出奇地沉重,好在每一口箱子都系有绳子,有着力的地方。

    朱山上前,双腿和腰腹一用力,已经把箱子稳稳地提了起来。

    沈溪非常惊讶,他刚才可是试过了,每口箱子起码一百斤,没想到朱山的气力大道这个地步。

    很快,朱山便将八口箱子送进院中。

    沈溪让朱山和随后过来的小玉把箱子打开,将里面装着的东西露了出来。

    好家伙,除了一箱子珠宝玉器外,其余都是一箱箱银两,大多数是成锭的纹银,虽非官银,但成色很好,至于铜钱则杂乱多了,甚至连唐宋时期的铜钱都有,而这些铜钱主要是用来掩藏更贵重的东西……铜钱下面是金砖、金条和金银饰,一看就价值不菲。

    谢韵儿怎么也没想到沈溪会收下如此厚重的礼物,见状后惊讶得合不拢嘴,瞠目结舌道:“相公,怎的……如此多的钱财?”

    沈溪道:“鞑子叩关而入,劫掠无数,几乎每个鞑子兵都是移动的宝库。我带兵与鞑子作战,连战连捷,每次打扫战场都缴获不菲,更何况几次攻破鞑子的营地,那里的金银珠宝就更多了。”

    “鞑靼人扫荡京师,把劫掠来的东西都放在南苑。我军在京城外两次击败鞑靼兵马,鞑子匆忙撤走,存放在南苑的东西没有来得及全部运走,有小半也便宜了我军。历次大战累积起来,已经算得上是一笔惊人的财富,现在送来的便是属于我的那份。”

    谢韵儿紧张地问道:“那相公,这些钱财是否应交与朝廷?如此大的数目留在家中……恐怕有所不妥吧?”

    沈溪微笑着安慰:“韵儿,事情跟你想象的不一样,这并非是行贿,倒不如说……怎么说呢,跟分赃类似!”

    “你先收着吧,上交朝廷不合适,这毕竟是战场上的缴获,是我和将士们一刀一枪拼出来的。我上交的话倒是显得高风亮节,但朝廷知道了,必然勒令跟我出征的将士将分得的财物充公,如此损人不利己,实不可取。”

    “清点完毕,看看到底有多少银子和铜钱,这些事便交给韵儿你来做,回头如何处置,我会详细跟你说,至于黄金、珠宝玉器和金银饰,都留在府上,即便要处置,也不会涉及这些!”

    谢韵儿对于战场上的事情不甚明了,沈溪说什么,她照着做就行了。

    当晚,沈溪带着谢韵儿大致将财物清点了一遍,银子约莫四千二百两,铜钱八百二十贯,黄金一千两,再加上珠宝玉器和金银饰,合起来估计得有两万两银子上下,这比沈溪预期的还要高出不少。

    清点时,一家人都在旁观,即便沈溪有钱,但府上还从来没见过这么多宝贝。

    详细清点后,沈溪看着瞪大眼睛几乎要流口水的林黛,道:“喜欢什么,自己上去挑两件,每人都有!”

    林黛毫不客气,上去便拿了两件黄金饰……一根金项链和一对金手镯,但怕沈溪怪罪她,捏在手上偷偷打量沈溪。

    沈溪微微一笑没有多问,任由林黛把东西拿在手上,转头对小玉道:“去扶少夫人出来,让她走动一下!”

    少夫人自然指的是谢恒奴,这边“分赃”,林黛、尹文和6曦儿都有一份,自然不能落下谢恒奴的。

    尹文和6曦儿各自拿了,她们没林黛那么大的胃口,拿了简单的玉器,作为随身之用,沈溪怕她们吃亏,又亲自给她们选了几样,合起来价值相当。

    等谢恒奴出来后,也选了几样,还为没出生的孩子选过,最后才是谢韵儿。

    家里这些女主人选过,沈溪又招呼朱山等女道:“小玉现在已是人妇,跟九哥需要一点家用,去取两样合适的饰,稍后我会让九哥带一百贯钱回去……”

    见小玉连连摆手推脱,沈溪笑着说道:“这次我出征在外,家中用度紧张,全赖小玉拿出积蓄方渡过难关,我这个人有功必赏,小玉你就不用推辞了!至于其他丫头,各自选上两件,就当作我送给你们的嫁妆!”

    昨日沈溪归家,谢韵儿告诉他,家里几个丫鬟跟几个车马帮弟兄日久生情,基本都有了归属,就连秀儿也找了个憨厚老实的意中人,只有朱山眼界相对高一些,尚未找到合适的对象……当然,也有可能是平常男子对朱山这样的女汉子不感冒。

    因为沈溪没回来,家里的丫鬟不能随便嫁人,一切都要等沈溪这个家主做最后的决定。

    沈溪给她们嫁妆,意思是同意她们嫁人,当然她们成婚后依然会留在沈家做事。

    沈家丫鬟个个都能领到丰厚的薪酬,还能得到老爷、夫人的器重,即便几个丫鬟的对象,也都是汀州府过来的旧人,愿意妻子留在沈家做工。

    小玉在沈溪要求下,到箱子里随便选了两样银饰,其余丫鬟见状,都不敢造次。

    等各人把东西拿到手,恰好马九领着几个弟兄进门来,沈溪让女眷先回内宅,这才差人把东西搬进二进院子西厢的库房。马九带来的这几人,正好是红儿、绿儿以及秀儿所选择的夫婿,沈溪认真看了看,人品相貌都不错,还算满意。

    所有东西归置好,沈溪跟谢韵儿到了书房,谢韵儿道:“相公,这么多钱放在家里,我心中七上八下的!”

    沈溪道:“放心吧,现在你家相公怎么也是正二品大员,没人敢欺负上门来。再者,家中既有朱山这样的好手,又有马九带领的车马帮弟兄,寻常蟊贼来多少都不怕……韵儿,家里的丫鬟,现在逐渐都有主了,这么多年过去,沈家和6家各自有了不同的命数,之前我留在府上的丫头,如今怎样了?”

    谢韵儿抿嘴一笑:“相公还说呢,之前回到京城,云伯说相公买了丫头回来,我本以为只是三五个,结果却叽叽喳喳一大堆,实在难以管理,我便拨了几个过去伺候公婆,还有些留在药铺和药厂工作……呃,君儿身边留下了一个,如果老爷觉得人手不够,调遣几人过来便是!”

    沈溪脸上满是安慰,虽然沈家在京城名声不彰,但也算是薄有产业,方方面面都需要人手,谢韵儿回到京城,把家管理得井井有条,让沈溪感觉轻松多了。

    沈溪道:“韵儿,多亏你了,不然这些繁琐的事情处理起来,让人头疼。眼看家里又要添丁,为避免到时候手忙脚乱,你从那些丫鬟中挑选两三个,专司烧水、做饭或者做家务,你怎么也是正二品大员的夫人,该好好享享福了,不要什么都自己动手!”

    沈溪吩咐的谢韵儿一一应了,沈溪进正院看过长子沈平,此时沈平尚未满三周岁,但已经是个半大的小子,会走路,也会叫爹娘了。

    沈溪抱着胖乎乎的儿子,笑着说道:“这就是我沈溪的孩儿,年少聪慧!”

    小玉在旁边掩口笑道:“老爷说的是,平常人家的孩子,四岁时什么都不懂,可咱家少爷,已经出口成章了!”

    出口成章什么的,最多只是玩笑话,沈溪没往心里去,但总归自己的儿子健康平安,沈溪也多了几分打拼的动力,他看了眼满脸幸福的谢韵儿,走过去,将孩子送到谢韵儿怀中,孩子抱着他娘,顿时感觉亲近许多,比在沈溪怀中老实安分多了。

    沈溪轻叹:“到底生分了些,以后我争取常伴家人,即便朝廷调遣我去地方,也决不再做领兵征战之事,想我一介少年,却要承担家国社稷重担,真让人受不了!”

    谢韵儿好奇地问道:“老爷怎么突然说这话?老爷去何处,妾身带着孩子和妹妹们相陪就是!”

    沈溪无奈地摇头:“话不能这么说,现在我也不知朝廷下一步安排我去何处,原本以为留在京城不错,但想到……有些事非人力能控制,反倒不如履任地方,平安过上几年,到时再回京城,或许更有作为!做官还是要到山高皇帝远的地方,干什么随心所欲,这才是真谛!”

    谢韵儿笑道:“旁人做官,都是尽量在天子脚下,唯独相公做官,却想着如何才能远离朝堂,相公跟旁人,果然不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