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寒门状元 > 第一三二五章 未知最可怕
    沈溪抵达九江府治所所在的德化县城,并没有应九江知府张航所邀进城,而是选择在江岸附近的官驿入住,让九江官员和士绅百姓无比失望。㈧㈠

    沈溪入住的江畔驿馆,属于沿江水道驿馆,并不在九江府城之内,距离城墙大约还有两里地。

    提前前来打点的人安排得很周详,沈溪住进去后,很多东西都是现成的,饭菜、热水均已备妥,桌椅板凳乃至床榻上的被褥全都换了新的……此行沈溪到哪里都是最顶级的接待,没有任何人敢怠慢。

    此事官驿外代表南康府衙前来送礼的官差,被马九带着人阻挡在外。

    等马九大汗淋漓回来,沈溪正在一楼大厅的饭桌边吃晚饭。

    官驿其实跟客栈差不多,只是只有过往的官员和有功名在身的读书人才有入住资格。当日九江知府衙门特别交待,除了沈溪外,其余客人一律换到别的驿站,所以沈溪入住时里面没有旁人,很快一行便将整个驿站给占满了。

    沈溪抬起头打招呼:“九哥,坐下来一起用餐?”

    马九赶紧行礼:“不敢!”

    沈溪笑着说道:“有什么不敢的,你我相识于微末,凑一块儿吃饭怎么了?没有旁人在,九哥只管放轻松就是。”

    “咱们从京师出,走了差不多快一个月了,眼看就快到武昌府。从九江府往上,水流湍急,依靠风力行船有些困难,我在想,要不接下来就走6路,这样方便之余,也更安全一些?”

    马九对于行程没什么意见,不会随便表评论。

    沈溪让马九坐下,又让人送上碗筷。

    马九有些神思不属,端着碗却没有下筷,沈溪问道:“九哥,你是在想小玉姐吧?之前我让你把小玉姐带上,你坚决不允,说留在府中更好。现在舍不得了吧?”

    马九回过神来,摇摇头道:“老爷,您多心了!小人只是在想,为何您此番也是出任督抚,却跟上次前往梧州任闽粤桂三省督抚的情况截然不同?”

    沈溪笑了笑,问道:“哪里不同?”

    马九一脸迷惘:“之前您往东南去,一路上都没人理会,沿途十分辛苦,且到了地方后,地方官府爱搭不理,很多时候前往府县衙门都无人接洽,不见谁主动出来帮忙。但现在,就算不是老爷治下的地方,官员们也无比热情,若非老爷坚持不收礼,恐怕现在我们已经没有多余的人运送随身物品了!”

    沈溪起身给马九碗里夹了一筷子卤猪耳朵,脸上带着讳莫如深的笑容,坐下后正色道:“九哥,你先吃点儿东西垫垫肚子,接下来估摸着你得不时出去应付那些前来送礼之人,一晚都休息不好……”

    见马九一边吃着东西一边用好奇的目光看着自己,沈溪只得解释:“这么说吧,这次我前往湖广上任,地方官员对我唯恐怠慢是有原因的。这年头,名望和权势地位缺一不可,否则即便你有一身官皮,也没人惧怕你。”

    “如今我圣眷正浓,又有战胜鞑靼人的实打实的军功,在军队中拥有崇高的威望。我现在不仅仅是两省督抚,同时还是监督天下百官的右都御史,可以说只要我下令,不管是不是湖广和江赣,地方卫所都会听命行事,所以沿途官员才会对我阿谀奉承,唯恐巴结不及。”

    “此番到了我管辖之地,各级官员担心他们头上的官帽子,对我更加忌惮,自然表现得也更热情。当然,我们不能仗势欺人,就算知道官员惧怕我,也不能随便要挟地方,要注意把握好尺度问题!”

    马九虽然听得不是很明白,但有一点算是弄清楚了,沈溪如今在湖广和江赣两省,已经属于横着走的存在。

    上次沈溪前往东南,属于名不见经传,就算皇帝和边军将士知道沈溪能干,地方官员却不知,再加上那时闽粤三司衙门尽给沈溪出难题,府县官员根本就不敢巴结沈溪,避之不及。

    但现在情况却不同。

    沈溪在朝中地位急攀升,在朝野的声望如日中天,各级官员怕沈溪到地方来是彻查弊政,再加上知道沈溪做官喜欢整治政敌,有了闽粤之地那些官员落马的经验,湖广和江赣的地方官可以说是人人自危,巴不得把自己的心掏给沈溪看,以表忠诚。

    沈溪道:“九哥,在你正式南下广州府之前,得帮我督促好下面的人。地方官员送来的孝敬,别沾手,更别在我面前说项,我行事有自己的一套原则,如果谁的手伸长了,别怪我把它给斩了!这次跟着一起出来的人,我一个都不会亏待,但前提是不要犯错!”

    这时马九吃得也差不多了,赶紧站起来领命,道:“老爷,您放心,小人马上就去跟下面的人交待,绝不会给您惹麻烦!”

    ……

    ……

    如同沈溪所料,当晚前来官驿送礼之人,排起了长队。

    九江府是沈溪途径的任下州府第一站,因为九江知府张航把沈溪到来的消息提前公布开,沈溪乘坐的船只刚靠岸,地方上前来送礼的人便络绎不绝。

    沈溪奉皇命而来,还是立下大功后被委命到湖广和江赣之地,地方官员觉得这是朝廷要整治吏治的信号,是对地方势力进行大洗牌的前兆。

    沈溪这样有领兵经验的少年大臣前来履职,有很大可能是利用他年轻有冲劲有魄力,大力进行地方改革,为弥补朝廷国库的亏空想办法。

    其实这一切揣测,都源自于地方官员的恐惧心理。

    这些年大明两湖以及江赣一带,虽然屡屡出现洪涝灾害,但毕竟受灾的只是少部分地方,作为大明粮仓,地方上整体收成还是不错的,地方官府日子过得滋润,官员们一个个上下其手,吃得那叫脑满肠肥。

    这次朝廷对鞑靼一战,湖广和江赣之地筹措的钱粮不多,如今外敌已经退却,地方官员都担心朝廷会秋后算账。恰好此时朝廷委派对鞑靼之战最大的功臣沈溪到江赣和湖广任督抚,地方官员心里难免会想,这是不是意味着好日子到头了,朝廷要抓出一批贪官来杀鸡骇猴?

    地方官员和士绅多少能看出朝局变化,知道朝廷可能要对地方势力重新洗牌,比如说各省的茶引、盐引买卖要重新分配,政策要生一定改变,重新扶持些新的商贾,对那些向“贪官污吏”行贿的家族来个彻底的清算,弥补国库不足……

    地方官员和士绅一方面为了自保,另一方面则想利用朝廷政策的变化,将家族展壮大,哪怕不用张航特意提醒,送礼的人已是络绎不绝,甚至还有人送礼时刻意背着知府衙门。

    因为很多人觉得,沈溪之所以对张航如此冷漠,是因为张航自身也进入沈溪的清算名单之中。

    ps:第三更到!天子继续求订阅和月票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