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寒门状元 > 第一三一五章 添女
    谢恒奴生的是女儿!

    沈家长女出生,沈溪非常欢喜,顾不上招待谢迁,急匆匆来到后院的产房见谢恒奴,还没等他进屋,谢韵儿跟产婆先出来了,她们脸上虽然也带着欣慰的笑容,但显然没有沈溪这么开心。

    谢韵儿期期艾艾地说:“老爷,是个女娃……”

    在外人面前,谢韵儿很懂得分寸,没有随便称呼沈溪“相公”,而是把沈溪当成一家之主。

    沈溪正想说“女儿挺好”,便听到屋子里面传来周氏感慨的声音:“没福气的女娃……”也不知这话是在说谢恒奴,还是说沈家长女。

    在周氏这样保守封建思想荼毒的人眼中,生女儿就是一种罪过,只有生了男孩才能保证在家中的地位,获得夫家乃至整个社会的认可。

    谢迁跟在后面,到了产房门口,他也想进屋子去看看,却知道这样有些无礼,赶紧询问:“孙女……我小孙女她如何了?”

    沈家人这才现当朝阁老跟沈溪一起回来了。

    接生婆不知这位跟着进来的老人是谁,当是沈溪的祖父,上去笑着安慰道:“这位老先生,母女平安哪!”

    接生婆有些不开心。

    以往给人接生,一旦说生的是女儿,那跟生儿子的打赏截然不同,很多人家生了女儿甚至没一文赏钱,这会儿她已经对接下来的赏钱不抱太大希望,因为她察觉沈家老夫人周氏就对生了个女儿很不满意。

    谢迁听到谢恒奴生的是女儿,心中也不由略微有些失望,在他这样传统古板的人眼中,有个重外孙女,跟有个重外孙大不相同,毕竟他要为谢恒奴将来在沈家的地位考虑,如果谢恒奴此番生个儿子,会让她在沈家地位提升不少。

    沈溪可没有封建思想,他对于生儿生女态度一样,甚至他觉得,现在自己已经有了内外两个儿子,多一个女儿未尝不是好事,而且他很喜欢多个贴心的小棉袄,可以把女儿培养成为大家闺秀,以后说起来,这是他沈翰林的闺女,必然能嫁得个如意郎君。

    “老爷,您……”

    谢韵儿见沈溪还要往产房里走,有些迟疑,从内心而言她不太想让沈溪进屋子,但此时沈溪心中记挂谢恒奴的安危,执意入内。

    周氏听到外面的声响,连忙走了出来,好像根本就没看到前面的沈溪,绕过儿子直接来到谢迁面前,眉开眼笑地招呼:“这不是亲家老爷吗?哎呀,您老身体可好?”

    谢迁原本也想跟在沈溪后面进屋子去看看孙女,临到头忽然想到,自己对于沈家来说,是个外人,别说是小孙女的产房了,就算是沈家后院也不该随便进来。

    谢迁对周氏并无太多了解,并不知这是个以泼辣见长的女人,在谢迁看来,周氏能培养出沈溪这样的状元之才,必是一位出类拔萃的大家闺秀,他见到沈溪内宅中人,自然需要避忌些,往前迈出的脚步,又退了回去。

    此时,沈溪已经进了屋子,一眼看到床头前抱着孩子的丫鬟红儿。

    看到沈溪,红儿连忙迎上,将手中的襁褓展开,喜滋滋地道:“老爷,是个千金小姐!”

    沈溪往孩子看了一眼,小闺女刚降生,眼睛还睁不开,由白纸蒙着的窗户透进来的昏暗光线中,依稀看到个粉嫩嫩的小人儿。

    这会儿奶娘已经请来了,正在外面做准备。

    谢恒奴身边照顾的人很是周全,沈家上下对于接产已经有了丰富的经验,该准备的事情全都备妥,有谢韵儿负责张罗,一切都安排得合理有度。

    沈溪到了绣榻边,谢恒奴并没有休息,身上仍旧汗渍淋漓,沈溪抓起她的小手,轻唤一声:“君儿!”

    谢恒奴见到沈溪,小女儿家的心思又起来了,撅着嘴道:“七哥……好疼啊!”

    谢韵儿笑着走过房间,道:“君儿算是很有福气了,这头一胎很顺利,只是孩子斤两轻了些,或许因为君儿怀孕这段时间,南来北往走多了吧……好好调养,没事的!”

    沈溪笑道:“无论如何,母女平安才是最重要的!君儿,你祖父在外面,这边先让人收拾一下,回头我请他进来看看你,可好?”

    谢恒奴听到娘家人前来,脸上顿时露出明媚的笑容……即便她才诞下孩子,其实她自己也跟孩子一样,眼睛看到的世界全都纯洁无暇,所有人都关心她,爱护她,没人算计她,只需要每天开开心心过日子就行了。

    以后多了个女儿照顾,小丫头的生活又充实不少。

    ……

    ……

    沈溪陪了谢恒奴一段时间,从产房出来,在院子里见到正在跟周氏叙话——准确来说是在被周氏嘘寒问暖的谢迁。

    谢迁身为内阁大学士,应付朝中大臣他有着丰富的经验,但面对孙女夫家的亲家母,他便显得有些拙于言辞。

    他到此时还没明白过来,沈周氏为什么会这般热情,他只是想来看看小孙女的状况,等沈溪把里面的情况说出来,以便他可以回去跟徐夫人报喜,结果就被周氏给缠上了,话头还说个没完没了,而周氏所说的那些话,根本没法让他接茬。

    好在沈溪及时出来,顺利帮谢迁解了围。

    沈溪到了二人跟前,做了个请的手势,道:“阁老,书房说话!”

    周氏埋怨地看了自家儿子一眼,似在怪责沈溪打断她跟谢迁的热络寒暄,谢迁如释重负,终于不用面对一个热情到让他感觉毛骨悚然的女人了。

    虽说谢迁在朝堂上做事果决,但他对于如何跟一个陌生女人说话完全没经验,这也是文人的一贯作风,处理起事情来风风火火,但在现实生活中却缺少与人沟通的经验,显得扭扭捏捏。

    等到了书房,沈溪将谢恒奴的大致情况说明,谢迁突然用促狭的目光打量沈溪,问道:“君儿未给你诞子,你不会因此而薄待她吧?”

    沈溪笑道:“阁老,您尽管放心就是,我娶君儿回来,就不会让她有丝毫亏待,即便此番诞下的是女儿,我也喜欢得紧!”

    谢迁想板起脸来说话,但想到自己的小孙女生的是女儿,没能为沈溪诞子,以后谢恒奴在沈家的地位,完全由眼前这小子来决定,他的语气也就没了以前那般冷傲,态度平和许多,谆谆叮嘱道:

    “沈溪,到了湖广、江赣后,好好做事,陛下对你的期望很深,太子对你也十分倚重,如果你到了地方有什么为难之处,只管来信,我会尽量帮你,再者……中丞马天禄起任湖广左布政使,将与你一同南下!今后你们可以相互照应!”

    沈溪这才知道,原来朝廷不但调他到湖广、江赣担任两省督抚,同时还征调前宣府巡抚马中锡为湖广左布政使,与他同行。

    2o17年4月1日4月7日期间,本书将在QQ阅读客户端和起点读书客户端限时免费7天时间,一点小福利,也算回报一下这么多年来众多书迷对天子的主持,喜欢天子的朋友可以下载客户端看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