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寒门状元 > 第一三五六章 高举轻放
    等把手头上的事情忙完,沈溪伸了个懒腰,此时刚到半夜,总督府内外人头攒动,灯火辉煌。

    苏敬杨谨慎地问道:“沈大人,接下来我们应该做什么?”

    沈溪道:“还能如何?这不是刚刚查明武昌城中的文家、钟家等土豪劣绅跟案子有染?现在立即派人去把这些世家大族的人请到总督衙门来,本官要亲自问话!”

    苏敬杨一愕,随即浮想联翩:“早就听闻这位沈大人做事果决,出了名的心狠手辣,当初在东南三省时,正四品的知府说斩就斩,朝廷竟无丝毫追究之意,反倒下旨褒扬。其后在对鞑靼一战中,杀得鞑子血流成河,尸骨堆积如山,据说如今京城内所筑京观,便是其领军与鞑靼人征战时获得的鞑子头颅建起来的,这会儿多半是要把文家和钟家给灭门了吧?”

    “沈……沈大人,要不……您再考虑考虑……”

    苏敬杨想为文家和钟家的人说情。

    吃人的嘴短,拿人的手软,苏敬杨自问平日收受本地士绅的好处不少,仅仅只是文家和钟家逢年过节给的慰问银子,便比之他一年的俸禄还要多,下面各级将领也基本都从中得到好处。

    苏敬杨领兵进城,让文家和钟家遭遇灭顶之灾,如果再眼睁睁看着文家和钟家被灭族,良心上过意不去。

    沈溪皱眉道:“还有何要考虑的?本官只是想问问话而已,又不是要给他们定罪,如果文家和钟家的人识相的话,主动跟以罪臣郭少恒为代表的赃官划清关系,本官甚至可以网开一面!”

    苏敬杨这才长长地松了口气,但他仍旧不觉得沈溪会放过文家和钟家,站起来道:“沈大人,末将是否可亲自负责抓人?”

    沈溪打量苏敬杨一眼,见他脸上满是忐忑不安的表情,便知道是想去文家和钟家充当烂好人,甚至可能私自纵放文家和钟家的重要人物。

    沈溪摇头道:“不可,苏将军身负重任,岂能擅离?本官置身陌生的地方,没有安全感,身边非常需要人保护……我看这样吧,本官找二人,带着你的兵分别去一趟文家和钟家,意下如何?”

    “这……”

    苏敬杨感觉自己得不到沈溪的完全信任,心中百感交集。但因为沈溪是他的顶头上司,苏敬杨又不想跟郭少恒这些人站在同一立场,沈溪的话他不得不遵从。

    但没过多久,苏敬杨就想明白了,只有跟着沈溪才有前途,郭少恒和地方官绅最多能给他点酒色财气的东西,根本无法帮他在大明获得军功进而封爵,唯有沈溪才有这能力,心中的怨气为之一消,

    苏敬杨叫了三名百户进来听命,随后便见到两个长相儒雅、带着几分脂粉气的年轻人,一身戎装进来,看他们那弱不禁风的样子,说句不敬的话,倒像是新总督的面首。

    苏敬杨有些迟疑地问道:“沈大人,这二人……真的可以托付重任?”

    沈溪笑着说道:“你是怀疑她们的能力?云护卫、熙护卫,你们跟苏将军说说你们曾做了什么事情。”

    云柳抱拳行礼:“卑职曾于年前,与熙护卫一道,领兵四千,自居庸关出兵,长途奔袭两百里,突破鞑子重重包围,进入土木堡。其后跟随中丞大人,回兵京师勤王……”

    苏敬杨原本看不起两个文弱得像兔儿爷的男子,但在听到云柳和熙儿的履历后,不由暗自咋舌,心说:“看来真不能小瞧沈大人身边这些人,指不定哪个就是在对鞑靼之战中立下奇功之人,这会儿他们名不见经传,等过个几年,或许就跟着沈大人建功立业而晋爵……”

    云柳和熙儿已非第一次领兵,这次所做仅仅是要查办城中几个世家大族,对她们而言,这差事轻松得很。

    千军万马的场面都能应付自如的她们,武昌府城的场面简直是小意思,不费吹灰之力。

    帮沈溪做事,她们不敢有丝毫耽搁,带着几名百户先到文家,二女变身阎罗杀神,在之前官兵已叩开府门将人员分别羁押的情况下,文家人早已人心惶惶。

    等云柳将总督大人“邀请”文家家主文琴竹和钟家家主钟安到总督府一叙的事情说出口,文琴竹被官兵从后宅拖拽出来,文家内眷已哭成一片,似在为文琴竹送葬。

    文琴竹手上死死地捏着个蓝色的小瓷瓶,到了灯火通明之处,瓷瓶被人发现后抢了下来,一把丢在了地上。

    一名官兵上前厉喝:“老东西,沈大人请你过去叙话,那是看得起你,没直接把你脑袋砍下来送过去就是好的,居然敢拿毒药寻死?”

    文琴竹战战兢兢地解释:“这位差爷,老朽身子骨一向不佳,这……这乃是治疗心绞痛的药……”

    “管你呢,走!”

    当兵的可不管什么是心绞痛,如今总督大人派来的代表已经在旁候着,他们可不敢怠慢,这是在新总督面前立功的好机会,说不定以后就会被总督青睐,带着去西北或者东南之地走一圈,回来就是百户、千户……

    现在大明军方基本都传遍了,尤其是基层官兵,都知道跟着沈溪有肉吃,凭什么京营那群孬兵蛋子跟沈大人走一圈就能得到功名富贵,而我们却不行?

    从军官到普通士兵,建功立业的心都很热切,哪怕只是一个小差事,上到都指挥使,下到新兵,没一个打退堂鼓。

    当然,崔涯这样本身就心怀鬼胎的人除外,但就算是崔涯,其实也知道沈溪得罪不得,想跟着沈溪得到功名利禄,只不过上了郭少恒的贼船,一时间下不来。

    文琴竹被押送出府,马车已经在文府门前的大街备好。

    而后,官兵又把文家成年男子悉数押解出来,这也是出自沈溪的特别要求,防止文琴竹和钟安这样的老家伙来个畏罪自杀,死无对证。

    文家和钟家必然参与谋害马中锡,但沈溪却并不想让这两个家族就此灰飞烟灭,因为这涉及到地方太多人的利益,如果将地方官商一锅端,说不一定明天起来武昌府所有的商铺都没法正常开店营业了,百姓的生活必然会受到极大的影响。

    沈溪可不想因为自己一意孤行,而影响湖广地方的民生。

    湖广之地必须完成一次商业体制的平稳交替,文家和钟家可以存在,只是得将他们手中的垄断经营权打破,让更多的买卖人进入到官商指定的垄断行业中来,如此才能稳定物价,真正改善地方民生。

    *************

    PS:第一更到!不出意外的话今天还有两更,请大家月票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