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寒门状元 > 第一三一二章 分娩
    ;nvphuhL3{krhfggZxezTZ叶中的沈溪,并未因为谢迁拂了他的功而心生怨恨,也没有因为刘大夏要为他表功而对刘大夏感激涕零。r

    谢迁和刘大夏的出点截然不同。从本心而言,沈溪更为感谢谢迁,不管怎么说,谢迁让他辞功的出点,是为了缓和他跟文官集团的矛盾,想让他春风化雨般地融入文官集团,方便日后升迁。r

    而刘大夏为他表功,却不是为了彰显他的功劳,只是为了满足武将集团的心愿,彰显朝廷的公平正义。r

    说白了,在这件事上,谢迁和刘大夏并不会显得谁比谁更高尚。r

    刘大夏看似好人,为他表功,让朝廷肯定他功大臣的身份,但此举无疑会遭致更多的非议。武将集团倒是是满意了,可文官集团却会将他归为“异己”行列。r

    沈溪来到这个所谓的大明“弘治中兴”的“盛世”,才现大明承平已久,普通百姓生活虽然还过得去,没有出现饿殍遍野的情况,但照样有吃不饱饭的穷人,对此寒门出生的沈溪有着深切的体会。r

    朝廷官员乃至许多青史留名的名臣思想食古不化,因循守旧,一切都按照排资论辈来安排职务。身在官场,沈溪只能随波逐流,适应这一套操蛋的原则。r

    千百年来儒家思想的束缚,不是沈溪一朝一夕能改变。如果刘大夏继续为他表功,等于是将他彻底推向文官的对立面,短时间内休想奉调回京。r

    除非将来谢迁能独掌大权,亦或者刘健、李东阳等人在朝中的势力衰退,否则即便有朱厚照支持,沈溪在朝中也难以立足。r

    腊月十四,原本这只是平常的一天。r

    但这天子时刚过不久,谢恒奴突然在睡梦中感觉腹部一阵剧痛,失声惨呼起来。r

    沈溪在林黛房间的睡榻上被人叫醒,匆忙起身,穿好衣物后到谢恒奴房间详细看过小娇妻的情况,终于确定谢恒奴不是因为腹中的胎儿出了什么问题,而是要分娩了。r

    虽然家里早有准备,但因时间生在凌晨,很多事情预备得不那么充分,沈家上下乱成一团。r

    周氏那边最关心自己能否再添一个孙子,但这一晚她并未在沈家状元府邸这边过夜,谢韵儿临时还得派朱山去老宅接周氏过来。r

    接生婆倒是早安排好了。r

    不多时,接生婆便从沈府附近的家中赶来,府里的丫鬟该烧水的烧水,该打杂的打杂,沈府上下喧嚣一片。r

    ……r

    ……r

    沈溪如今已有两个儿子,并不是第一次当爹,可当谢恒奴分娩时,他还是带着极大的担心。r

    关键在于这是谢恒奴的第一胎。r

    在这个医疗技术极为落后的时代,如果出现难产的状况,很容易出现一死两命的情况。沈溪实在不敢奢求身边的人都能平平安安,就连生第二胎的周氏,也曾经历过难产的状况,好在那次周氏生的是双胞胎,最后有惊无险。r

    历来的规矩,男人不能进产房,所以生孩子是女人的事,沈溪只能守在产房外等候。r

    这边沈溪正心神不宁,突然朱山跑了进来,身后跟着周氏。周氏刚见到沈溪,嘴上便骂开了:“我媳妇生娃儿,怎么不早些说?害得老娘腿都快跑断了!”r

    沈溪很想说,如果能提前预知君儿就是今天分娩的话,一定早早把您老给请过来,可关键这种事谁说得准?r

    周氏瞪了沈溪一眼,直接往偏房有火炕的屋舍去了,那儿就是府中专门用来给谢恒奴待产的地方。r

    沈溪摇摇头,继续在院中来回踱着步。就在他心神不宁时,朱山傻愣愣地走了过来,道:“老爷,外面有人找……我打开房门瞧了瞧,黑乎乎的看不太清楚,似乎是当官的……”r

    沈溪心中恼火,简直想骂娘了。r

    自己这边妻子生产,朝廷那边也会挑时候,平时不见人上门来打扰,现在倒好,还是后半夜,朝廷居然派人深更半夜打搅他。r

    “不见!”r

    沈溪这会儿脾气可没以前那么好了,惹恼了他,别说是普通的朝官,就算是皇帝,他也照样不买账。r

    朱山领了沈溪的命令,匆忙出去传话。r

    一会儿工夫人回来,这次跟她一起进来的还有一位,进门就黑着脸道:“你小子,这是准备连进宫的事都准备耽搁?”r

    来人正是谢迁谢大学士。r

    沈溪打量谢迁一眼,心里极为不爽,怎么说谢迁都属于“私闯民宅”,没经过他的同意,谢迁居然就这么直接闯进来,太不把自己当客人了。r

    谢迁四下看了一眼,心底里十分好奇沈家为什么大半夜的不安宁,随口问道:“家中怎么了,到处乱糟糟的?”r

    沈溪不答,先问:“阁老是前来传旨?不会是大半夜的让学生进宫吧?”r

    谢迁道:“收拾一下,跟我进宫!这大半夜的,你以为老夫愿意来打扰你?只是陛下这几日休息的时间不定,或许白天还在睡觉,好不容易晚上精神好些,让你进宫叙话,怎么都得听从旨意……这是为人臣子的本分!哦对了,你还没告诉我,府中为何如此嘈杂?”r

    沈溪往自己卧房的方向而去,随口回了一句:“君儿正分娩呢!”r

    之前谢迁一副泰山崩于眼前而不变色的状态,可听到这话,谢迁连站都快站不稳了,瞪大眼睛四下张望,随后急匆匆地问道:“这……你怎的……君儿为何在此时分娩?”r

    沈溪道:“阁老这话问得倒是有趣,这种事是人力能控制得了的吗?君儿现在分娩,我正着急,阁老之前不是还怪责?”r

    这下谢迁自己也不想进宫了,一心想陪着沈溪见到重外孙降世再走。r

    沈溪换好朝服出来,见谢迁还在往侧院探望,一脸着急:“哎呀,这多少时辰了?没什么大碍吧?”r

    关心则乱,沈溪知道谢迁对谢恒奴一向疼爱有加,便不跟谢迁计较什么,到底是个刀子嘴豆腐心的慈祥老祖父,沈溪道:“刚送进产房没多久……我就说阁老您会挑时候,这会儿进宫去,心中必定不安吧!”r

    谢迁很想叱骂沈溪,又觉得怪错人了,谢恒奴几时分娩真的跟沈溪没多大关系,当下道:“走,去回,说不得天明前回来你便做父亲了!”r

    谢迁到底是个公私分明之人,知道进宫的事不能耽搁,只能把满腹的担心收回去,等回来后再亲自前来沈府探望。r

    沈溪知道,这一路上谢迁的心情必然会跟他一样七上八下,想到这里,他心情终于好受了些。r

    ……r

    ……r

    夜晚进宫,只能走大明门到午门这一路,还得从宫门旁的小门进去,出入的检查也要比平时严格许多。r

    谢迁经常出入皇宫,宫廷侍卫大都认识,没人会有意拖延阻碍。虽然沈溪不常进宫,但对于侍卫来说并不是什么陌生人,而且现在沈溪在军中威望很高,他这一来,很多侍卫都主动过来打招呼。r

    严格上来说,宫廷侍卫各司其职,尤其在夜里,更是要严守岗位,但在实际操作过程中,宫门关闭,宫廷侍卫只要不是出去巡逻都拥有一定的自由度,当然在宫中,宫廷侍卫没有资格单独行走,无论做什么,都必须成群结队。r

    沈溪心中犹自记挂谢恒奴分娩的事情,没有跟侍卫多说什么,过了宏政门,谢迁看了沈溪一眼,笑眯眯地说:“没想到你小子现在还有点儿名气,但凡当兵的都认得你!”r

    沈溪打量谢迁一眼,没有说话,他听出谢迁话之中隐约带着几分得意,沈溪在军中得志,谢迁觉得是他一手把沈溪栽培出来的,感觉与有荣焉。r

    r

    ps:天子继续求月票支持!r

    另外,2o17年4月1日4月7日期间,本书将在QQ阅读客户端和起点读书客户端限时免费7天时间,一点小福利,也算回报一下这么多年来众多书迷对天子的主持,喜欢天子的朋友可以下载客户端看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