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寒门状元 > 第一三三〇章 无心和有心
    沈溪抵达武昌府城当晚,睡得那叫一个香甜,连梦都没做一个。

    而武昌府乃至整个湖广行省,却不得安宁。

    沈溪抵达武昌府城第一次接见地方士绅时表现出了极大的威严。

    在官员和士绅眼中,现在已经不是沈溪恩威并济的问题,如今就好像一场腥风血雨的前奏,似乎沈溪已准备对湖广和江赣官场展开一场大清洗,至于暴风雨过后,还有多少世家大族保留,就要看沈溪是否手下留情了。

    二月十九,沈溪抵达武昌府次日清晨,刚刚起床,马九和杨文招已在院子中等候。

    沈溪慵懒地穿戴好衣服,从房间里出来准备洗漱、吃早饭,马九过来将昨天和今天早晨生的事情讲述一遍,沈溪才知道,前来送礼的人已将衙门口围得水泄不通。

    马九道:“老爷,外面的人太多,督抚衙门前面的街道都给堵上了,您看是否需要亲自出去瞧瞧?”

    沈溪拿着云柳递过来的洗脸帕,匆匆擦了把脸,然后不假辞色说:“瞧什么瞧?这么大张旗鼓前来送礼,我傻乎乎收下,明天朝廷就会摘了我官帽……这地方上的人莫非都没脑子?”

    “你带人出去把那些家伙赶走,如果有想死赖着把东西留下不管的,直接给他铺大街上,让百姓捡便宜去!”

    马九虽然觉得这么做有些不妥,但沈溪态度很坚决,只好匆忙领命而去。

    杨文招不知道自己该做什么,偷偷看了云柳一眼,见沈溪没有理会他,只好跟着马九一起出去办事。

    杨文招没多少做事经验,沈溪让他跟马九多学习,但经过这段时间观察,沈溪现杨文招为人处世太过单纯,缺少处理事情的决断和担当,尚不堪大用。

    如果杨文招和沈永祺迟迟进不了角色,沈溪手头无人可用,就只能把马九留下来,所有的计划都得重新安排。

    二人走后,沈溪不急着出去办差,打着哈欠便往后堂而去,云柳跟过来,问道:“大人,您这是准备前往藩司、臬司衙门?”

    “不去了,初来乍到,我还是先把自己的衙门打理好再说……这里比起梧州府督抚衙门有天壤之别,不愧是长江沿岸屈指可数的大城,藩司那边派人来收拾得不错,就是眼下人手少了些!”

    沈溪说着,带着云柳来到后堂,沈溪坐下来第一件事,便是吩咐上早饭。

    一名车马帮的弟兄过来,道:“大人,这督抚衙门里没有专门的伙夫。您先担待些……”

    说着,几名弟兄将简单的白粥、咸萝卜送过来,沈溪肚子有些饿了,正要拿起筷子吃,突然想起来没有真正撑肚子的,一摆手,问道:“还愣着做什么,不去拿几个白面馒头过来?”

    其中一名弟兄苦着脸,道:“老爷,这衙门里没有面粉……”

    沈溪这才知道,自己外表看起来风光,别人也对他很巴结,但涉及到真正生活必需品,没人关心,现在能有白米粥和咸菜吃就已经不错了,好在路上带有稻米和咸菜,否则就得挨饿了。

    吃了几口,沈溪现云柳还在旁边看着,沈溪对侍候在旁的车马帮弟兄道:“记得吃过早饭出去采办一些柴米油盐回来,我身上有些散碎银子,等下交给你!”

    那名车马帮弟兄有些为难:“老爷,小人怎么敢随便用你的银子?”

    “什么你的我的,该花的就得花!”

    沈溪随口应了一句,对云柳扬了扬下巴,示意道,“坐下来一起用饭吧,之后记得到我房里把银子拿出来,你不用自己采买!”

    之前马九在沈溪身边最有地位,杨文招稍微弱了些,沈永祺因为个性懦弱,什么事情都不主动争取,所以干脆就没露脸的机会。

    但此时,云柳却成了沈溪跟前说话最有分量的一位,因为沈溪出行基本都带着云柳,很多人都觉得沈溪有什么“特殊癖好”,但就算腹诽,也不得不对云柳这位突然冒出来的督抚大人新贵毕恭毕敬。

    ……

    ……

    沈溪上午没有出门,一直临到中午时,外面尚有人前来送礼,但都被马九带着人打了。

    沈溪不胜其扰,特别在衙门前的布告栏上写出告示,不允许有人无故进入督抚衙门,否则以“滋扰上官”论处。

    就算这样,也没把那些前来送礼之人彻底驱赶完。

    前门拥堵,沈溪手下的人不得不从后门出去采购,虽然这个督抚衙门豪华气派住起来非常舒心,但吃喝用度却有些恼火,花去二十两银子才把该买的都采买回来。南下一路人都有地方官府接待,谁想到了地头,他却要负责手下几十口人伙食。

    临近午时,督抚衙门炊烟袅袅,偏院的伙房终于开了起来,所有人都能吃上热汤饭。

    这边沈溪正在安排做饭和开工的事情,布政使司左参政郭少恒又带着人来了,这次他又为沈溪送来“见面礼”,说是日常慰问,却不是送柴米油盐,而是一些布料、茶叶、土特产,就算不是很精贵,也算中上品,十几个人抬着,加起来价值上百银子。

    沈溪打量郭少恒,问道:“郭参政这是作何?本官没说缺了这点儿东西啊!”

    郭少恒笑着解释:“沈大人,看您说的……您初来地方,人生地不熟,身边没多少趁手可用之人,基本生活所用怎么都得给您送来。顺带跟您说一件事,刚得到的消息,藩台大人大约在六七天后抵达武昌府!”

    沈溪知道,郭少恒口中的“藩台大人”,指的是新任湖广左布政使马天禄。

    之前沈溪推算过马天禄的行程,觉得马天禄能在月底之前到位就很不错了,根本不可能在六七天内抵达武昌府,郭少恒过来通知,其实就是随便找个由头巴结他,把要请托送礼的事情说说。

    沈溪道:“本官与马藩台没什么交情,他到当日便不去迎接了,以后有什么公事交集,再去拜访也不迟!”

    “是,是!”

    郭少恒嘴上应着,心里却在想,您老人家当然不用特意迎接马藩台,因为您官大,没有上官去迎接下官的道理,您就在府上等着马藩台拜访吧。

    突然院子里有些嘈杂,郭少恒往窗口方向看了眼,只见有人正在搬抬东西,全是麻袋和箩筐,他仔细看了看,似乎是米袋、面粉袋和柴禾、菜蔬等,此外还有装油的坛子,应该是沈溪刚派人从外面采买回来的生活必需品。

    郭少恒脸色一变,暗自懊恼不已:“我就说忘了什么事,原来是忘记给督抚衙门这边准备平日用度了,现在沈督抚自行出钱采买,估计费了不少心神……唉,这下又给藩司衙门找不痛快了啊!”

    郭少恒赶紧道:“沈大人,督抚衙门这边还缺什么,请尽管跟下官说,下官找人为您筹备。”

    沈溪笑道:“不必了,本官带的人手还算充足,该置办的已经备妥。郭参政,麻烦你回头把地方府库的结余账册,拿来给本官瞧瞧,这几日本官没多少事做,就先看看这些旧账,对手底下有多少家当多少有个了解,这也是方便以后做事嘛!”

    郭少恒听到后越魂不守舍:“沈大人要看账目……依照惯例,刚上任便查看账目的,要么是贪官污吏,变相贪墨钱财,等着收羡余钱,要么就是刚正不阿借查账找麻烦。”

    “这位沈大人是贪官?当然不会!如果贪官能在几年间做到他这官职,大明早就亡国了……坏了坏了,他是要查账,找地方上的麻烦,这下可如何是好?”

    ps:第一更到!

    气温骤变,天子感冒烧了,今天估计只有两更!抱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