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寒门状元 > 第一三三三章 大权在握
    看样子,要让沈溪改座已不可能!

    作为新任总督,沈溪一上来就给在场的官员和士绅出了道难题,就算在场每一位都“久经战阵”,也架不住沈溪给予的强大压力。

    好在郭少恒有头脑,招呼了一下,让两桌客人对调,就此落座,至于谁靠得沈溪近一些谁又离得远一些都没太大关系。

    以前想尽量坐得接近沈溪的,现在反而想保持距离,免得因为触怒沈大人,而遭致无妄之灾。

    郭少恒作为宴席主持人,等所有人都落座后,便让布政使司衙门自武昌府教坊司请来的歌姬给宾客倒酒,等满上后他举起酒杯,道:“沈中丞,在下谨代表湖广官绅百姓,恭迎您驾临,先干为敬!”

    沈溪这边酒杯还没拿起,郭少恒那头已经仰面干下,只能摇摇头,苦笑着饮下一杯。

    到第二杯上,郭少恒才与在场官员和士绅,一起为沈溪敬酒。

    沈溪抬头看了看,本不想再喝酒,但为了应酬,他不得不又饮下一杯。

    酒过三巡,众人相继坐下,郭少恒仍旧站在那儿,笑着说道:“沈中丞,您新到地方,对湖广的风土人情不甚了解,在下不及跟您详加介绍,且在下非湖广人,若以后您对地方上的情况有何不解,只管问询在座士绅便可!”

    郭少恒自称“在下”,意思是他今日不是以官员身份出席,而是把自己当成了普通人。

    但沈溪却不会跟着自降身价,他如果太过平易近人,地方官员和士绅就不会怕他,甚至可能给他使绊子。

    这年头,就是比谁的拳头大,沈溪当过督抚,从闽粤之地得来的经验教训,官员多有敷衍上司和欺善怕恶的心态。

    沈溪道:“本官履任地方,该知道的自然会知道,如果真有什么情况不清不楚的话,本官也不会客气!”

    郭少恒笑着点头,又为沈溪引荐同桌中并非官员的二位:“沈中丞,单独为您介绍一下,这位是武昌府文家家主,文琴竹文老先生。这位是襄阳府钟安钟老先生……如果您有什么事情,可向二位老先生求教,必有所收获!”

    两名鹤童颜的老者,慌忙站起来给沈溪行礼。在场这么多人中,没有官职在身还能列入席足见身份地位不一般。

    沈溪细细一想,大概便明白了,他没有起身,而是抬头看向二人,问道:“二位中哪一个的家族经手茶叶生意?”

    文琴竹和钟安明显一怔,郭少恒已代为回答:“回大人,是文家!”

    沈溪再次问道:“那钟家就是经营官盐买卖的咯?”

    郭少恒苦笑一下,解释道:“中丞大人,很多事并非如此界定,地方士绅多少都有经营柴米油盐买卖,为朝廷课赋增收,安定一方做出了杰出贡献。在场士绅中有许多其实也在做这些买卖,并非文家和钟家专营!”

    沈溪点头,一些事其实不用别人点拨,他在官场多年履历丰富,当然明白其中的奥秘。

    在粤省时沈溪就清楚,大明盐茶经营由朝廷垄断,施行的是引盐法和引茶法,除了特定官商外,没人能经营这一行当。

    地方上经营盐、茶的官商大多属于世袭,几代人都负责一地的盐茶买卖,一级压一级,就好像传销,顶层利润最丰厚,逐级摊薄,到底层的盐商、茶商基本已经没什么利润可言,因为官府在地方上有盐茶指导价,街面上商贾赚的都是辛苦钱。

    像文家和钟家这样作为湖广一省盐、茶买卖顶层的大商贾,利润极为惊人,由于长期扎根地方,广罗关系,可谓货真价实的地头蛇,手头的权力不小,甚至可以用银钱和财货到京城或者南京走动,左右地方官的任命。

    而新官到任地方后,不敢公然得罪他们,甚至要刻意巴结,求一个相安无事。

    而这些大商贾作为回报,每年都会在三节两寿为官员送去财礼,求的是心照不宣,几代人经营下来,关系网可谓错综复杂。

    铁打的营盘流水的兵,这些世家大族就好像营盘一样,迎来送往,接待形形色色的官员,就算有清官不收受财礼,也不会跟这些官商作对,因为按照儒家的中庸处世态度,大家相安无事,没必要撕破脸皮,最后闹出个鱼死网破。

    盐茶专营制度乃是太祖钦定,官员想改变的话困难重重,世家大族也不怕官员到地方后乱来,他们随时可以请动御史言官到朝廷弹劾官员。

    如此一来,官员们谁都不敢贸然对这些官商下手。

    可沈溪却不同。

    沈溪在粤省时,为筹措剿匪军费,一意孤行,改引盐法为票盐法,大小商贾有盐引就可以运销食盐,如此一来专营便改为公营。

    沈溪此举遭遇了极大的阻力,但他有改革的魄力,当然主要还是因为当时他实在被逼得走投无路,实属破釜沉舟的无奈之举。

    当时地方布政使司和按察使司以及朝中御史也曾向朝廷弹劾,但沈溪掌握了盐课提举司官员的贪腐证据,加之朝中有谢迁、马文升等人保驾护航,朱祐樘考虑到手头没银子调拨给沈溪用以地方平匪,最后默认了沈溪的改革。

    票盐法仍旧使用盐引提盐,以这时代人们的见识,意识不到这是对盐茶专营制度的一次重大改革,朝中官员多以为二者没有本质的区别,认为只是提盐提茶的形式不同,结果盐茶公营制度便在东南三省保存下来。

    虽然东南三省并非大明盐茶主要产地,但这却极大震动了地方上世袭垄断盐茶买卖的官商,当湖广和江赣的地方官员以及官商听说沈溪担任两省总督,先想到的便是朝廷对战时两省捐纳钱粮数目不满,让沈溪这位对鞑靼之战的大功臣前来地方改革税收,而沈溪到来后一副拒不合作的态度,更是让地方势力战战兢兢。

    如果是别人还好说,大不了多花些银子在朝廷走动,让不识相的官员早点儿滚蛋。

    可沈溪是谁?西北之战次功之臣,朝廷最年轻的封疆大吏,以小小年纪便三元及第的旷世奇才,皇帝钦命的两省总督!

    论文治,沈溪有东南改革盐茶专营制度,增加国库税收、改善民生之功;论武功,沈溪有领兵东南、西北,荡平地方匪寇,驱除鞑虏的旷世奇功。

    沈溪对于引盐法的改革,触动了相关集团的利益,很多人怕沈溪当上户部侍郎,直接会改革盐茶专营制度,很多人前去朝中重臣那里诽谤和中伤,这也是刘健、李东阳等人竭力反对沈溪担任户部侍郎的重要原因。

    但地方势力再强大,有鞑靼人难对付?鞑靼人再怎么厉害,还不是在这位状元公的淫威下,夹着尾巴灰溜溜逃回草原去了?

    跟沈溪对着干,没有好下场!

    所以知道沈溪要来,地方势力早就缴械投降了,只等着给沈溪表达忠诚,求他手下留情。

    地方势力就差跪着跟沈溪说:“沈大人,求您高抬贵手,您要军饷我们提供军饷,要政绩我们给您创造政绩,您到地方视察,我们可以跟在您背后给百姓撒钱,您要打仗我们负责给您征兵征粮,就求您别改了地方的盐茶专营制度。”

    感觉现场气氛有些不对,沈溪突然站起来,原本就惴惴不安坐着的一众官绅,赶紧站了起来,因为慌张,倒下一片凳子和椅子。

    沈溪道:“本官履任湖广和江赣两省总督,不想多过问地方之事,如果诸位好生合作,配合本官改善地方民生,本官承诺绝对不会给诸位找麻烦,你们只管放心便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