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寒门状元 > 第一三六三章 斗法
    转眼间,十天过去了,马中锡返回布政使司衙门也已经有四天。

    “……沈大人,武昌府的豪绅巨贾缴纳完总督府规定的捐赠款项,重获自由后,便采取消极应对的策略,如今城里很多商铺已关门歇业,有的商家甚至直接清仓大甩卖,准备迁移到周边省份。原本各府、县官府非常抵触士绅巨富迁徙,但现在他们却在暗中大开方便之门……”

    云柳将她调查到的情况如实奏禀沈溪。

    沈溪大概知道是怎么回事。

    从目前的情况看,地方上是在给他这个新总督施压,作为他“恣意欺凌”官绅的举动的反击。

    你总督府不是让我们这些人把几乎半个家业都捐赠出来吗?你觉得自己很有本事,那我们干脆不跟你玩了,我们要迁徙到别的省份去,东山再起。

    按照以往的惯例,若出现士绅巨富大规模迁徙的现象,将会给一个地区的经济带来致命伤害,市面上大量商铺倒闭,必然导致物价腾贵,出现各种货物供不应求的状态,时间一长必然导致民怨沸腾。

    如此一来,便会逼得官员调整策略,拉拢士绅巨富,甚至把克扣的银子还回去,好言相劝,以求稳定市面。

    但沈溪在做这些事之前,早就把事情的前因后果想清楚了。

    沈溪笑着对云柳道:“他们想闹,由着他们去,本官没工夫跟他们一争长短。一批铺子倒闭,总会有新铺子立起来,用不了几日市面又会恢复繁荣……”

    沈溪根本就不怕地方上的士绅巨富迁徙。

    甚至从某种角度说,他巴不得这些家族迁徙走,如此能够给他掌控的商业组织腾挪出地方来。

    沈溪之前还担心宋小城和李衿、惠娘抵达湖广后,因人生地不熟,斗不过湖广这边的地头蛇。

    现在那些士绅巨富要迁移到别的省份,沈溪想不出这些人到了别人地头上,能有什么大的发展和作为。反倒是他,手握巨资,即便之前已拿出两万贯来犒赏军队,他手头上的罚没款依然有三十多万的截留,这还不算从郭少恒及几个跟着倒霉的官员家中查抄来的十余万贯家财。

    云柳道:“大人,之前藩司曾派人送来一份厚礼,您是否收下?”

    沈溪摇头道:“马藩台送来的礼物,说白了就是给本官的回扣……我给他四十万贯,他酌情反一些回来,如此有来有往,本官日后还得负责给他筹措钱粮,实在是于理不合。唉,即便是马藩台这样的忠直之臣,也免不了俗套的请托送礼,本官说什么都不会收下!”

    云柳微微皱眉,她眼中的沈溪跟常人大不相同。别人有这种公然受贿的机会,而且是名正言顺受贿,基本都不会放过,连马中锡这样在朝中素有贤名的官员,都公然把回扣送过来,因为这是惯例,不会有人追究。

    但沈溪就是一口回绝,一点儿转圜的意思都没有,实在让人无话可说。

    云柳微微点了点头,表示沈溪的意思她已经知道了,但神色间依然有一抹迟疑,因为她清楚官场上的礼数,如果沈溪坚持不收这礼,马中锡那边面子上会过不去,反而不利于沈溪接下来开展工作。

    对于人情世故,其实不管哪里都一样,只有彼此产生利益纠葛,相互有把柄在对方手上,才能放下身段,精诚合作。

    即便是清官和直臣,也是秉承这原则。

    沈溪道:“现在地方上士绅巨富要走,一律不加阻拦,本官甚至可以帮助他们获得这种便利,如果地方上有大批卖房卖地的,或者城中店铺有出租或转让的,一律拿下来,虽然官府不能直接涉及具体营生,总归还是要有新的商贾出来接着做生意……”

    云柳问道:“大人是准备临时培养起一批商贾恢复民生吗?”

    沈溪脸上露出些微笑容,道:“本官在闽、粤地方多年,你以为手上会一点儿势力都没有?”

    云柳如今在沈溪身边,已不单纯是个下属,而是以沈溪枕边人的身份参谋要务。在办事能力上,云柳得到沈溪的肯定,而沈溪之所以收纳她在身边,也有这方面的考虑。

    云柳很快想到沈溪跟“过世”的惠娘以及名声显赫的汀州商会间的关系,这位少年状元,曾是汀州商会赫赫有名的少东家,心里琢磨开了:

    “即便如今汀州商会已作古,但势力仍在,故交也多。汀州距离湖广、江赣两省不远,沈大人要征调以往的手下到湖广、江赣来承接生意,实在太容易了。就算不找原先的势力,以沈大人在闽粤之地的威望,振臂一呼,也会有许多商贾来填补湖广这边出现的空缺,毕竟那里的商贾,早就把沈溪当成衣食父母和活菩萨看待了!”

    沈溪道:“本官到任地方前,已派人前往闽粤,通知那里的商业组织,征调人手往湖广来,至于江赣地面上的士绅商贾,本官暂且没有动他们的意向。其实若非湖广士绅行事激进,不择手段,逼迫本官不得不下手,现在表面上依然可以维持个和气生财的局面。”

    “不过既然木已成舟,再想这些没有用了。这样吧,再过几日,派些人去湖广各府、县查看一下,如果真有士绅巨富要撤离湖广,总督衙门便以赈灾名义,征调钱粮物资前往,一方面回收店铺和土地,另一方面则用粮食物资平抑物价。”

    云柳有些担心地问道:“大人,如今货物都被这些士绅商贾掌控,如果他们要带着货物一起撤离,那又当如何?”

    沈溪笑着宽慰:“你担心本官没有物资填补空额吗?其实只要有银子,物资征调完全不需要地方配给,从江赣或者闽粤以及沿江其余省份征调过来,时间上也完全来得及……”

    云柳想提醒沈溪的是,地方上粮食以及日用百货还好说,毕竟这些东西有钱就能从别处买到,但盐、茶等专营品,本身各个省份都有固定配给额度,沈溪在没有别省茶引和盐引的情况下,难以获得物资供应。

    但她认为,既然沈溪如此笃定,那一定有自己的方式和门路解决,所以没有对沈溪的话产生任何怀疑。

    云柳如今对沈溪的崇拜已经到了无以复加的地步,她可不认为沈溪会打没把握的仗,既然沈溪没有阻拦地方士绅和商贾迁移,意味着沈溪已经做好万全的准备。

    沈溪道:“关于盐、茶等物,本官会从闽、粤之地征调,这两年闽、粤之地推行盐茶改革,使得东南沿海三省盐、茶等商品的价格,远低于周边省份。本官在那边有些人脉和势力,征调过来并不困难!”

    云柳这才知道,原来闽粤之地是沈溪的大后方,各种资源可以说是取之不尽,用之不竭。如此一来,什么都不用担心了,看看在这场斗法中,总督府和士绅商贾谁能笑到最后。

    ************

    PS:今天家中有些事情,明日继续三更,天子求订阅和月票鼓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