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寒门状元 > 第一二八九章 主持
    沈溪原本只是把自己当成一个旁观者,来参加这样一次略显仓促和突兀的献俘仪式,毕竟在场有这么多德高望重的大臣,甚至皇帝还派了司礼监掌印太监担任钦差,料想怎么也轮不到自己来主持仪式。

    但看萧敬的神态,沈溪才知道绝不是客气一句那么简单,似乎皇帝真的曾交待过,让他来主持献俘。

    沈溪再次推辞道:“萧公公,这不合适吧?”

    萧敬笑眯眯地说道:“沈中丞,这是您麾下兵马,如今凯旋归来,不应该由您亲自来主持老部队的进城仪式吗?您就别推辞了……”说着,他靠近沈溪,低声道,“这可是陛下亲自吩咐的,您必须要遵从!”

    连皇帝的名号都抬了出来,沈溪自然没理由拒绝,当下勉为其难地答应下来。

    另一边,张懋带着王守仁等人已经登上了正阳门城楼,而沈溪作为入城仪式的主持人,不需要上城楼,只需守在正阳门内,主持大局。

    “沈中丞,请!”萧敬伸出右手作出个“请”的手势。

    头戴官帽、身着武官斗牛服的张鹤龄走了过来。作为五军都督府都督,京营提督,张鹤龄在军中的地位很高,这主要是弘治皇帝器重张皇后娘家人,所以将两兄弟从白身一下子便提到高位上,除了忠心皇室,别无出路。

    弘治皇帝对张鹤龄采取的是既不打压,也不过多扶持的态度,这样张氏兄弟既有一定的权力,但又因为是幸进之臣在朝中没有根基,没有办法威胁到文官集团,如此便让张鹤龄少了谋朝篡位的野心,只能专心扶持皇室。

    张鹤龄道:“沈巡抚,看你这模样,应该未曾有过主持这种大型典礼的经验吧?”

    沈溪微笑着拱手,回答道:“寿宁侯说的是,在下的确没有经验,就怕惹出乱子来,贻笑大方!”

    张鹤龄性格相对平和,对沈溪没有他弟弟张延龄那种咄咄逼人的态度,笑着安慰道:“沈巡抚不必有顾虑,只管主持开启城门仪式即可。剩下的事情,都是顺理成章,只管安排护卫兵马,防止街道两边的百姓闹事便可!”

    沈溪的目光落在正阳门大街上,这条路直通大明门。

    大明京师的正门,跟大明皇帝居住的皇宫正门相去不远,在这短短一段路途中,已经聚集数千围观百姓,还有越来越多的百姓从京城各地赶过来。

    沈溪心想:“弄出这么大的阵仗,已经可以证明皇帝确实是想在这次献俘仪式中立威。这也是看鞑靼人撤出紫荆关,要不了多久又会逃出张家口,否则朝廷断然不敢轻易解除城中的戒严状态!”

    在张鹤龄、马文升、萧敬的陪同下,沈溪来到正阳门门临时搭建的一处高台上,这高台为木质结构,两米多高,表面铺设了红地毯,就好像是一个检阅台,沈溪等人将在这里检阅进城兵马。

    沈溪对下面侍立的胡嵩跃道:“胡将军,麻烦出城传报三军将士,准备入城!”

    即便三军将士等候入城,兵马也不可能在正阳门正门之下等待,必须要在护城河以外一两里的地方列队,暂做休息。

    此时必须有人出城去传报,而且还要带兵部、五军都督府的令牌各一,兵马才能奉调入城。

    如果京城的城门始终不开启,这路兵马只能沿原路返回驻地……这些规矩都是为了防止地方兵马入京城时意图不轨,尤其是藩王兵马,有靖难之役的前车之鉴,更是得小心谨慎。

    胡嵩跃领命道:“得令!”

    早有为人胡嵩跃准备好了健马,胡嵩跃翻身上马,从正阳门小门出城,一路往护城河以南的列队等候区传报。

    沈溪等在高台上,无聊地四处张望……这高台建在城内,中间隔着巍峨的城墙,看不到正阳门外的情况,他只能等候消息。

    ……

    ……

    正阳门大街上聚拢的百姓,数量愈增多,到最后,已经有两三万人的规模,道路虽然很宽敞,但奈何这条路不长,聚拢的百姓几乎将整个正阳门道路两旁都给塞满了。

    张延龄突然走过来,在张鹤龄耳边低声说了几句,张鹤龄微微颔,却往沈溪这边看了一眼,好像说的事情跟沈溪有关。

    恰在此时,胡嵩跃快马返回,向沈溪奏禀道:“沈大人,兵马已临城门外,是否准允入城?”

    沈溪知道,自己麾下这一路兵马,在之前一日,已经奉调入城大约五千人,几乎全部是精锐,剩下的兵马主要是粮草、辎重以及护送俘虏的人员,数量仅为总数的一般,但车队却更多,因为昨日朝廷临时调拨数百辆马车出城接应。

    沈溪先抬头看了一眼城头方向,城头城门楼上的人,需要将城外的详细情况调查清楚,才能出是否允许开启城门的旗语。

    等城头上的旗子相继摆动起来,沈溪这才一摆手,大喝一声:“开城门!”

    “呜呜呜呜……”

    早就准备好的长号,在此时吹奏响起,鼓乐齐鸣,每一声都很浑厚,正阳门内的街路瞬间安静下来。

    “桄榔……吱嘎!”

    正阳门城门的内门先打开,随即是正门,最后才是瓮城的城门,正阳门三道城门并非直对的,这主要是为了防止入侵的兵马长驱直入。

    沈溪没有去探头看城门外的情况,他只需要跟个木头桩子一样,在高台上等候自己所部兵马进城便可。

    先锋传令兵以快马抵达。

    这些传令兵数量不过二三十人,背后都插着各色小令旗,当这些人出现在正阳门内时,正阳门内等候多时的百姓已经出鼓噪之声。

    大明朝与鞑靼开战几个月之久,他们尚是第一次看到如此英姿飒爽的兵马。

    跟这些健儿的英姿飒爽相比,城中守城人马可以说是半丝英气皆无,有的只是重重的暮气以及疲懒之态。

    传令兵将令旗放下,然后分批次到午门传报,骑马只可以到大明门,剩下的一段路,必须由传令兵两条腿快步奔跑。

    今天这些传令兵的主要任务,是将城门处的情况,快传报给守候在午门前的弘治皇帝知晓。

    此时朱祐樘,想必已经抵达午门前,并且已经升銮。

    皇帝必须要时刻知道三军兵马行进的度,以确定自己是继续留下来参加观礼,还是回皇宫暂时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