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寒门状元 > 第一三五五章 不劳亲自动手
    沈溪的谆谆善诱,说白了就是诱导苏敬杨主动配合办案。

    没证据,你给我找证据去,确凿的人证、物证你找不到,给我找几个回来诬陷郭少恒和文家、钟家的人你有没有?

    即便苏敬杨自问是个杀伐果断的人,但在明白沈溪的暗示后,依然不可避免感觉头皮一阵发麻。他敢做的事情无非是领兵作战,但这一点沈溪比他更强,全国上下可以说大多数军将都愿意在沈溪麾下做事。

    而沈溪敢做的事情,就比如说诬陷文官,他可没那胆色。

    苏敬杨迟疑了:“沈大人,真要如此吗?”

    沈溪冷声道:“本官刚到地方,人生地不熟的,找不到可以信赖之人,如果苏将军不想帮本官分忧,本官也不勉强!”

    苏敬杨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心想:“我都已经做到这份儿上了,现在不听沈大人的指示,该听谁的?不就是摆藩司衙门那些赃官一道吗?现在我不出手,难道等他们缓过气来对付我?”

    苏敬杨当即一狠心:“沈大人,您只管吩咐,需要怎样分忧,找怎样的人作证,末将都可以办到!”

    沈溪微微一笑,摆摆手道:“不急,今晚有的是时间,我们慢慢来!苏将军有时间的话,安排人把臬司衙门的人请过来,本官有巘狱上的事情请教……”

    ……

    ……

    沈溪不是为了顾惜羽毛而拘泥之人。来到这时代,沈溪深切地体会到弱肉强食的道理,虽然之前中毒的只有马中锡,但若这次他不把郭少恒等人彻底铲除,谁敢保下个中毒吃哑巴亏的不是他?

    他本不想跟地方官员一般见识,但现在无异于被人把刀架到脖子上,逼着他必须这么做。

    沈溪根本不愁藩司和臬司衙门那边会反击,在湖广,他这个两省总督乃是文官中当之无愧的一把手,又拥有实际的调兵权,军队中在他之下仅有都指挥使司指挥使苏敬杨。现在苏敬杨既然投效,沈溪军权在手,等于是操持刀柄,湖广之地山高皇帝远,郭少恒等人可以说求助无门。

    湖广按察使司按察使张运铭带着惶恐不安的心情到了总督衙门,这会儿沈溪已经把整理好的东西记录于公文上,交到张运铭手中。

    张运铭比之郭少恒,年轻许多,但也年过四旬,在湖广,他的官秩要比郭少恒高上半阶,但因臬司主要负责湖广行省的刑名按劾之事,兼具司法和监察职能,无法染指行政大权,所以论实权不及郭少恒。

    张运铭非常懂明哲保身的道理,看过公文,用征询的语气问道:“沈中丞,敢问您如何看待这案子?”

    沈溪笑道:“张臬台才是湖广负责刑狱的官员,本官在这些事上,即便有些看法也只能作为参考。”

    张运铭恭维道:“可毕竟您是中丞大人,对于官员渎职落罪之事,发表见解是题中应有之意!”

    中丞也就是目前沈溪担任的右都御史的尊称,名义上乃是都察院二把手,而都察院正是由唐、宋的御史台发展而来,主官监察、弹劾和建议,不仅可以对审判机关进行监督,还拥有“大事奏裁、小事立断”的权利。

    沈溪笑道:“本官在都察院的职务只是兼职,之前从未做过御史言官的事情,对于这些不甚明了!”

    张运铭不由摇头苦笑,心想:“这位沈中丞可真谦虚,他在东南三省那会儿,就算是一省藩台和臬台,说撸下去绝不打马虎眼,偏偏朝廷那边还不干涉。那时东南三省藩司和臬司衙门的人只是不配合他工作便大动干戈……现在湖广藩司衙门的人想谋害他,岂能轻易罢手?”

    张运铭很识相,为了让自己不成为沈溪针对的对象,干脆把郭少恒等人当做罪犯对待,言语间对沈溪极尽迎合。

    张运铭道:“有罪当罚,沈中丞既然能查到郭参政等人有加害朝廷命官的证据,可直接上奏朝廷……”

    话是这么说,张运铭心里在想,老郭啊,我能帮你的也就到这里了,进了京城你通通关系或许能留下一条命,若被这位有先斩后奏大权而且喜欢动不动就杀人的沈大人给“咔嚓”了,你以后想申冤说理就只能去阎王殿。

    沈溪点头:“对于藩司衙门的从三品大员的裁断,自然要交由朝廷处置,本官不会过多干涉!”

    在沈溪看来,管你郭少恒最后是否判定有罪呢!

    都司衙门抓的人及搜集人证、物证,臬司衙门审案定罪,我只是写奏本陈述事情始末,又没把郭少恒给先斩后奏,郭少恒押解到京城,是被抄家问罪也好,官复原职也罢,都不可能再回湖广,就算朝廷要追究查证不实的责任,跟我这个总督有什么关系?

    沈溪在这次查办案件中,搞的就是雷声大雨点小这套。

    即便是要杀人,沈溪也不会亲自动手,他在朝中已经很碍眼了,土木堡之战和京师保卫战下来,他亲自指挥杀掉的鞑靼人有数万之众,这会儿他尽可能保持低调,最好朝廷把他给遗忘了,那他在地方上才能逍遥自在。

    否则别人想起还有他这么个活阎王在湖广,没事就想给他找点儿麻烦,他可就没好日子过了。

    沈溪道:“张臬台不妨先回去等候,之后本官会让都司衙门,将搜寻到的人证和物证送到臬司,至于罪臣郭少恒等人,本官只能暂时予以扣押!”

    张运铭唯唯诺诺:“是,中丞大人,一切劳烦您了!”

    沈溪笑着摆了摆手:“不劳烦,这些都是本官随手而为,倒是张臬台你可能要辛苦一些,尽快把案子办好上报朝廷……”

    ……

    ……

    真正的人证和物证可不好找,但若存心诬陷,想找多少都不难。

    沈溪可没说过凭空栽赃,布政使司衙门内总有贪生怕死之辈,三木之下何求不得?当即就有人表示愿意戴罪立功,尤其在这些人见到郭少恒以及文家、钟家等世家大族的豪绅都落马之后。

    案子由张运铭审结,出了什么问题,只能由张运铭承担。

    沈溪心想:“你张运铭有本事,就上疏朝廷说我胁迫你,看最后朝廷惩罚的是你还是我!朝廷因为湖广官绅贪墨钱粮派马中锡前来彻查,结果才几天工夫就差点儿中毒身亡,回头马中锡身体稍微好一些,写封奏本到京城,朝廷会听地方官绅的辩词?”

    在这问题上,沈溪做事很有分寸,暗中操控一切却又不留人把柄,把危机消弭于无形之中。

    苏敬杨把布政使司内愿意出来当污点证人的吏员和衙差押解过来后,沈溪满意点头:“知错能改善莫大焉,如果还执迷不悟,就只有严刑拷打一途了,来人,送他们去臬司衙门,交由张臬台处置!”

    “得令!”

    有百户带人进来,将十多个污点证人押解往按察使司衙门去了。

    沈溪暗自庆幸自己身在武昌府,总督府、布政使司、按察使司和都指挥使司衙门同属一城,衙门口凑一块儿,做事无形中方便了许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