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寒门状元 > 第一二九〇章 入城仪式
    “前军六十骑入城……”

    第一批负责仪式传报工作的传令兵,从正阳门出,快马往大明门而去。

    听到“六十骑”的数量,别说是在场等候的百姓了,就连张鹤龄、萧敬等人听来都觉得无比的寒碜……

    你堂堂一路出征塞外又回京师勤王立下赫赫战功的人马,应该多调遣一些骑兵当先头部队才是,怎么一次才出动六十骑?

    沈溪这边却是自家事自家明,他手头上根本就没多少骑兵,他把能调动的骑兵,基本派遣去追击鞑靼人、克复紫荆关了,手头这六十骑,还是胡乱拼凑出来的,很可能连战马都是临时从京营抽调,能有点儿样子走走过场都不容易。

    在沈溪看来,即便有精锐的骑手也要用来充当传令兵,毕竟在正阳门大街疾驰而过的骑手的英姿,在朝廷官员、守城将士和老百姓眼中是最直观的存在。

    沈溪在土木堡、居庸关和京城脚下,虽然也有靠骑兵取胜的范例,但他仰仗的骑兵并不是自己亲手带出来的,而是边军中的精锐。朝廷调拨给他的只是步兵,中间也就几百名斥候也就是夜不收拥有马匹,所以骑兵少情有可原。

    沈溪连续获胜的要诀,主要在于步兵阵型的运用,还有别出心裁的火炮、火铳、弓弩的运用以及挖掘战壕进行防守。

    这些东西很难在正阳门这小小的地方展现给朝廷官员、守城将士和老百姓看。

    难道让他在正阳门布个方方正正的步兵阵?内行看门道,外行看热闹,若没有鞑靼人衬托,根本就显示不出步兵阵的威力!

    等先头六十骑进城,虽然行进上不急不躁,显得很有法度,但显然这些骑兵的表现让人很失望。

    一律都是轻骑兵,即便马匹慢行,略带颠簸不稳,由此可见骑兵的素质很差,而马匹的质量也不好,幸好只是缓行,否则这六十骑就得把沈溪的脸面丢尽。

    张延龄嘴角上翘,有意奚落道:“沈中丞,你所带的兵马,也不过如此嘛!”

    沈溪无所谓地笑道:“彼此彼此!”

    张延龄正要恼火质问沈溪什么彼此,仔细一想,忽然明白过来,沈溪麾下的兵马,不正是从他麾下的京营调拨的么?他说沈溪的兵马不过如此,其实等于是在贬损自己统率的京营部队。

    萧敬见国舅爷似乎对沈溪这个大明功臣有些不满,赶紧出言说和:“侯爷、沈大人,还是监督三军进城要紧,切莫过多计较,相安无事吧!”

    沈溪笑了笑,其实兵马进城,主动权根本就不在他身上,完全要看城外兵马的准备情况,他只是负责接受传报,传报的人也只是在他这里中转一下,最重要的是要把进度传报给午门那边。

    传令兵很快把下一步的情况传报到沈溪这里:“前军三百士兵进城……”

    虽然三百步兵,数量上要比之前那六十骑多了些,但怎么说也都有点儿小家子气了,张延龄皱起了眉头,问道:“沈中丞,您是怎么调度的?不能一次多安排些兵马进城?如此磨磨蹭蹭,究竟要耽搁多少时间?”

    沈溪心想:“这就要问问你姐夫了……如果不是你姐夫先行调拨五千兵马进城,城外留守官兵主要是负责押送,何至于没太多兵马出来给大明撑场面?一边想求安稳不闹出兵乱,一边还想维系体面,这世间哪里有这么好的事情?”

    沈溪在领兵出击的过程中,唯一培养出来的便是这个世界上最精锐的步兵。

    当步兵抵达城门时,在场官员、将士和老百姓,顿时感觉到一股凛然的杀气,正阳门周边的温度似乎都突然下降几度。

    沈溪在之前几次作战中,都是以鼓点确定士兵的步点,讲究共同进退,防止士兵出现阵型错乱的情况,在这次入城礼上,这种优良作风得以保持。

    在这个时代,根本就没有步点这一说,就算是皇帝沙场点兵,仪仗兵马也没有正步走或者齐步走这样的路数。

    而这个方式方法,却被沈溪带到了大明朝。

    于是乎,大明官员、将士和百姓,现实体会了一下后世大行其道的检阅模式。

    士兵们举着长矛,听着鼓声,踏着步点,用整齐划一的动作进入城门,城内围观的人群,先是短暂的沉默,随即便爆出震天的欢呼。

    这是自京师保卫战以来,第一支入援京师的兵马,此时城内很多消息都不通畅,普通百姓甚至都不知道外边的战事展到了什么程度,现在见到大明威风凛凛的步卒进城,他们最受鼓舞。

    当士兵们来到沈溪面前时,统一向右看齐,一边看齐,一边继续行进。

    在沈溪看来,这些士兵因为大多数是辎重兵,平常训练就很稀疏,加上很多时候都是以战代练,以至于在步操的整齐程度上显得较为差劲,他就好像在欣赏一场小学生运动会的步操表演,但也就是这么拙劣的表演,迅赢得了在场所有官员、将士和老百姓的认可。

    在普通人眼中,这是惊为天人的进城方式,天下间没有哪路兵马可以做到如此高度统一,步点一致。

    张懋、王守仁等人原本已经上了城头,此时都从城墙上下来,站在沈溪身处的高台侧后方,就好像光临检阅仪式现场的将领一样,跟在沈溪身边享受荣光。

    等第一批步兵过去,吏部尚书马文升凑到沈溪耳边,指了指向大明门方向而去的步兵队伍,对沈溪道:“这是你安排的吗?”

    沈溪点了点头,用寻常的口气道:“算是,也不算是!”

    马文升微微皱起了眉头,不悦地问:“什么是又不是的?”

    沈溪认真回答:“三军将士其实只是按照平日训练的步兵阵法行进,在京城西直门和正阳门外,我军与鞑靼骑兵会战时,也是采用如此方式,才能保证步兵方阵所有士兵的步调一致,现在只是以鼓点来作为配合,士兵们按照日常训练行进,其实不算是在下有意预作安排!”

    随着地位的提升,沈溪在马文升面前不必自谦而称“下官”,马文升是正二品的吏部尚书,而他也是正二品的右都御史,二人从官品上来说,地位持平,而且他今日还是负责主持进城仪式的主官,自然不用对马文升毕恭毕敬。

    马文升对沈溪的“无礼”没有任何介怀,脸上露出欣慰的笑容,道:“于乔总是在老朽面前夸赞你,果然没有白夸,看你所带的这些步兵,再跟城头以及街道两边那些孬兵比一比,就知道什么是差距了!”

    因为马文升说话时,根本没顾忌旁边站着个张延龄,这话的打击面很大。

    正阳门驻守的士兵,虽然看上去都精神抖擞,但跟沈溪麾下这些士兵比一下精气神,简直不是一个档次。

    同为京营兵,就好像是两支截然不同的军队。

    唯一的区别,这些京营兵跟着沈溪出去走了一趟,前后也就三个月时间,就好像完全换了个人似的。

    如果说沈溪的兵马经历过大战的考验方能如此,但在场驻守的士兵也经历过连续的战斗,甚至正阳门城头的血战,比起城外的战事更要惨烈,但沈溪所带士兵,精气神就是不同,主要在于这些京营兵跟了沈溪后,什么苦都吃过,甚至身陷绝地有今日没明日的,磨砺出了坚韧不拔的性格。

    而且这些士兵一路跟着沈溪打胜仗,逐渐累积起了强烈的自信心,似乎天下纵横,哪里都去得?这是一种军人的自信!如今撤回京城,而且朝廷还安排一场如此隆重的入城仪式,为能在京营同僚面前显显威风,自然要好好表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