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寒门状元 > 第一三四一章 不难的选择
    话说这天谢迁正好休沐,留在家中督促儿子读书,顺便逗弄一下小孙儿。

    吃过早饭,谢迁便来到后院,点拨二儿子谢丕时文技巧,父子二人一个讲得认真,另一个听得仔细,结果家人忽然来报,宫里来了使者传唤他进宫。

    谢迁有些惊讶,匆匆回到前面的书房,见过使者后吓了一大跳,居然是司礼监掌印太监萧敬亲临。

    谢迁善于察言观色,现萧敬苦着脸,便知道宫里又出事了,当下问道:“萧公公,可是宫闱中……有何变故?”

    谢迁先想到的,不会是久病不愈的皇帝突然宾天了吧?但仔细一想又不对,若皇帝真的去世了萧敬不会如此表现,或许见到自己后便会抹眼泪嚎啕大哭。

    萧敬面带难色,道:“阁老莫问,事关机密,无可奉告。现在您就与咱家一起进宫,陛下和皇后有事跟您说……”

    这话听起来好似什么都没讲,但其实表达了很多东西。

    弦外之音,萧敬知道是怎么回事,但皇帝不允许他对外透露。这件事张皇后也知晓,甚至还会和皇帝一起接见他。这么说来今日传见,很可能就是秘密传见,不会走午门,甚至有可能连东华门都不能走,而要走西安门入西华门或者由北安门到玄武门。

    谢迁在跟随萧敬离开府门时心里在想:“陛下到底是何意?单独跟我说,皇后还会列席,难道是要说……关于太子的事情?”

    谢迁实在想不通皇帝会因为什么事单独找自己,而不让刘健和李东阳知晓,他转念一想:“现在揣度这些毫无意义,不妨见到陛下和皇后,问清楚状况再说,现在想纯属白费心思!”

    ……

    ……

    果不其然,此番进宫,萧敬带着谢迁走的是西安门,马车直接穿过西苑也就是后世的南中海,直到西华门前才停下来。

    谢迁下了马车,沿途看到萧敬走的是仁爱殿、慈宁宫、养心殿然后从侧门进入乾清宫,心中越惴惴不安,生怕出了什么大事。如果真的涉及到皇位传承或者是临终托孤,这是谢迁觉得自己承担不起的重大责任。

    到了乾清宫偏殿,当谢迁现奉旨前来的只有自己,而无其他大臣时,便料到没什么好事。

    等皇帝把太子失踪的事情一说,谢迁脸色变得非常难看,暗自琢磨:

    “我就知道事情肯定跟太子有关……未料太子年长一岁后,仍然如此胡闹,又偷跑出宫去了。不过想想他老师沈溪,十三岁就赴京赶考还高中状元,如今太子已经十四岁,心中有什么想法也可以理解。”

    “另外,当今天子小时候,不照样瞒着他皇帝老爹偷偷溜出宫门去?果真是有其师必有其徒,有其父必有其子……”

    谢迁自从考上状元,一直在翰林院、詹事府任职,他最大的成便是朱祐樘尚是太子时在东宫担任讲师,见证了弘治皇帝的成长。

    朱祐樘虽然看起来本份老实,但当年在万贵妃的高压下,也曾私下里偷偷出过宫,那时候由于担心被成化帝知晓,还是谢迁冒着生命危险代为安排的。

    这件事朱祐樘从来没有告诉过别人,因为他知道刘健和李东阳刚正不阿,不会替他隐瞒包庇,更不会协助他出宫,若知道事情真相后肯定会告知成化帝,只有谢迁为人圆滑,会帮他遮掩。

    谢迁道:“陛下,太子出宫,乃是关系我大明江山社稷安稳的头等大事,除东厂和锦衣卫要立即动起来外,还应下令让顺天府连同九城兵马司一起找寻,如今……老臣也苦无良策!”

    张皇后紧张地说:“谢大学士,太子失踪一事影响太过恶劣,不宜太多人知晓,现在能帮皇上的,也只有您了……”

    谢迁摇头苦笑,这会儿他实在是为难至极。

    朱祐樘轻叹:“谢先生,朕也知道如此是为难你,但朕的确不能委信他人,非您担当重任代为寻访不可。”

    “请先生看在与朕师生一场的份上,帮朕这一回,朕感激不尽……”

    谢迁听到皇帝如此说,赶紧恭敬行礼:“老臣不敢当。”

    朱祐樘道:“如今刘少傅和李大学士,对太子平日所作所为多有非议,认为太子年少顽劣不成大器,朕身体不佳,希望太子能早日成为大明柱梁,如此朕即便有个三长两短,大明天下也后继有人,朕心宽慰。”

    “但如今太子离宫,若为朝臣知晓,太子声名必然一落千丈,之前他在京师保卫战中所立下的功劳,也会被尽数抹杀。朕实在不想看太子将来继位时,为朝臣轻慢,那将是大明之不幸……”

    谢迁本来有诸多借口推辞,但听到这话后,终于无可辩驳。

    弘治皇帝现在怕影响太子的声望,让他秘密找寻。

    情况也的确如此,除了他谢迁外,刘健和李东阳都不可能会偷偷摸摸暗地里去找人而不为朝臣所知。

    如此重任,非谢迁莫属!

    ……

    ……

    却说朱厚照离开皇宫,带着被他要挟的刘瑾,一同离开京城,踏上前往南方的旅程。

    朱厚照自小娇生惯养,造就了他生性洒脱好玩乐的个性,如今的他具有强烈的冒险精神,什么都乐意尝试。

    朱厚照久居深宫,非常渴望见识外面的花花世界,只是在京城的街巷游荡已经无法满足他对这大千世界的好奇心,所以他选择南下,探访大明的大好河山。

    而此行的最终目的,是找到他的先生沈溪。

    沈溪塑造了朱厚照的部分性格,通过武侠乐虎国际国际让他对大明的人文地理山川河流充满了好奇,促进了人生观、世界观的生成。

    但也同样是沈溪,让朱厚照不想成为笼中鸟,困在紫禁城那狭窄的天地。

    就在朱祐樘在乾清宫委派谢迁找寻朱厚照下落时,熊孩子这会儿已经离开京城,因为刘瑾携有南下担任南直隶守备太监的官凭文牒,朱厚照出城门时没有受到任何阻碍,没人怀疑御马监掌司太监身边的一名随从,居然是当今大明太子。

    刘瑾战战兢兢,他一边感叹自己大限将至,一边又隐隐约约感觉自己人生的重大转折机会已然来临。

    如果不能好好把握住这次机会,那将来的刘瑾就只有浑浑噩噩在地方当个守备太监,终生无缘进入京城核心权力层,更不会组建起完全属于他的势力。刘瑾有着强烈的野心,虽然认为帮助太子离开京城无异于刀尖上跳舞,但他觉得自己可以维护太子的安全。

    只要把太子照顾好,太子回京后不揭露自己,那他将来有很大的机会回到京城,甚至被登基为帝的朱厚照宠信,大权独揽。

    所以这一路上,刘瑾对朱厚照极力逢迎。

    只是刘瑾不知道,朱厚照出京的目的,并非是简单跟着他到南方游山玩水,而是要前往湖广,跟着他先生沈溪建功立业。

    在刘瑾的计划中,先把朱厚照带到南直隶,沿途哄得他高高兴兴,等到了自己的衙门口,再想办法找人将朱厚照护送回京。

    刘瑾当然知道太子失踪给朝廷带来的恶劣影响,他如此做简直是把脑袋别在裤腰带上,但他被太子要挟,朱厚照可说了,如果自己不肯配合,那之前帮助他出宫的事情就会传到皇帝和皇后耳中,照样小命不保。

    一边是小命铁定不保,一边是冒险一博将来有机会在新皇跟前得宠,刘瑾当然知道应该怎么选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