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寒门状元 > 第一三二七章 水到渠成
    云柳带着感激的心情离开。

    沈溪把马九叫进房中,安排人手给云柳准备香汤和浴桶。

    驿馆内热水虽然有现成的,但如今已经是子夜时分,用炭火温着的少许热水多是为了满足客人饮用所需。

    灶台上不可能一直烧着一大锅水等谁沐浴,之前也没有哪个客人深更半夜还如此兴师动众的。

    但因云柳是督抚沈溪的亲随,沈溪还特别吩咐下来让人准备热水,驿馆的人不敢有丝毫怠慢。当然,心中不满是肯定的,差役们不知云柳女儿家的身份,只当这位突然到来的上差故意生事,送热水时没少给云柳使脸色。

    过了大约半个时辰,云柳才收拾好,但因跟沈溪的屋子有一墙之隔,中间要走外面的过道,她不敢展露自己女儿家的身份,头没有风干,便用宽布包裹起来,身上一袭宽松的道袍,从房间出来,悄悄来到沈溪门口,轻轻敲了敲门。

    “进来!”

    透过门上的白纸,沈溪隐约见到云柳的影子,随口应了一句。

    云柳自行走进屋子,然后回身把房门关上。

    沈溪的睡房是为正三品及以上大员精心准备,分为里外两进,沈溪在外面的客厅读书写字,里面的卧房尚空空如也。

    沈溪抬头看了云柳一眼,虽然房间中的灯光不是很强烈,却刚刚好把人瞧清楚。此时的云柳,已经把头上的宽布解开,一头乌黑亮丽的长披散在肩上,只见她肤若凝脂,容光明艳,在灯光辉映下,更觉妩媚多姿。

    沈溪看得怦然心动,忽然想起当初第一次在汀州府教坊司见到云柳时的感觉,那时候他就惊叹,这个女子是造物的奇迹,几乎算是完美无缺。但其后阴差阳错,自己一直对其敬而远之。今天算是结识云柳后,完全把她当成一个女人来看,而不是被恣意驱使利用的工具。

    “大人!”

    云柳在沈溪火热的目光注视下,螓微颔,娇怯地称呼一声。

    沈溪没有起身,一摆手道:“卧榻在里面,你且进去休息!本官尚需要简单整理一下手头的工作……”

    听到此话,云柳心中颇为忐忑……她已经做好一切准备,但现在沈溪却说让她到里面自行休息,那意思可能是沈溪并不会进来,只是允许她睡在房间里而已。

    云柳原本满心的火热,好似被一盆冰水泼在身上,整个人都有些恍然失神。她脚步宛若千钧,一步步挪到内屋,谁知还没等她走到床榻前,便觉得背后一道身影跟着她进来,顿时心儿狂跳,感觉呼吸都快要凝滞了。

    床榻前,背后的身影走了过来,靠在她后背上,轻嗅着她身上微微的少女体香,当云柳感受到那浑厚的男子气息时,身体好像僵住了。

    身后之人,轻轻从背后搂住她的娇躯,将她揽入怀中,声音从她耳边传来:“这一刻,你等了多久呢?”

    云柳听到沈溪的声音,紧张到了极点,心都快从嗓子眼儿跳出来了,嘴上却讷讷道:“卑职……奴家……妾身等了许久!”

    沈溪双臂环住她腰身上,双手扣在身前,将头落在她香肩,如此一来,云柳感觉自己有了强烈的依靠,但她不敢造次,只能被动去接受沈溪带给她的改变。

    沈溪轻叹:“我与你,认识有六七载了,这些年来,虽未至于对你暗生情愫,但至少对你很欣赏,你不必有太多想法,我承诺过的一定会做到。不过暂时你还得为我做事,等回京城后,我再想办法给你名分!”

    云柳道:“妾身不敢!”

    沈溪这会儿已经不需要再说什么,眼前是娇滴滴的美人,认识许久,甚至在土木堡时还曾抱在一起睡过觉,禽兽不如的事情不是他一个血气方刚的少年郎能做到的。

    沈溪的性格本来就是敢作敢当,他不想得到的,怎么都不会接受,可一旦他决定了,得不到手誓不罢休。

    而今日,云柳便是他的猎物,而他是一个高明的猎手,可以随意主宰猎物的命运,甚至喜怒哀乐。

    ……

    ……

    春眠不觉晓。

    沈溪在旅途劳顿多日后,终于可以有一夜能睡得安稳,尽管这是建立在凌晨方才入眠,而先行征伐索取无度的前提下。

    面对一个温柔多情的女人,沈溪有一种被依恋、能做伴、惺惺相惜的美妙感觉,以至于在其后温香满怀时,不自觉便沉沉入睡,这就好像他在土木堡时生病与云柳共宿时的温暖感觉一样。

    即便后半夜九江府之地下了一场春雨,早晨起来天气有些寒冷,可屋子里仍旧一片暖意。

    云柳终于得偿所愿,当她清早起来,将床榻上染上红霞的白布小心翼翼折叠好,又将昨日穿进沈溪屋子的道袍披到身上,认真帮沈溪整理衣装时,沈溪忽然感觉到旅途上多个女人照顾是一件多么温馨惬意的事情。

    或许云柳做不了一个贤妻良母,但她能做一个懂得舍己为人的仆婢,在云柳心中,天生便带着顺从的思想,她愿意牺牲自己来成全别人,尤其沈溪是她仰慕之人,现在成功获得沈溪的垂怜,她更是想把自己最好的一面表现出来。

    沈溪这边还没穿戴好,房门处传来急促的敲门声,沈溪不满地喝问:“谁?”

    外面传来杨文招的声音:“表哥,是我!”

    说着,杨文招竟然要推门而入,或许是他从未想过自己表哥的房间里有什么秘密,而且沈溪平日对他没有太多严厉的管教,以至于在沈溪身边总是缺乏最基本的尊卑和规矩观念。

    好在沈溪的房门从里面闩上了,不然还真会被杨文招直接破门而入。

    沈溪向云柳示意了一下,让云柳自行整理衣物,他简单穿戴好,从里间出来,到了门口,等看云柳那边已将衣服差不多整理好后,他才将屋门打开。

    杨文招冒冒失失就想往里闯,却被沈溪伸出手拦住了。

    沈溪直接将杨文招拖出房间,脸色不善地问道:“作何?”

    杨文招眼睛很尖,现房中有人,只是隔着帘帐,看不清楚里面的人到底是谁,也分不清男女。

    此时虽然已到了早晨,但因天气阴沉,房间中无太多光亮,沈溪打量杨文招,杨文招有些着急地说:

    “表哥,昨日里我不知道我们到哪里了,后来睡觉时才听说这里已经是江赣地界,从此地一路向南到汀州府用不了多少时间……表哥,你跟我回一趟汀州可好?”

    沈溪皱起了眉头:“回汀州做什么?”

    杨文招有些难为情地低下头:“表哥,我在外很久了,想……想爹和娘了,表哥难道就不想在宁化的家人吗?回去走走多好啊,你现在是级大的……大官,回去后也能风光一把,我站在你身边也显得有面子啊!”

    沈溪恼火不已,呵斥道:“都这么大个人了,还成天想着回家,没出息……下去!”

    杨文招还想说什么,但见沈溪脸色黑漆漆的,知道自己引起小表哥的不满了,只能耷拉着脑袋,灰头土脸往楼下而去。

    等沈溪回过头看向屋内时,云柳正在里间的床榻前,迟疑是否需要回到隔壁的屋子换上男装。

    因为这个时间点沈溪一行基本已经醒过来了,这会儿出去多半是要被人遇到,云柳很怕就这么走出房间,会影响沈溪的声誉。

    ps:第一更!今天天子还是想办法更四章,请大家月票和订阅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