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寒门状元 > 第一二九三章 献首级
    萧敬的问题,就连沈溪自己也不是很清楚。

    因为历次作战所得级,都存放在居庸关,这会儿很可能只是将其中部分运了过来,这一路上都在忙着与鞑靼作战,根本就没时间想无关紧要的东西。可战事刚刚结束,他就被谢迁拉回京城,很多东西他都还没来得及仔细清点核算。

    沈溪回答道:“具体数量,本官也不是很清楚!”

    吏部尚书马文升笑道:“你这出征的统帅做得倒是挺特别的,旁人都在乎军功的多寡,这个……你似乎都不怎么在意?”

    沈溪摇头苦笑了一下,他之前确实清点过一回,但那还是在居庸关的时候,也只是大致清点了一下,在离开居庸关回援京师后,事情都是一件连着一件,他真没时间进行核算。

    不多时,传令兵将消息传递而来:“沈大人,第一批级共三千九百二十五颗人头,正押送而来!”

    萧敬没听清楚,惊愕地问道:“多少?”

    沈溪没有回答他,一摆手,传令兵往午门方向而去,快马加鞭中,传令兵会将之前的数字不断重复,这次萧敬却是清楚地听到了。

    接近四千颗人头,这还是第一批,萧敬又以为自己听错了。

    等一车车的级,在马车的运送之下进城,萧敬这才知道这根本不是虚报战功,每一车人头大概都有一二百个,全都是死人的脑袋,堆放在马车上,看上去有些阴森恐怖,不过对于大明将士来说,那是实打实的功劳,半点儿也做不了假。

    在场很多将士看了,都忍不住流起了口水,这些级涉及到多大的功劳,他们身在军旅,比谁都更清楚。

    光是这第一批级,就装了二十多辆马车,马车所过之处,全都是一片惊叹,甚至有孩子被这恐怖的画面给吓哭了,在人群中找爹娘。但几乎所有的成年人都指着鞑子的级大声叫好,因为马车上每一个脑袋,都是一个祸害大明的蛮夷遗留在这世间的证据,所有百姓都为大明将士英勇杀敌拍手称快。

    第一批级尚未过去,传令兵又急而来,高声呼喝:“第二批级,两千七百六十三颗人头,正在开进正阳门!”

    沈溪一摆手,道:“传报午门!”

    萧敬咽了口唾沫,左右看了一眼,见所有官员和将领看向沈溪的目光都带着一丝敬畏,当下忍不住问道:“沈大人,这级……为何要分批运送呢?”

    沈溪收回打量车队的目光,向萧敬耐心解释道:“主要是为了能分辨清楚这些头颅是哪一战所得!”

    萧敬这会儿气息都有些不顺了,轻抚着心口位置,道:“那沈大人,后面……应该没了吧?”

    沈溪想了想,第一批的级,那是跟火绫所部一战所得;第二批级,是用“马雷”战术,以及云柳、熙儿带居庸关援军抵达土木堡之役中所得。虽然云柳那一战所得级数量不多,但也斩获级过百,还有部分未能运到城中。

    对于土木堡之战来说,其实前两战只是开胃菜,真正的血战生在亦思马因所部抵达土木堡,对土木堡动的试探性作战以及此后两场倾巢之战上。

    沈溪肯定地回答:“后面……应该还有一些!”

    萧敬听沈溪说还有“一些”,以为不多了,心里终于轻松许多,虽然他早就料到今天的差事不好当,但想到仪式到现在差不多快要结束了,也就泰然处之,准备收尾工作。

    ……

    ……

    皇宫,文渊阁。

    当内阁三位辅政大学士得知弘治皇帝要亲自前往午门参加献俘仪式时,朱祐樘已经乘坐銮驾往午门而去,辅刘健甚至提前没有得到任何风声。

    刘健带着几分羞恼,奉诏与李东阳、谢迁二人,同往午门参加观礼,同时出席此次观礼仪式的还有在京所有正四品以上官员,基本六部九卿的一把手二把手都到齐了,只是其中没见到马文升、张懋等人,因为这些人已经赶到正阳门监督进城仪式正常进行。

    除了官员外,各藩属国驻京使节也悉数到齐。

    大明京城连续的宵禁以及失败的噩耗,让各国对大明的军事实力产生了一定的怀疑,此番受邀参加,正好一窥究竟。

    等谢迁赶到午门,阵仗已经列了起来,这里本来就是皇宫用来观礼之所,皇帝升銮之后,所有大臣分立两边,这次皇帝没有给大臣们准备座位,所有官员都只能站着参加这次献俘仪式。

    反倒是各国使节受到优待,在朝臣的队列后面安排了座位,可以优哉游哉地观看仪式进行。

    刘健上去跟皇帝奏禀事情,主要是对朱佑樘突然举行这样一场献俘仪式提出异议,至于李东阳和谢迁二人则立在观礼台之下,等候献俘仪式开始。

    李东阳皱着眉头,小声询问谢迁:“于乔,陛下突然举行献俘之礼,你可有提前收到风声?”

    谢迁心想,连你李大学士都没听说,我上哪儿听说去?

    “未曾。”谢迁摇头道。

    李东阳又打量观礼台一眼,朱祐樘此时已与刘健交谈完毕,即便是作为文臣之,刘健也没能留在观礼台上,步履蹒跚下来,李东阳想上去问两句情由,但见刘健脸色漆黑,他也就不自讨没趣了。

    不多时,太子朱厚照过来,这次太子的位置不在台下,而是在台上皇帝宝座旁设置的座位上。

    朱厚照少有地穿上隆重的衮冕礼服,衮服用九章纹,冕为九旒,旒用九玉,袖子上绣有火、华虫、宗彝图案,两肩则绣着日、月、龙图案,后背则是星辰、山等图案,此时的朱厚照,气质洒脱,面相威严,像模像样,怎么看都是一个合格的储君。

    献俘仪式正式开始,先是大明官兵进城。

    但官兵并不会直接开到午门,因为朱祐樘怕沈溪这些手下造反,身为皇帝决不会轻易犯险,所以沈溪所部进京城后,马上会被兵部调配到九城不同城防衙门,等于即时将这路兵马解散,归京营统调。

    至于战俘,也会交由御林军押解,战俘会一律送到大明门到午门间,为了防止战俘闹事,御林军士兵是每二人负责押送一名俘虏。

    朱祐樘刚开始以为最多只有几百名俘虏,所以他调遣的御林军不多,就在他跟太子说话指点该如何应对此等场面时,传令兵已将战俘的具体数字报了上来,朱祐樘听了有些诧异,站起身问道:“鞑靼战俘数量,可有清点清楚?”

    这种问题,一个小小的传令兵可不敢打包票作答,刘健作为辅大臣,登上观礼台,行礼道:“陛下,还是等战俘都到齐之后,再行决断!”

    朱祐樘看了刘健一眼,这次献俘仪式之所以会举行,主要针对的便是刘健等权臣,目的是震慑朝纲,同时让藩属国对大明保持信心。现在战俘数量比预期的多,对他这个皇帝来说是大好事。

    朱祐樘一摆手,道:“将战俘押解到朕面前!”

    朱祐樘刚回到座位上,朱厚照便忍不住称赞起来:“父皇,儿臣早就说过,沈先生很有本事,他以前教给儿臣兵法谋略知识,儿臣在这次跟鞑子一战中,活学活用,每次都很有效果!”

    朱祐樘对儿子的逞能没过多评价,没过多久,战俘已在御林军官兵的押解下,往午门而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