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寒门状元 > 第一三六一章 理清乱麻
    武昌府一夜间,变了天地,昔日高高在上的地方官绅被沈溪一网成擒,眼下都夹着尾巴做人。

    天明后,府城四门依然紧闭,就在等着进出城的百姓议论纷纷,不明白发生了什么时,城门终于开启了。

    百姓自由进出,没有受到任何限制,城里城外很快便恢复了平静。

    绝大多数百姓都不清楚昨日城中出现了变故,直到听那些半夜里听到外面街巷动静出来探听事情的街坊邻居说及,才弄明白原来官兵连夜进城,查抄了布政使司衙门,许多世家大族也受到波及,至于官府为什么内斗,那些豪绅巨贾又如何了,这就不是普通百姓能知悉的了。

    百姓们的生活,没有受到此次变故的影响,但城中商铺却或多或少都受到波及……官府强制干预城中专营商品的价格,比如百姓生活需要的盐和茶叶,价格比以往足足降低了三成。

    百姓得到消息后,纷纷前去各商家抢购,但被告知每人只能通过官府所发户籍凭证,一次购买二斤盐和八两茶叶,且不得在其他地方再次购买,否则重惩。升斗小民买足自己的份额后,带着遗憾的心情离去,然后通知亲戚邻居赶紧去抢购,否则迟了就卖完了。

    但实际上这种担心纯属多余,受到官府严密监督,各家商铺敞开供应,城中秩序井然,抢购风潮并未发生。

    随后,布政使司衙门也在不到一天时间便恢复正常运行。

    除了郭少恒和几名主要帮凶被定罪并被臬司衙门的官差押解往京城,其余官员和吏员都以“查无实证”为由放了回去。

    查无实证的意思,不是说这些人没罪,只是暂时没发现罪证,或者说是发现甚至定罪后暂时不予追究,属于“戴罪立功”的性质,总督衙门需要他们回到原来的岗位继续工作,维持地方安稳,观其表现再看是否有罪。

    至此,沈溪终于可以高枕无忧,安心休息,等睡醒后再作打算。

    ……

    ……

    沈溪这一觉睡到下午申时二刻才醒来,等他洗漱完毕,匆匆吃了点儿东西垫肚子来到前面大堂时,城中豪绅巨贾一百多人俱已到齐。

    这些人是来跟沈溪汇报赈灾款项筹集情况,顺便带来礼物送给沈溪,以求他能“手下留情”。

    豪绅巨贾们对沈溪毕恭毕敬,一如沈溪驾临武昌府当日,争先恐后向沈溪行礼,但沈溪却懒得理会,来到人群前面站定后,朗声道:“诸位,本官到任地方,本想与大家相安无事,奈何有人居然试图谋害朝廷大员,本官看不过眼,这才出手将罪犯擒拿,非存心与诸位为难。”

    “今日诸位捐赠的赈灾款项,本官将会用在实处,每一笔花销都会记于账上,请诸位监督!”

    有人根据沈溪这话,认为可以讨价还价,当即出列,行礼过后道:“沈大人,既然是捐赠,那就应该本着自愿的立场,可否少交一些……”

    沈溪所提捐款赈灾,其实并非捐赠,而是罚没,只是找个好听的由头罢了。沈溪当即冷笑道:

    “具体数字乃是督抚衙门详细考察诸位身家后得出,不容更改,本官不想再多作解释了。如今已筹措赈灾钱款五十万贯,另有房产、地产以及古董字画等物折合三十万贯,而后会记录于总督府账上,用以赈灾,其中部分会作为军中将士开支……”

    沈溪说是把捐款拿来赈灾,但还是会将其中部分调拨出,供给湖广都司和行都司两个衙门,因为此时湖广南部和西部尚有地方少数民族叛乱,在官兵缺衣少粮的情况下,沈溪不帮他们筹措,平叛将士只能喝西北风了。

    总督府对专营商品制定出指导价,督促地方按照规定严格执行,暂时这个举措只在湖广承宣布政使司辖地施行,至于江赣那边,暂时不会进行改革。

    等沈溪把所有事情都安排妥当后,各豪绅巨贾开始给沈溪歌功颂德:“沈大人为官清正廉明,断案入神,真乃大明柱梁!沈大人出身翰林,几年间已督抚三地,将来必位极人臣……”

    恭维话都差不多,要么从品德、政绩说话,要么提及过往和前程,沈溪听得耳朵都快起茧子了。他有自知之明,不需要别人来恭维,当即一摆手:

    “好了好了,别说这些没用的……部分未将赈灾款项缴纳齐全的士绅,暂且留下来,本官要找你们好好絮叨絮叨,其余人等,先到后院等着,本官要与你们一同探病。马老中丞今早曾醒过一次,待他再度醒转,我等便去相见……”

    ……

    ……

    沈溪的行事原则简单而又粗暴。

    给钱的放过,不给钱的继续催,如果再不给,直接拿人下狱,家产充公。

    有银子就能免罪,不给银子管你家族势力有多大,依靠勾结官府赚了这么多年,也该吐些出来行行善了,虽然在这件事上他做得太过武断,但不可否认效果很好,豪绅巨贾们为了保住家人,基本都老老实实把银子和等价的抵押物送来。

    沈溪在训导完那些没把钱凑齐的士绅后,恰好有差役来报马藩台醒过来了,于是带着人去拜会湖广左布政使马中锡。

    马中锡在藩司衙门病倒,其实没人知道他究竟是中毒还是生病,布政使司那边说是生病,而总督府则一口咬定是有人下毒谋害。

    其实马中锡自己也搞不清楚是怎么回事,他来到武昌府后,没几天就生病,身体每况愈下。

    马中锡虽然醒过来了,但脑袋还是有些不清醒。见到周围黑压压全是人,他不明就里,惊惶地扭头四处打望一番,问道:“你们是……”

    沈溪坐在病床旁边的椅子上,笑着招呼:“马老,您醒来了?”

    马中锡眯着昏花的老眼认真打量一番,许久后才认出这位正是头些天他到武昌府时见过的少年总督,有些不解地问道:“沈中丞,您为何上门……哎呀,这是哪里?”

    马中锡原本想问,为什么沈溪出现在他房间,但他迅疾发现一个现实,这里似乎不是他熟悉的布政使司衙门侧院卧房。

    沈溪道:“此处乃是总督府,马老为奸邪之人下毒谋害,如今犯官已被都司衙门拿下,交由臬司审结案情。经总督衙门组织武昌府多位名医全力进行抢救,马老终于转危为安,现本官特率城中士绅前来探望,并将事情真相转告!”

    马中锡顿时感觉自己的头脑不够用了,什么时候自己被人下毒谋害?

    他对之前发生的情况稀里糊涂,到了湖广后原本准备大刀阔斧整顿吏治,清查藩库库银以及库粮运送至朝廷,解户部之困,但不知何故一病不起,其后更是陷入昏迷,这些日子他都过得浑浑噩噩,根本记不清中间发生了什么事。

    *************

    PS:第三更到了,天子求订阅和月票鼓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