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寒门状元 > 第一二九五章 筑京观
    午门之前。

    朱烈面对朱佑樘,就差把自己的心窝子掏出来给皇帝看了,这位八辈子都没机会面见天颜的微末将领,从未想过有机会在皇帝面前表现出自己的风采。

    抱着这种心态,朱烈说话别说是口出狂言了,就算是中规中矩地讲,他还担心自己讲错了。

    朱祐樘指了指远处堆放鞑靼人级的车辆,诧异地问道:“这……这些还都是小数目?

    朱烈想了想,相比于城外那堆积如小山一样的级,这些的确不算太多,赶紧行礼道:“回陛下,是这样的!末将不敢在陛下面前说谎!”

    李东阳在旁边笑着问道:“不知这位将军如何称呼?”

    朱烈毕恭毕敬地回答道:“末将姓朱,名……名叫朱烈!不知道这位上官是朝中哪位大人?”

    因为朱烈从未有过面圣的经验,以至于他说话都带着一股土气,少了朝臣那种温文尔雅照本宣科式的规范,朱祐樘一摆手,道:“暂且先不问了,诸位臣僚都先各回各位,静待御林军将贼寇级运来便是!”

    李东阳本还想替刘健质问朱烈,但听了皇帝的话,心头也有些恼火,在他看来,沈溪麾下这些将领太过无耻,连说谎都不打草稿。

    返回车队旁,朱烈等候下一批级到来。虽然他嘴笨,但胆子奇大,要是让刘序来面圣准会被吓得战战兢兢魂不守舍,这次朱烈也是代表整支勤王兵马向皇帝呈报事宜。

    李东阳低声问谢迁:“于乔,你信那朱烈的鬼话?”

    谢迁眯着眼反问:“宾之此话,让我如何回你?我倒是不想相信,可始终……那是沈溪小儿带出来的兵将,宾之以为呢?”

    李东阳有些气结,他本以为谢迁会站在内阁的立场上想问题,却未料谢迁在这种问题上推搪,居然偏帮沈溪的人说话。

    正交谈间,外面第三批一千多头颅运送到午门前面。

    礼部和兵部的官员又赶紧上去做简单的查验及清点工作,皇帝见又是几辆载着级的马车过来,心头很是高兴,自打他登基以来,少有机会参加这么大规模的献俘仪式……如今当着文武百官以及各藩属国使节的面,亲眼见证大明将士的赫赫武功,没有比这更幸福的事情了。

    朱祐樘兴奋不已,周身气血翻涌,忍不住又剧烈咳嗽了几声,刘健赶忙上前奉劝:“陛下当早些回宫!”

    朱祐樘有些不耐烦了,怎么老劝朕回宫?就没其他意见了吗?当下抬手道:“不急在一时,都到这个地步了,朕还是先等典礼结束后再回宫不迟!”

    这会儿朱祐樘正看得过瘾,加上心中好奇,到底沈溪所部兵马斩获多少鞑靼人的头颅,让他走他还偏偏不走了呢!

    李东阳在旁边掐指一算,这都近八千级了,加上沈溪俘虏的两千多鞑靼人,沈溪战胜的鞑靼兵马,已经足额过万,他心中不由犯起了嘀咕:“按照那朱烈的说法,似乎后续还有大批级,莫非是加上京师九门之战的级?难道是陛下征调那些级过来,混入沈溪军中充数,目的是在各藩属国使节面前炫耀我大明军威?”

    李东阳不信这些级都是沈溪所部得来,赶紧去问刘健,刘健低声道:“没有的事情,京师保卫战结束,级计功后,都已经就地掩埋,怎么可能参和进来?”

    朱祐樘心情无比欢畅,笑眯眯地对朱烈道:“朱将军,朕问你一件事,这一千多级,是哪一战所得?”

    皇帝亲口问自己的功劳史,朱烈就好像打开话匣子的牛皮大王,兴冲冲地回答道:“回陛下的话,这是鞑子国师亦思马因,带兵到土木堡当日,突然起攻城之战,结果被沈大人用火炮轰了几下,又充分利用堑壕战术,火铳与弓弩结合,鞑子根本无法靠近城池,留下千把尸体,狼狈逃窜。原本得到的级更多,但鞑子给拖回去了一些,使得这一战斩获级并非很多!”

    朱祐樘微微点头,赶紧对旁边的常侍太监吩咐一声,这会儿他要准备对比之前沈溪进献的请功奏折,看看能否得到印证。

    结果请功奏折还没送来,便有新的传令兵到来,这次传令兵的嗓门比之前大了许多,每一声喊所过之处,都能引起一片哗然:“第四批鞑靼人级,共七千四百零五之数,运送至京城午门!”

    听到这声音,朱祐樘霍然站起,大声喝问:“多少?”

    朱烈以为皇帝耳背,赶紧重复了一遍:“回陛下,是七千四百零五。嘿,这是鞑子国师亦思马因于十月十七晚攻打土木堡,一场血战杀下来的战果,那一晚可以说是杀得天昏地暗,日月无光……”

    “够了!”

    刘健打断了朱烈准备长篇大论的话语,厉声道,“很多话,适可而止为好!”

    等朱烈不再言语后,刘健主动向朱祐樘请示道,“陛下,此战结果,还请重新查验!”

    因为沈溪所部获得的战果实在大大出刘健的想象,刘健立即判断,沈溪在这次战事中用了虚报功劳的方法来多获得军功。

    此时此刻正看得兴起的朱厚照跟着他皇帝老爹站了起来,不满地抗议:“刘少傅,为何要重新查验?一会儿级就送来了,一目了然,真的有必要重新点数?”

    刘健一时间被在场众多大臣和使节逼视,心头想说很多话,却讷讷不好张口……他原本想做出一些推断,比如说级是沈溪杀良冒功所得,或者级是用鞑靼人斩杀大明将士的级充功,再比如说这些级有很多是别的战事中斩获并非跟朱烈所描述的一样。

    朱祐樘这会儿对刘健已经有了很大的抵触心理,刘健说什么,他反倒不愿意遵从。

    朱祐樘道:“刘少傅,朕知道你的意思,沈卿家年纪轻轻,获得如此大的功勋,实在是有些……匪夷所思,但他能从鞑靼团团围困的土木堡中杀出一条血路,并且率部解了京师之围,始终是大明的功臣,就算要重新查验,也先等所有级都献上来之后再说!”

    “那个……熊侍郎,这里所陈列的级数量实在太多,之后还有大批级送过来,便先将这些级送往正阳门外,筑京观,以震慑外夷!”

    熊绣上前领命道:“臣遵旨!”

    所谓的筑京观,就是把所有的级在道路的两旁堆放起来,用以震慑敌人,这种方式在各朝各代屡见不鲜,尤其是在平定贼寇后,在战场周遭的城池内外筑京观,跟挂头颅在城头上示众有异曲同工之妙。

    熊绣这边还在安排兵部的人手去负责筑京观事宜,而城外已经把下一批的级往这边运过来了。

    一次运送七千多级,马车已经快不够用了,等手下人跟朱烈奏禀之后,朱烈走上前对高台上的朱祐樘道:

    “陛下,城外堆放的鞑子级还有很多,但运送车马的数量却不够了,末将请旨调拨车辆前往!”

    朱祐樘哑然失笑,看着下面乱糟糟的马车,的确,午门之外近乎都快成由头颅堆筑出来的阿鼻地狱了,幸好是冬月天,天气寒冷,加上吹的又是北风,否则估计他已经没办法在这儿待下去了。

    刘健道:“请陛下下旨,让老臣亲自前去查验人头!”

    朱祐樘看了刘健一眼,为了让刘健彻底闭嘴,他点头道:“那就劳烦刘少傅了,请务必检查仔细!”

    ps:月底了,天子求月票支持!

    现在天子正在新加坡参加阅文集团举办的作者沙龙,奔波在外码字时间有限,所以没办法爆,等这十天过去,天子就准备恢复高强度的更新!

    求订阅!

    求月票!

    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