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寒门状元 > 第一三二六章 云柳
    灯影绰绰。

    沈溪独自一人在官驿后院的房中看书,身影在昏黄的灯光下拉得很长。一个人孤单在外,心中难免寂寥,毕竟他不是孤家寡人,有老婆孩子却不能一起赴任,一到晚上就会感觉孤独,但又不想那么早入睡,便情不自禁多看点儿书,顺便写一些东西。

    由于尚未正式履职,沈溪能写的无非便是武侠乐虎国际国际和日记。

    武侠乐虎国际国际就不提了,如果不是为了哄朱厚照那个熊孩子开心,沈溪真不愿意费这个精神。至于写日记,自从家里经济条件改善后,沈溪便经常用文字来加深对前世记忆的印象,但为了避免被他人现秘密,通常都是写下来阅读几遍后即焚毁。考中状元进入翰林院,沈溪写日记多以记录日常琐事为主,比如此时他撰写的便是对到任后可能遇到的麻烦的种种推测以及应对方法。

    当晚送礼的人非常多,马九带着人在外招呼,全部毫不留情地予以拒绝。到了半夜,仍能能听到驿馆外有人在大声说话,不时传来骡马嘶叫和车轱辘碾地时出的“吱呀”声。

    为了避免被这些噪音骚扰,沈溪特别选了官驿后院临江的房间,如此若是有人送礼不成意图不轨,放火或者是行刺,他能随时从二楼窗户跳下去开溜。

    在沈溪看来,有备无患总是好的。

    临近子夜,沈溪房间里的灯依然亮着,就在沈溪打了个哈欠准备上床休息时,马九带着人过来,屋门处传来轻轻的敲门和马九的问话声:“大人,您歇下了吗?”

    沈溪知道,当马九称呼自己为“大人”时,一定是有外人在场,私下里,马九都是以“老爷”相称。

    沈溪出言问道:“什么事?”

    马九没敢直接推门,恭敬作答:“老爷,有人前来拜访!”

    沈溪知道马九不会随便带人过来,他放下纸笔,来到屋门前,打开一看,门口除了马九外,还有一道熟悉的身影……此人在土木堡时,经常出入指挥所和他的房间,对他的工作和生活给予了很大的帮助。

    此人正是年前被沈溪派到武昌府打探情况的云柳。

    云柳一身文士的装束,风尘仆仆,脸上带着些许倦容,看得出她做事很用心,此行吃了不少苦。

    沈溪没有先过问云柳的事情,而是侧头看向马九,问道:“老九,外面的人都离开了?”

    马九道:“是的,大人,在我们一再坚持不收礼的情况下,那些人最终都怏怏不乐离去了……您还有何吩咐?”

    沈溪微微颔,道:“加强驿馆周围的戒备,然后你就可以回去休息了。明天一早咱们就要出,改6路而行!”

    之前沈溪只是提出走6路的设想,但吃过饭回房后他仔细琢磨了一下,走6路的心思迅变得坚定了。

    逆流而上船行缓慢先就不说了,长江上行船可不安全,江水湍急,船只不大,如果遭遇狂风暴雨,倾覆的可能性很大,若是不幸遭遇水匪,情况就更为恶劣,毁尸灭迹可谓轻而易举,反而不如走6路来得安稳。

    反正如今已经到了长江南岸,就算旅途中有河流阻隔需要船只横渡,那也耽误不了几天。

    马九退下后,沈溪带着云柳进到房内,顺手将房门关好。

    沈溪回到书桌前坐下,云柳将她和熙儿到武昌府后打探到的情况详细道来,包括湖广布政使司、按察使司、都指挥使司衙门各具体职司官员的详情,地方官员、士绅以及老百姓对沈溪履任督抚的反应,还有朝廷之前对地方人事任免等情况,这些都是沈溪南下途中很难知晓的。

    云柳道:“……湖广藩司因左布政使出缺,如今对沈大人您的到来,并无详细迎接计划,但江水两岸您可能会歇宿的府县,布政使司衙门都做了详细安排。大人若是走水路,是否能安稳清闲些?”

    沈溪轻叹道:“本官现在求的可不是什么安稳清闲,而是求个平安,走6路最多是遇上山贼,走水路遇到水鬼被人凿沉船,那可是要喂河伯的!”

    云柳没想到沈溪会说这种大煞风景的话,她秀眉微蹙尚未弄明白里面蕴含的意思,沈溪已然问:“熙儿呢?”

    云柳道:“熙儿暂且留在武昌府打探情况,因为她性子太急,卑职怕她在奏报上有疏漏之处,便亲自前来跟沈大人您奏禀!”

    “嗯。”

    沈溪微微点头,道,“天寒雾重,既然来了,就暂时不要离去,随队伍一起前往武昌府吧。明日我们将继续赶路,走6路从瑞昌到兴国州、咸宁到江夏,中途耗费不了多少时日,路上有什么事我让你去做,方便差遣!”

    云柳对沈溪的命令不敢有任何违背,恭敬行礼:“是,沈大人!卑职这就告退!”不过,她虽然说了“告退”但却站着没动,似乎要等沈溪作出明确指示才肯离开。

    原本沈溪没有留下云柳的打算,但之前毕竟曾有过承诺,如果他可以从土木堡平安脱险,就纳云柳和熙儿过门,这承诺也成为云柳一直以来努力做事的动力。

    此时夜色深沉,沈溪南下并未携带家眷,但他又没有接受地方官员和士绅的馈赠,一路上行为都很检点,这便给了云柳献殷勤的机会。

    沈溪原本已低下头开始整理从云柳口中获悉的情报,过了半晌,忽然现云柳还留在房中。

    虽然云柳没有说什么,但沈溪能猜到她心中所想。

    沈溪略一思索,摆摆手道:“隔壁房间空着,你先过去歇息……罢了,好好洗漱整理下,再过来陪我吧!”

    云柳听到此话,好像得到了天大的恩准,心情无比激动,但她怕误解沈溪话中的意思,行礼后追问了一句:“卑职……不解大人是何意?”

    沈溪笑了笑,说道:“你旅途劳顿,先回房洗去一身风尘,本官曾给过你归属的承诺,自然要兑现诺言,今天便是个不错的日子。但先说好,短时间内我不会纳你过门,你仍旧要以部属身份帮本官做事,没问题吧?”

    对于云柳来说,根本就不介意名分,因为她知道以自己的出身和来历,想计较这些也无从谈起。她恭恭敬敬行礼,脸上带着如释重负的唏嘘和感慨,为终于得到沈溪的认可而激动不已。

    她带着泣音道:“大人,卑职……先暂且告退……”

    “嗯。”

    沈溪微微点头,见云柳退出房门,眼神中也带着几分慨叹。

    沈溪知道,让一个女儿家总是在外奔波劳碌并非良策,尤其这女人还是个娇滴滴的美人儿。但现在沈溪手头人手确实匮乏,只能让云柳和熙儿先顶上,等以后手下有了更多的人才,才会考虑让两女放下手头的工作,回归内宅。

    不管怎么说,云柳和熙儿与自己相识于微末,又在土木堡同过患难,此时情感上没有任何阻碍,今晚算是水到渠成吧。

    ps:第四更到!天子求订阅和月票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