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寒门状元 > 第一三六〇章 恩威并济
    沈溪给湖广豪绅巨贾所定捐赠数字,加起来的数字为八十万两。

    文家和钟家必然是其中贡献最多的两位,接下来便是经营矿业和冶炼业的几个家族,随后才是拥有钱庄、秦楼、赌档、酒坊以及从事棉纺、丝绸、瓷器、印刷等行业的家族,根据厂卫方面提供的数据,从其家族的总资产中抽取一到两成的捐献资金。

    沈溪上来就拿两任藩台遭遇谋杀的事情,跟地方豪绅巨贾进行敲诈,要让这些家族倾尽全力凑出银子。

    大明朝的商税制定得实在太低了,商人的社会地位虽然低,但由于只需按照三十比一交税,经营个几代不出事,都能富甲一方,尤其是明朝中后期随着商人子弟在朝中占据高位,甚至结成东林党把持朝纲,商税就更难收取了。

    自从太祖立国以来,大明的田赋王额几乎占了朝廷收入的绝大多数,想想南宋仅仅依靠大明一半的地盘却拥有一亿贯以上的税收,而大明在张居正施行推行一条鞭法后总收入也只有四百余万贯,可见商税和田赋失衡的恶果。

    种地的农民要承担国家税收的主要部分,太平年景尚能承受,可一旦遭遇天灾**,必然会出现严重的问题。

    沈溪对于湖广豪绅巨贾的家底基本上能做到心里有数,开出的数字,各家咬咬牙都能拿出来,并不会导致家破人亡。不过,拘押的人中还真有不识相的,嚷嚷着要到京城告御状,举报沈溪胡作非为。

    沈溪应对的方法十分简单,直接把人拉出去,先打三十军棍,而后亲自指定将其定为郭少恒谋杀两任布政使的从犯,先抄家,家主押解至京城受审,男丁判流放,女眷通通打入教坊司。

    这个时候,沈溪不需要讲道理,他要做的就是以武力压制,以他如今的年岁,想让别人敬重他根本太可能,还不如让人畏惧他,只有心生恐惧,才会对他唯唯诺诺,即便这种唯命是从只是装出来的,沈溪也认为达到目的了。

    马中锡没办成的事情,被沈溪半晚上就给解决了。

    沈溪按照实际情况明确提出数字,各家无论如何都得想方设法完成定额,等资金筹措完毕,官茶、官盐、官铁、酒业等垄断经营的资格过一段时间将重新进行分配。

    沈溪如今只盼惠娘和宋小城等人能早日到湖广来,开拓业务。沈溪不会打破垄断后再重复垄断的过程,而是会放开经营,如此一来市场就会有序竞争,百姓可以吃到平价盐,而官府的税赋不仅不会减少,反而会增加。

    如此变革后,官商也不会亏本,只是垄断下的暴利会消失,对国家、对百姓、对沈溪这个总督来说都是好事,唯独对文家和钟家这样的垄断世家来说,属于灭顶之灾……不直接把你一锅端了,而是先让你元气大伤,再让你一点点死亡,这样你也就失去反抗和挣扎的能力。

    等一切完成,沈溪派人去各豪绅巨贾的府邸等着收银子。

    沈溪定下,如果各家捐赠的银钱数量不够,可用房契、地契进行抵押,至于具体能抵押多少银子,由沈溪亲自厘定,基本按照市价估值。

    这些家族通过几代经营,积累起巨额财富,通过放高利贷以及威逼利诱等手段,购买大量土地,使得湖广百姓许多沦为无地佃户,既要交税,还要交租,一旦遇到灾荒年景就会家破人亡。

    土地兼并在封建时代几乎是无法逆转的事情,沈溪也知道想做到居者有其屋、耕者有其田是很困难的事情。

    天亮时分,各豪绅巨贾的家族缴纳上来的银钱,陆续往总督衙门汇聚。

    沈溪一直在总督府大堂端坐,苏敬杨则守在他身旁。

    眼看外面的院子已经撒下旭日的金辉,沈溪站起来舒展了下腰身,笑着说道:“夜晚过去,本官感觉心头的恐惧减轻许多,苏将军可以放心去休息了。”

    苏敬杨一直不敢跟沈溪说话,闻言有些好奇地问道:“沈大人,忙碌一夜,难道你不累吗?”

    沈溪笑道:“累倒不是不累,或许是以前行伍惯了,几乎没有按时睡觉的习惯,再就是年轻,身子骨经得起折腾,倒是苏将军你……”

    苏敬杨挺直腰板,拍着胸脯道:“沈大人请尽管放心,末将尚能坚持。末将愿坚守岗位,确保沈大人的安全!”

    沈溪满意点头:“多谢苏将军的深情厚谊,本官除了记将军一大功外,今日帮忙的弟兄,每人都有重赏!”

    苏敬杨听到有赏赐,感觉一晚上的苦没白挨,麾下将士有银子分,意味着他这个上司有提成拿,如果有一万两银子犒赏,那落在他手中的至少有三四千两。

    沈溪道:“苏将军,既然你还能坚持,本官现在有一件事劳烦你。都司衙门的兵马控制了武昌府各城门,城中若继续保持戒严状态,会对百姓的生活产生影响。如今既然主犯、从犯俱已落网,便由苏将军下令解除戒严,并到各城门亲自督导城门正常开启,如何?”

    苏敬杨有些担心:“沈大人,难道您不怕有犯人或者余党逃跑?”

    沈溪笑道:“不是有苏将军的人盯着么?本官不担心。哦对了,苏将军,你觉得本官该如何处置崔指挥使?”

    苏敬杨犹豫一下,最后用央求的口吻道:“回大人,崔指挥使乃是末将履任湖广都指挥使来一直器重的爱将,如果您愿意放他一马的话……”

    “好!”

    沈溪当机立断,点头道,“苏将军,人交给你了,至于你如何处置,那是你的事情,本官不会过问!”

    苏敬杨一脸感激:“多谢沈大人!”

    一夜下来,苏敬杨对沈溪已经半点儿质疑都没有了……沈溪用他的手段,彻底征服了苏敬杨以及其麾下官兵。

    此次出兵,一举敲诈武昌府各世家大族八十万两银子,将郭少恒等涉案官员逐一治罪,苏敬杨及其麾下将士人人都有军功和犒赏,而且沈溪还告之会帮他向朝廷请功,表明这次地方官绅作乱,苏敬杨对平定地方做出巨大贡献。

    现在沈溪还把崔涯的处置权交给了苏敬杨,如此崔涯便欠苏敬杨一个天大的人情,以后必然会尽心尽力做事。

    既能对上交待,对下也有面子。

    苏敬杨这回收获可谓巨大,现在他已经唯沈溪马首是瞻,期盼着沈溪统兵作战时能把他带在身边参谋军机,如此他便有立下军功封爵的机会,比窝在武昌府碌碌无为好很多。

    苏敬杨从总督府出来时,一张粗糙的老脸映衬着朝阳的金光,嘴角露出扬眉吐气的笑容,显得意气风发。

    等见到崔涯被押送过来,他上去一脚踢在崔涯身上,怒骂:“龟儿子,以后再给老子惹事,看老子还给你求情……最好让你跟姓郭的一起砍了脑袋!”

    ************

    PS:第二更!天子求双倍月票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