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寒门状元 > 第一三一七章 弘治十七年
    腊月京师一直大雪弥漫,气温很低,春天似乎遥遥无期。

    沈溪在得到自己的正式官职后,非但没有闲下来,走的衙门口更多了。

    腊月十八这天下达,弘治皇帝在宫中颁谕旨,正式确定此番对鞑靼作战朝中文武官员的功劳。

    跟皇帝之前所说一样,沈溪没有位列功,而是次功之臣,表彰沈溪功劳时,特别提到他在土木堡狙击外虏,斩获无数,同时讲到他回京师勤王,解除鞑靼对京师包围的丰功伟绩。

    功如同文臣期待的那样,属于兵部尚书刘大夏。

    自沈溪往下是几个总兵官,至于王琼等在战时为刘大夏筹措粮草、制定行军策略的文臣,功勋名册上排在了后面。

    至于京城保卫战的军功名录,太子朱厚照不在其中,张懋、熊绣、马文升、张氏兄弟等人榜上有名。王守仁在此战中并未获得太高的功勋,就好似沈溪在弘治十三年对鞑靼一战后遇到的情况一样,朝廷将王守仁的功劳给压了下去,避免其心浮气躁,过早失去平常心。

    沈溪毕竟不是武将,否则以他的功勋,封爵都有可能,现在于官职上他无从擢升,即便是次功也没能让官品加上一级。

    刘大夏以功加太子太保,继续执领兵部,在很多人眼中,刘大夏接替马文升担任吏部尚书的日子已经为期太远。以刘大夏在六部部堂中的地位,现如今能给他升的官,也就剩下吏部尚书了。

    王守仁的兵部郎中职务没动,但朝廷似乎有意将他调出京城,到南京历练个几年,甚至沈溪前往国子监拜访谢铎的时候还收到风声,说李东阳跟王华见面,准备将王守仁送到南京担任六部侍郎。

    不过,王守仁的差事在朝中照样存在巨大争议,估计会在开春后定下来,而沈溪过了年就要前往湖广,估计等不到结果出来那天。

    沈溪拿了次功,得到不少犒赏。

    朝廷在京郊给沈溪赐下一百六十亩田,名义上这么多,但实际到手只有九十亩,基本都是熟田,而且有长期的佃户。

    周氏对此很上心,她原本想跟丈夫出城视察这些土地,但被沈明钧告知,田地属于沈溪,作为父母来说,他们没资格把朝廷赐给沈溪的田地据为己有,这让周氏很不开心,在她的印象中,儿子都是自己的,儿子的东西自然也是自己的。

    可突然间儿子好像跟她分家了,沈家上下的大小事项都跟她没关系,而是由谢韵儿打理。

    沈溪得到的犒赏相对于他的军功来说,微不足道,甚至不如军中获得的战利品多。不过,目前朝廷财政部宽裕,沈溪也不为己甚,将这些犒赏通通交给谢韵儿打点,同时让谢家老管家云伯去城外接收土地,他自己可没兴趣出城查看。

    对沈溪而言,京城这点儿田宅只是小数目,以他的年岁,根本不会对这点小恩小惠动心。

    眼看年关将至,沈溪难得在京城过了个安稳的太平年。

    随着弘治十七年到来,沈溪感觉自己肩头的压力又增大了许多,距离历史上弘治、正德朝的拐点愈近了,沈溪心中开始揣测时局的变化。

    不过无论如何,沈溪都不准备留在京城,在他的设想中,此番在湖广至少得待个三五年,若一切按照历史展,那他基本可以熬过正德初年的朝局混乱,到那时他再考虑是继续留在地方做官,还是回京城进入朝廷中枢。

    沈溪现,自己再世为人不过十一二年,但在朝堂上已到了旁人难以企及的高度,很多朝臣终极一生,获得的荣耀也都不如他。

    ……

    ……

    新年在无声无息中来临。

    正月头几天,沈溪留在家中陪娇妻,他这次南下不准备带家眷,按照之前的设想,等他在武昌府安顿好后,再接家眷前往。

    刚阖家团聚没多久,马上又要分离,沈溪身边的女孩,对他都格外痴缠。

    就连尹文和6曦儿,都一再在与沈溪独处时暗示要入沈家门做他的女人。但沈溪没有忙着迎娶尹文和6曦儿,其实在娶谢恒奴这件事上,当时完全是因为他要远赴闽粤,不得已而为之。

    在沈溪眼中,即便这时代女孩子成婚早,也应该在十七八岁接婚才最合适,现如今尹文和6曦儿都是十五六岁,花儿一般的年岁,不应该让她们过早承担家庭的责任。

    在沈溪回到京城这段时间,谢韵儿和周氏都在他面前提及纳尹文和6曦儿进门,沈溪通通拒绝,按照他的意思,这两桩婚事要等个一两年再说。

    新年期间,朝廷尚在休沐,沈溪却在家中不停地接见湖广、江赣等地方衙门在京办事机构派来接洽的吏员。

    湖广、江赣之地的官员得知沈溪调任两省督抚,掌两省最高行政和军事大权,再不敢像之前沈溪赴任闽粤时那般怠慢,这些在京办事机构接洽之人送来的礼物,几乎把沈溪家里的杂物房给堆满了。

    说是来接洽,其实都是前来恭贺,主要目的是在沈溪跟前混个眼熟,如此以后才好共事。

    这些人带来的礼物不少,而且相对贵重。

    换作以前,沈溪必定会拒人千里之外,但这次他却一反常态,送来的礼物都让家人分门别类收好。

    一直到正月初十,还有人前来拜会,但此时上门的却变成了江赣、湖广两地在京城的大商贾,这些人送礼更为大方,对沈溪好像祖宗一样供着。

    ……

    ……

    正月中旬,随着冰雪消融,气温急回升,京城一片安宁和睦,而沈溪却不得不开始准备行装,以便等上元节过后便踏上旅途。

    此番,他要前往长江中游地区,任湖广、江赣两省总督,而他的任所,是在湖广承宣布政使司治所武昌府,朝廷给他定下的出日期是正月十七,而履职之日则是三月初一。

    沈溪有一个多月的时间完成这段旅途,按照计划,他准备由6路到黄河北岸,等过了黄河,再视运河的情况决定是否乘坐舟船南下。等到了扬州,再沿江水逆流而上,以舟车抵达武昌府。

    沈溪身边带的人不多,主要是十几名车马帮弟兄,外加朝廷派给他的亲卫五十人,另外再就是沈永祺和杨文招,除此外,就是车夫和马夫。

    至于湖广左布政使马中锡一行,原本说与沈溪一同南下,但最新得到的消息是马中锡上了年岁,过年那几天偶感风寒,卧床不起,朝廷留给他的赴任限期相应便延长了。

    朝廷并未派东厂、锦衣卫的人随行,玉娘也就没有与沈溪会面的理由,但云柳和熙儿会提前赶往武昌府打点,至于会合的时间和地点,沈溪没有作硬性规定,很可能是到武昌府之后才相见。

    在京的江赣、湖广商人,原本有派人护送沈溪一行南下的打算,但沈溪怕这些人对自己包藏祸心,不想过早暴露自己南下的行踪,因而婉言拒绝。

    除此之外,地方官府要派人引路和送行,也都被沈溪推脱,在沈溪看来,此番往南方上任,就是做一个相对清闲的地方官,他不会触碰太多地方势力的利益,避免官绅和大地主、大商人与他为难。

    京营的那些老部下,诸如胡嵩跃、刘序等人,回到京城后各自获得提拔重用,在京营地位急攀升,他们原本也有送沈溪之意,但沈溪此行履任地方,希望保持低调,临行之前甚至未予通知。

    沈溪出前,只见了谢迁一人,结果又被耳提面命一番,沈溪全当没听到。

    朝廷对沈溪的交待不多,朱祐樘对沈溪的期望,是能整顿湖广、江赣两省军务,尽快平息地方少数民族叛乱,但应以和平方式为主,军事征缴为辅,沈溪直接管辖两省都指挥使司衙门和一个行都指挥使司衙门,麾下兵马数万,同时还协制两省布政使司衙门,可以说在地方文政、军事上都拥有最高权限。

    明朝在任用地方总督和巡抚方面,并未形成常制,在权限上没有明确的规定,主要跟任用官员的能力有关。

    督抚如果不管事,那权限还小于布政使,但如果督抚手段足够高明,完全可以在所辖之地形成军政一体至高无上的权限,跟土皇帝也差不了多少。

    沈溪对于争权夺利无太大兴趣,但他不想受制于人,所以该争取的权益还是要争,现在就看谁会跳出来成为他的对手了。

    ps:八日第一更!天子求订阅和月票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