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寒门状元 > 第一三三一章 得尝所愿
    郭少恒暗自琢磨,脸色一时间阴晴不定。

    沈溪却没有多想,他之所以讨要地方账目,并不是为了查账,只是想告诉郭少恒,你别看我现在很悠闲,我可以自己找些事情来做,拜托你别天天来我这儿烦扰我了。

    以前沈溪还顾忌下面的人怎么想,但这次他到湖广,沿途地方官府都盛情款待,每到一个地方都变着方儿送礼,简直是疲于招架。尤其是他每做一件事,都会被下面的人揣摩,就好像他在算计地方官员和士绅一般,荒唐之极。

    郭少恒道:“沈大人放心,下官回头就让人把账册给您送过来,是否安排人手……随您到各处库房看看?”

    “库房?”

    沈溪稍微一琢磨,立即醒悟郭少恒以为他是要查账和清查库房,耸了耸肩道,“不必了,本官没那么多时间到处转悠,叫人把账册送来便可!”

    只是一句简简单单的话,结果又引起郭少恒的揣摩,这位布政使司衙门的代表心中越不安,暗道:

    “沈大人这是想说,要给下面仓库一点时间,把亏空补上去?这么说来,只是给沈大人一点儿好处,无法把事情给遮瞒过去,回头要赶紧找人商议一下……”

    郭少恒对沈溪一言一行都很留意,用心揣摩,所以沈溪现郭少恒说话前言不搭后语,神情呆滞,大概猜到对方又在胡思乱想,当下道:

    “行了,藩司衙门的好意本官暂且收下,麻烦郭参政回去后跟本地士绅说,什么东西别再往这边送了,本官是来替陛下办事的,那些客套的繁琐礼数能免就免了吧!”

    郭少恒见沈溪有些不耐烦,以为总督大人对他的安排不满意,但有些事情又不能不说,只能长话短说,但由于紧张显得支支吾吾:

    “沈……沈大人,您先别急着休息,还有件事……是这样的……昨日藩司衙门在黄鹤楼设宴,准备为大人接风,但大人说连日奔波旅途劳顿,要回去休息,官绅们都能理解,但今日……您怎么都该出席接风宴了吧?这可是地方官绅的一点儿心意,您看……”

    沈溪打量郭少恒,问道:“如果本官不同意,你是不是准备天天来烦本官?”

    郭少恒面色又红又白,尴尬地解释:“沈大人说笑了,去与不去要看大人的心情,决定权在大人身上,下官怎好随便多言?”

    沈溪板起脸说道:“好吧,既然盛情难却,本官去一趟自无不可,但现在本官尚未休息好,等下午睡饱后再说吧!”

    郭少恒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却又拿沈溪没有任何办法。

    新总督气势很足,就好像吃定了地方官府以及士绅,郭少恒愈感到自己可能坚持不到新任左布政使马天禄到来。

    在郭少恒眼中,只有马天禄这样老派的官员才跟他一心,却不知沈溪压根儿就没有杀鸡骇猴之心,只不过是对于人情往来那一套很不感冒。

    沈溪本不想参加地方上的宴请,但既然武昌府的官员和士绅这么怕他瞎折腾,竭力巴结,他若是一直不露面,别人可能会对他产生误会,继而生出歹心,对他下一步开展工作不利。

    其实会见地方官员和士绅也不是不可以,大可不必把局面弄得剑拔弩张,沈溪心想,去喝杯酒,见见人,完成一些官场上客套的礼数,将来可以省却许多麻烦。

    送走郭少恒,沈溪回到自己的院子,刚到书桌前坐下,云柳端着茶杯进来,恭恭敬敬送到他面前。

    云柳低声问道:“郭参政前来,是想请大人往黄鹤楼赴宴?”

    沈溪打量云柳一眼:“你都知道了?”

    “嗯。”

    云柳微微点头,解释道,“熙儿已将武昌府的情况基本调查清楚了,刚把信送来,她……她正在前面的耳房等候大人召见。大人是否立即赐见?”

    沈溪观察到云柳脸上有一抹不自然,大概明白云柳此时的心态……她算是得偿所愿了,但好姐妹熙儿的终身大事还没个着落。按照沈溪之前做出的承诺,姐妹俩都有了归宿,但现在云柳趁着汇报事情时捷足先登,自觉对不起姐妹。

    沈溪挥挥手道:“让她过来吧!”

    “是。”

    云柳应了一声,低头退出书房。

    不多时,熙儿在云柳引领下过来,此时熙儿一身干练的劲装,来到沈溪面前,一点没有女子的柔弱。

    由于眉毛刻意画得粗重,熙儿整个人显得英气勃勃,沈溪随便瞥了一眼,忽然现此时的熙儿,跟记忆中某位林姓女明星男装时的相貌气质居然有分相似。

    熙儿上前,抱拳行礼:“参见沈大人。”

    熙儿的表现让云柳大为满意,忍不住瞪了自己的姐妹一眼,好似在说,既然想做沈大人的女人,就应该有女儿家的样子。

    总是摆出一副粗豪男子的模样,如何能吸引大人的注意?

    但熙儿性格大大咧咧,根本就没察觉到云柳的暗示,低着头把她之前调查到的武昌府情况,详细奏禀。

    沈溪听过后,现熙儿调查到的情况没多少营养。地方上这会儿都在忙着巴结他这个新任督抚,看起来一片风平浪静,即便暗地里酝酿着风暴,也不是熙儿在街上随便走走就能探听到。

    沈溪听到后面,已在闭目养神,旅途劳顿后,他的精神尚未彻底恢复。

    熙儿奏禀结束,沈溪半天没有反应。云柳见状,试探地问道:“大人,我们姐妹调查到的东西可能不尽不详,是否需要再行查探?”

    沈溪依然闭着眼睛,摇摇头道:“不必了,能够查到的基本就如此了,剩下的也就看看湖广南边和西边那些地方部族是否有叛乱之事。但这个,不用你们去查,等地方官府自行奏禀,再让都司和行都司的人帮忙查探一下……”

    沈溪对于自己在湖广和江赣总督任上的政绩,没有太多期待,只希望平稳过渡就好。

    对别人来说,到地方是建功立业,竭尽全力争取朝廷认可,力争早日进京得慕天颜。而在沈溪看来,这次自己的主要目的是躲避朝廷政局漩涡。

    管你们为了争夺权力在京城怎么斗,我在湖广、江赣安心做我的地头蛇,闷头展事业,把先进的科技理念带过来,将湖广和江赣两省当作试验田。任你们在京城横,只要这把火烧不到南方,我就可以逍遥快活过日子。

    下一步,沈溪打算尽快把家眷接到湖广,安心当他的两省督抚。

    只要湖广、江赣没有大的动乱,就算南边的少数民族有点儿小闹腾,他也绝不会领兵前去征讨。在沈溪看来,民族问题还是靠怀柔政策慢慢融合更好,只有盗匪才需要清剿,民族矛盾需要彼此包容解决。

    沈溪可不相信,百姓安居乐业,地方少数民族也年年五谷丰登吃穿不愁,还会起来作乱。

    云柳又问了一句:“大人,熙儿如何安置?”

    沈溪这才睁开眼,打量熙儿一下,道:“暂时在后院找间房,让她住进取。过几天你们在城中找个宅子,距离总督衙门别太远,以后我找你们也方便些!”

    熙儿不懂沈溪这话对她来说意味着什么。

    云柳却听出其中深意,现在沈溪对她们姐妹算是彻底认可了,既然让熙儿留下,而她现在又是沈溪的女人,入夜后她自然懂得如何让熙儿得偿所愿。

    换言之,姐妹俩至少一个外宅的身份跑不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