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寒门状元 > 第一二九四章 这只是小数目
    朝中大臣、勋贵以及藩属国使节组成的观礼人群,开始出巨大的声响,他们望着远处走过来的庞大队伍,都在眺望。

    对于战俘的数量,他们不太能确定,大明对外交战,就算是去打软柿子一样的哈密人,也没俘虏这么多人回来,如果把那一战擒获的哈密普通牧民男女老幼都算上,数量才大致相当。

    朱厚照迫不及待地站起身,指着远处走过来的庞大队伍,欢喜地说道:“父皇,人来了,您看!”

    朱祐樘此时依然处变不惊,端坐不动……其实他不站起身来,主要是因为体力不支!朱厚照却在旁边抓耳挠腮,兴奋不已。

    但见一众俘虏分别被押送到午门两侧,被迫下跪,人数因为太过庞大,队伍显得异常的嘈杂和混乱。

    刘健赶紧上前奏禀:“陛下,此地所献俘虏人数实在太多,为免生不测,陛下应即刻中止仪式,起驾回宫!”

    太子朱厚照不满地质问道:“刘少傅,您怕什么?这些都是我大明军队俘虏的鞑子,他们从土木堡、居庸关风餐露宿而来,又累又饿,现在又手无寸铁,午门内外又有数千将士守护,他们还能做出什么危害父皇的举动吗?”

    “如今这盛况,真应该让所有京城百姓都来看看,这样也能提升一下大明百姓的忠君爱国之心!”

    朱祐樘虽然不喜欢别人恭维和谄媚,但儿子说的话,在他耳中还是很中听的,别的不说,就说儿子提到的事情,都是他之前脑子里正在想的。

    朱祐樘暗道:“始终只有皇儿,才真正与我心系一处啊!”

    刘健失望地退下,礼部侍郎刘机上前禀奏:“陛下,城外献俘之贼寇,皆已陈列宫门之前,请陛下论处!”

    俘虏被押解到京城,按照之前大明对于鞑靼俘虏的措施,要么是配为奴,要么是直接斩……主要是鞑靼人脾气都很倔强,没有大明百姓被俘即失去反抗意识的温驯,这些人很难驾驭,留着只能是白白浪费粮食。

    朱祐樘原本准备直接下旨将所有战俘就地处决,但随即他便想到,要为儿子奠定一个盛世的基础,自然不能以武力来解决问题。

    现如今鞑靼新败,弘治皇帝希望自己和儿子能用“皇恩浩荡”,让四海来朝,此时以杀戮方式来解决俘虏问题,显然非最佳选择。

    朱祐樘突然看向朱厚照,用考校的口吻问道:“太子,你认为,该如何处置这些俘虏呢?”

    朱厚照小眼睛眨了眨,差点儿就要说出个“杀”字,但转念一想,杀了这些手无寸铁之人,岂不是显得我很没本事?

    那还不如把他们都释放掉,再去跟他们好好地拼杀一次,彻底把他们打服!正要开口,朱厚照又觉得有哪里不对……既然我大明军队都已经将人俘虏回来了,为什么还要放回去,让他们继续为非作歹?那不是很傻?

    “儿臣……儿臣以为……”

    朱厚照正支支吾吾,忽然脑中灵光一闪,脱口而出,“这些俘虏,当交由驻边守军处置为好!”

    朱祐樘高兴地点了点头,道:“太子所言,正合朕的心意。来人,传旨下去,今日午门献上的鞑靼俘虏,先行关押,等三边总督刘尚书回京后再行处置!”

    原本的规矩,谁抓回来的俘虏交给谁处置,但现在西北兵马大权落在刘大夏手上,朱祐樘为了平衡朝中权力,准备全力收拢刘大夏作为自己心腹之臣。

    将俘虏押解下去后,献俘仪式暂告一段落,后续是运火炮进城,皇帝可不屑于去看这些破铜烂铁。

    趁着午门前清静下来,刘健再次上前奏请:“陛下龙体违和,当早些回宫歇息才是!”

    原本朱祐樘真有回乾清宫休息的打算,但听到刘健的话之后,他感觉有些腻味,反而想强撑着身体在外面多待一会儿,当下摆手道:

    “沈卿家带着兵马出居庸关,只是走了一二百里路,行军拖沓,朝中对他多有非议,可当他领兵归来之时,斩获颇丰。单是俘虏就有两千六百之数,现在朕想看看他收获了多少级!”

    李东阳奏禀道:“陛下,级之数,可由礼部和兵部进行清点之后,再行上奏!”

    朱祐樘一抬手道:“耳听为虚,眼见为实,朕想亲自看看,免得有人杀良冒功,欺瞒朝廷,朕也想看看沈卿家到底是怎样的人!”

    弘治皇帝都把话说到这个份儿上了,刘健和李东阳自然无法说什么,只能退下去静候,心中却有种不详的预感在滋生。

    ……

    ……

    果然,还没过多久,第一批和第二批的级就已经运抵大明门内,当朱祐樘听到两批级加起来的数量已有六千七百时,再也坐不住了。

    朱祐樘畅快地大笑:“沈卿家在土木堡内连续激战下来,俘虏加上夷狄人头已远其官兵数量,如此功劳,乃我大明开国以来鲜有!”

    谢迁在旁边嘀咕:“什么鲜有,根本是没有!沈溪小儿一共才带了六千兵马出击,结果俘虏加上杀死鞑靼人已然有九千三百,这数字说给谁听,那都是绝对的泼天大功,应该铭记史册!”

    等两批级运送到午门前时,在场大臣以及各藩属国使节看到后不由作呕,毕竟一颗颗级,面目狰狞,看上去就让人恶心,加上时间久了,虽然是冬天没有腐烂,但依然出一股恶臭,让人无法忍受。

    但弘治皇帝还是让人上去查验,倒是没有清点,因为从大致的数量便可以判断出来,下面应该没有虚报战功,差也只是细微的数目。

    等礼部和兵部的人查验完确定都是鞑靼人的人头后,朱祐樘笑着问道:“还有吗?”

    负责押送级过来的京营将领朱烈,这会儿情绪激动,单膝跪地奏禀:“回陛下,还有几批,正在运送之中!”

    “很好,很好!”

    朱祐樘对最后几批已经没有多少期待了,心想,有这些人头已经差不多了,他的心态跟守在正阳门的萧敬的心态大致相当。

    便在此时,传令兵已经飞奔而来,口中高喊道:“第三批鞑子级,共一千〇二十六之数,运送进城!”

    朱祐樘笑着说道:“这第三批,还有一千之数,加起之前的人头和俘虏已经上万了!沈卿家也不知如何做到的,殊为不易,不易啊!”

    刘健脸色不善,突然问:“既然都是级,为何要分批次进城?莫不是这些级,还有何讲究不成?”

    朱烈不明就里,抬起头来想回答,但见朱祐樘正在看着自己,他又不敢说话了。

    朱祐樘摆摆手道:“这位将军,刘少傅问你话,你只管回答就是!”

    朱烈憨厚地回道:“回皇上的话,城外的级……数量实在太多,弟兄们商量了一下,最好分批次运送进城,这样每一批级有多少,容易统计出来。”

    “这前三批,还都是小数目,容易计算,后面还有大批的级,可是……车辆太少,不怎么好运送,要一点一点地送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