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寒门状元 > 第一三一〇章 让功
    y79y"nk:2'2gJ5Lo5"rδ分,周氏过来带沈运回家,见到络绎前来送礼的,眼睛都看得直了,当下拉着出来处理事情的沈溪的手,好奇问道:“憨娃儿,为何这么多人给你送礼?”r

    谢韵儿想上去跟周氏说上两句,让周氏别多问,沈溪却摆摆手,示意妻子不要插嘴。r

    沈溪心底对周氏多少有些芥蒂,毕竟当日周氏不分青红皂白差点儿打了太子,幸好这件事未继续酵,否则周氏的诰命多半要被剥夺,还会连累沈溪以及整个沈家。r

    沈溪板着脸道:“娘,您还是少问些,朝中关系错综复杂,牵一而动全身,不是您一个妇道人家能过问的!”r

    周氏大为不爽,瞪着沈溪:“你小子翅膀硬了,什么都知道,是吧?说到底,你还不是从老娘我肚子里蹦出来的?”r

    周氏说话行事素来不注意场合,谢韵儿之前到老宅向她说明太子的身份,周氏担惊受怕,过了好些天才缓过劲儿来。现在面对沈溪,周氏又故态复萌,谢韵儿担心自己的相公和婆婆吵起来,赶紧过去提醒,然后扶着愤愤不平的周氏进内院见沈运。r

    如今沈运跟沈亦儿正在跟女先生学习四书五经,两个小家伙都不用功,不过沈亦儿脑袋瓜聪慧,自小就跟个小大人似的,即便只投入少部分精力,也足以把老师教授的知识点给消化吸收,但沈运就不行了,每次老师提问,他都涨红着脸说不出话,让女先生连连摇头。r

    沈溪目送周氏的背影消失在月门后,无奈地叹了口气。随后他回到书房,准备写封信给谢迁,婉转表达自己想到南京履职的意图。r

    在沈溪看来,去湖广本来没太大问题,但关键是当官这些年来他南来北往折腾的次数着实有些多了,这才刚回京没几天,尚未跟家人好好团聚,就又要前往南方,做的还是整顿兵马平息地方叛乱的事情,让他有些接受不能。r

    如果直接跟皇帝讲条件,会显得他这个臣子不识好歹,再者皇帝那边未正式分配,现在只是马文升透口风,他不能拿没有落实的事情跟朝廷上奏。r

    今天宫里应该有朝议,毕竟刘大夏刚回京,怎么都得带着属下,包括监军太监谷大用一起前往乾清宫面圣。身为内阁大学士,谢迁必然在场,如果朝议中就此议定功劳分配,沈溪非常担心自己被皇帝当场钦命为湖广总督,如此谢迁就无法干预了。r

    果然,晚上沈溪派人把信送去谢迁在东长安街的小院,第二天一大早谢迁便回信了。r

    信中谢迁扯了一些没有用的闲话,洋洋洒洒三页,但总的说起来就是一句——无能为力!r

    沈溪知道,自己赴任湖广,几乎是板上钉钉的事情r

    ……r

    ……r

    刘大夏回朝,此番对鞑靼作战的军功议定工作就势展开,至于刘大夏和沈溪谁是功,其实在朝中没有太大争议。r

    问题不在于沈溪,而是刘大夏。r

    战事由刘大夏开启,他带兵出塞,深入草原跟鞑靼人作战,结果连遭败绩,可以说战争初期损兵折将丧师失地的主要责任人是他,但后来收复大多数失地并将鞑靼人赶出国境的功臣依然是他。r

    但问题是驱除鞑虏的过程,基本是沈溪打的几场硬仗奠定,对于这一点,刘大夏自己都承认。所以刘大夏到京后便奏请皇帝,要将功让给沈溪,并力主让沈溪留在京城,出任六部侍郎。r

    文官集团都没料到,刘大夏这样老谋深算的老臣,回到京城后会极力主张给沈溪请功,甚至在腊月十一和腊月十二两天,刘健、李东阳等几个文官集团的主要领袖相继单独约见刘大夏,想让他收回成命,别给此番朝廷军功议定工作找麻烦,但却让刘大夏毫不留情地予以驳回。r

    因为功问题,文官集团内部各派系闹得不可开交,以至于刘大夏回朝这几天,朝廷对于军功议定没有任何结论。r

    连个功都没拟定,后续论功请赏就只能拖着。r

    腊月十三,谢迁将沈溪叫到自己在东长安街的小院。r

    书房中,谢迁脸上带着几分得意,问道:“沈溪,关于刘尚书谦让功之事,你知道了吧?”r

    沈溪点头,他获悉这件事不是来自朝廷风传,而是源于刘大夏回京当天,派人送来的消息。r

    谢迁再问:“你如何看待此事?”r

    沈溪好奇地反问:“什么如何看?”r

    谢迁没好气地说:“刘尚书愿意把功让给你,足见对你的肯定。现在内阁就此问题僵持不下,原本一个功一个次功,无太大争议,以刘尚书的年岁和资历,你根本无从争起,但我现在想问你,对这功,你要争吗?”r

    沈溪很想问,我就算把功争回来,有什么用?难道可以避免到湖广去履职,还是多几万两银子犒赏供我和家人开销?r

    既然不能封侯拜相,又不能对自己未来的仕途形成太大影响,那是否功,对他来说就没太大意义。r

    沈溪回道:“一切交由谢阁老决定!”他这么说,自然就是不争了。r

    谢迁听了满脸不悦,道:“年纪轻轻,那么老气横秋干什么?年轻人要多一点朝气,你若是要争,老夫就尽量帮你。”r

    “从目前的情况看,由于刘尚书一再坚持,陛下的态度有所松动,如果我使上一把劲,未必拿不下来!但如果你不想争,那就趁早上疏朝廷,免得内阁和兵部为难!”r

    谢迁逼沈溪明确表态,无奈之下沈溪只得幽幽一叹:“学生想好了,争与不争意义不大,还是不争了吧!”r

    谢迁皱起了眉头,过了好一会儿才盯着沈溪的眼睛叹道:“这可是你说的,老夫便按照你的意思拟一份上疏,交给刘尚书。只要他能理解你的苦衷,相信这件事没那么多争议。不过,现在无非是刘尚书跟你之间谁主谁次的问题,朝廷亏待不了你!”r

    “刘时雍不知道怎么搞的,这次回来非要把功让给你,实在让人捉摸不定!”r

    谢迁不理解的事情,沈溪却看得非常透彻。r

    刘大夏为什么要为沈溪争这个功?其实跟弘治十三年要打压沈溪的功劳目的一样,为的是保持“平稳”。r

    当初沈溪初出茅庐,名不见经传,压沈溪的功劳,是为了让三边将士不至于对朝中一个初出茅庐的小子心生妒忌,从而做出什么对朝廷不利的事情,维护武将集团的利益。r

    彼一时此一时,沈溪现如今靠自己的军事才能,在土木堡到京城这一线连续打了六七场漂亮的大胜仗,消灭鞑靼人的有生力量,给三边兵马回援京师赢得宝贵时间,还帮助朝廷获得京师保卫战的胜利。r

    如今沈溪在边军中的声望,跟刘大夏没多少区别。r

    其实朝廷最应该给沈溪安排的官职,是让沈溪接替刘大夏任三边总督,统筹三边兵马,完成战后三边以及宣大等地的休养生息。r

    如今整个边军都知道沈溪的丰功伟绩,大明军队非常需要推出这样如同神明般的人物,刘大夏为了维持军队稳定,自然得把功让出来。r

    沈溪苦笑着摇头,心道:“刘大夏居功,这是从文官集团的利益出,文官认为论功一定要按年龄和官职、资历等因素来排,所以文官非要刘大夏应下这个功不可。至于我居功,这是出自武将集团的考虑,武将集团对我的肯定,以及他们对朝廷赏罚分明的渴望,才是刘大夏让功的主要原因!”r

    这些话,就算沈溪心知肚明,也无法跟谢迁解说,因为有些话说出来会伤人。r

    谢迁身在文官集团,在他眼中,刘大夏是功的不二人选,所以尽管谢迁嘴上说得漂亮,但如果沈溪真要开口争功,他未必会使力。r

    沈溪自己对功还是次功,根本不看重,因为那是个虚名。r

    刘大夏作为兵部尚书,为了服众,必须把沈溪推出来,树立起一个大家都信服的偶像。其实这会儿安排沈溪进兵部担任侍郎,再合适不过了,但因为文官集团的排挤,沈溪连户部都进不去,更别说是比户部更加要害的兵部衙门了。r

    r

    ps:第二更送上,天子求月票支持!r

    另外,2o17年4月1日4月7日期间,本书将在QQ阅读客户端和起点读书客户端限时免费7天时间,一点小福利,也算回报一下这么多年来众多书迷对天子的主持,喜欢天子的朋友可以下载客户端看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