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寒门状元 > 第一三五四章 分忧
    沈溪气定神闲,打量了一下卫所官兵押解的众多布政使司官员,故作惊讶:“本官今日只是偶发感慨,想出去看看风景,顺道了解一下武昌府夜晚的治安情况,却不曾想回来就见到这一出……苏将军,你这是做什么呢?”

    苏敬杨被问得一愣。

    他心想:“沈大人这不是揣着明白装糊涂吗?明明是你让我调兵进城,现在却反问我要做什么,难道他是想赖账说这件事跟他没关系?”

    苏敬杨正不知如何回答,他身后那名经历司经历上前来帮忙说道:“沈大人,这些人……阴谋作乱,先毒害马藩台,如今又对您阴谋加害,苏指挥使察觉此事,带兵进城平息叛乱,且将人押过来请您发落!”

    沈溪一脸严肃:“竟有此事?那本官可要好好审审了!来人,将涉案人等,请进总督衙门内。”

    “得令!”

    马九带着人出来,他身后侍卫全都来自侍卫上直军,虽然身着便装,依然有一股颐指气使的气势。

    沈溪目送马九过去,笑着拍了拍苏敬杨的肩膀:“多亏苏将军察觉这些人的阴谋诡计,本官能脱险,全倚仗苏将军相助。以后苏将军若有麻烦,只管跟本官说,本官定鼎力相助,义不容辞!”

    即便苏敬杨再笨,也明白眼前是巴结沈溪这位大人物的绝好机会,赶紧表态:“沈大人谬赞,这是末将应尽的义务,藩司中人……”

    苏敬杨还想接着说几句,沈溪却摇了摇手。

    沈溪知道苏敬杨怕郭少恒脱罪后会对他进行打击报复,所以准备把问题说得越严重越好,其实这问题沈溪比谁想的都清楚。他笑着说道:“本官定会严肃处置,苏将军只管听从本官号令便可!”

    苏敬杨有种受宠若惊的感觉,一个正二品武官能跟在正二品文臣身边当个随从,这在苏敬杨眼中是天大的恩德,似乎一跃而成为总督大人的亲信,未来前途一片光明。

    自土木堡之变以来,大明朝的武将逐渐没了地位,除非能获得世袭的爵位,方扬眉吐气。但即便如此,朝中勋贵见到文官也要低声下气,大明如今是文官治国,历史上几十年后位居正一品的后军都督府右都督戚继光,在面对张居正时总是谦卑地自称“门下走狗小的戚某”,武将地位低下可见一斑。

    沈溪带着人进了总督衙门,苏敬杨凑上前提醒:“沈大人,城中以文家、钟家为代表的世家大族窃占民田,强抢民女,欺行霸市,跟藩司衙门一起做了不少为非作歹之事,此番马藩台中毒,多半是他们所为。请您下令,将这些土豪劣绅一并查抄!”

    沈溪打量苏敬杨一眼,心想你居然也懂得斩草除根的道理。

    “好。”

    沈溪点了点头道,“此事就交由苏将军派人办理吧,不过苏将军你得留下来,陪同本官一同审案!”

    苏敬杨本想自己亲自去,如此多少能抄没些银子中饱私囊。但现在沈溪却让他派人,估计还会从总督府抽调人手监督,摆明要断他的油水。如今沈溪骤起发难,一举铲除地方官绅,他不敢造次,只能按照沈溪要求,让那些包围世家大族宅子的官兵开始着手进行逮捕和查抄行动。

    总督府大堂,沈溪刚刚坐下,一名书吏出列提醒:“沈大人,您如此做是否太过武断?城里士绅,并非所有人都巧取豪夺,如此一锅端,恐人心不服!”

    沈溪连头都不抬,一摆手,马上出来两名侍卫,将说话的书吏拿下。书吏一脸惶恐之色:“沈大人,您这是作何?”

    “作何?先问问你自己吧,本官身边,居然有布政使司衙门的眼线,说起来都荒唐……哼哼,你们留下,难道不是为了监视本官吗?现在本官如你们所愿,让你们回布政使司衙门效力……”沈溪撇撇嘴道。

    那书吏哭笑不得,布政使司衙门惨遭横祸,从上到下几乎无一漏网,此时让他回布政使司,等于是一同被拿下问罪。

    “大人,饶命啊!”

    书吏哀嚎着央求两句,却没什么用,很快便被押出大堂门口。

    苏敬杨见到这一幕,顿时醒悟沈溪早就知道布政使司方面的龌蹉手段,但他心中仍旧不解沈溪为什么要在事后才出现,而不在事发时主动出来调度。

    只有沈溪才知道,他之前一些列动作,不过是在防备苏敬杨。如果苏敬杨肯听话,出兵平定地方官绅势力,沈溪不介意出来主持大局,但若苏敬杨阳奉阴违,沈溪只能趁夜离开武昌府,往南昌府而去。

    现在是苏敬杨主动投靠,对城里士绅痛下杀手,局势已经明朗,沈溪才现身。

    而且,沈溪准备让苏敬杨来办案,定布政使司衙门一众官僚的罪,他可以在一旁指点,却不能亲自出面处理,关键在于沈溪以前在闽粤之地做了不少僭越的事情,估摸朝廷那边早有言官等着抓他的小辫子。

    你们御史要找事,只管针对湖广都指挥使苏敬杨去,与我无关!

    沈溪说是要审案,却没有立即提犯人上堂,在大堂上埋头书写着什么。黑灯瞎火的,沈溪所写又是蝇头小楷,苏敬杨根本瞧不清楚。

    苏敬杨等了半晌,终于忍不住问道:“沈大人,不是要审讯布政使司的人吗?”

    沈溪道:“审也不会有什么结果……没有布政使司中人谋害朝廷大员的证据,能给他们定罪吗?”

    苏敬杨仔细思索一下,忽然觉得自己行事太过鲁莽,郭少恒等人毕竟是从三品的文官,谋害马中锡和前右布政使的事就算是郭少恒指使,背后也会有人撑腰。现在连凶手是谁都不知,怎么给郭少恒等人定罪?

    苏敬杨紧张地问道:“沈大人,那当如何?”

    沈溪似笑非笑地看向苏敬杨:“苏大人能做的事情可不少……比如说,先去找一些证人,证明的确有人在藩司衙门的水井或者是饭菜茶水中下毒,再让这些人出面指证郭参政等人。只要罪证确凿,届时不管他们认罪不认罪,都得乖乖伏法。”

    疯了,一定是疯了!

    先把人拿下,再回过头找证人,还要让证人出面指证郭少恒等当权官员,怎么可能会有这等事?

    苏敬杨哑然失笑:“沈大人,这可能吗?”

    沈溪沉声道:“这事,说复杂也复杂,说容易却也容易,全看苏将军是否尽心办事。本官对苏将军可是非常看好的,不知苏将军是否愿意为本官分忧呢?”

    ***********

    PS:忽然发现是双倍月票,天子求一波支持!明天爆发四更甚至更多以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