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寒门状元 > 第一三六五章 准备
    既然知道太子很可能往湖广来,沈溪不能不做出一些应对。

    经查阅朝廷这几个月来的邸报,沈溪知道了刘瑾出缺南直隶守备太监的事情,如此太子失踪也就可以理解了……朱厚照必然是用了某种手段,胁迫刘瑾帮助他出宫。刘瑾这人最善于投机,为了确保太子登基后重用他,铤而走险,犯下如此弥天大罪!

    当然,这个时候追究刘瑾的责任,已经没有任何必要,毕竟太子离京是事实,而且是冲着湖广来的,若事情曝光,沈溪自己也脱不了干系,只能先找到太子再说。

    太子南下,必然走运河到长江一途,得有人前去迎接,或者干脆把熊孩子阻断在前往湖广来的路上,送回京城。

    派别人去沈溪不放心,就算是云柳和熙儿,沈溪也担心锦衣卫和东厂那边会现端倪,进而让皇帝知晓内幕。

    另外,沈溪担心旁人认不得朱厚照这熊孩子,而他身边跟太子有过接触的只有马九。

    沈溪将马九叫来,详细交待一番,没有遮掩太子失踪的事情。在他眼里,别人可能会出问题,但马九怎么都可信任。

    马九听完沈溪的情况介绍,惊讶得瞪大眼睛:“……老爷,太子……往湖广来了?”

    “如果所料不差的话,应是如此,太子很可能沿着江水西进,至于是乘船还是乘坐马车,现在尚是未知之数,我准备让你带一些人,沿江而下,务必找到太子的下落,并且将他妥善保护起来。”

    “到时候你可根据实际情况行事……如果太子执意要来湖广,你就顺着他的意思,等人到了武昌府后我会想办法将他送走,届时你可能还要回京城一趟!”沈溪道。

    马九行礼:“老爷放心,小人定会把事情办得妥妥当当!”

    沈溪提醒道:“这件事,你不能告知任何人,就连写信跟小玉姐也不行。你这次东去,所带之人不能跟官府有任何牵连,防止有人籍此做文章……最好是离开湖广和江赣后,你临时招募一批手下,好好督导和训练他们,把事情办得妥妥当当!”

    马九感觉肩头的担子很重,太子可是未来的皇帝,承载着天下人的期望,结果太子玩失踪,还往湖广之地来了,沈溪身边认识太子且能完成迎接护送任务的只有他一人,不得不说这是一个艰巨的考验。马九紧张地问道:“老爷,你不再派别人了吗?”

    沈溪摇头:“有你前往我就放心了。你只管放心,小玉姐姐如今尚在京城,如她到了武昌府你尚未归来,我会告知你出去办差了,她会理解的!为避免夜长梦多,你回去简单收拾下,今晚就连夜出吧!”

    沈溪不敢有任何疏忽大意,为避免马九在东进的路上错过朱厚照,嘱咐他在沿江的驿站和旅店重点找寻,有名胜古迹的沿岸城市也需要停靠仔细搜索一番,毕竟朱厚照性格好动,到了地方不可能不去游玩一下增加阅历和见识。

    沈溪派出马九找人,心中犹自不放心,但思来想去,的确没有合适的人可委派了,只能作罢。

    ……

    ……

    朱厚照二月底从京城出,按照时间,三月底应该抵达南直隶,大约会在四月下旬或者五月初抵达湖广、江赣一带。

    沈溪得到消息已经是四月下旬,临时派出人前去迎接,错过的机会非常大,沈溪也感觉一股无形的压力压迫得他几乎喘不过气来,只能通过做其他事情来转移注意力。

    宋小城带过来的人当中,除了上百名车马帮弟兄外,尚包括一些工匠,这是沈溪之前特别要求宋小城在福州府帮忙招募的,虽然这次过来的工匠不多,只有四十人,但其中以木工和铁匠居多,另包括少量泥瓦匠,正好满足沈溪的需求。

    “……在城南的巡司河沿岸设立十处作坊,分别是木工房、磨坊、砖瓦坊、纺纱厂、织布厂、印染厂、钢铁厂、铁匠铺和火药厂等,其中木工房主要负责打造水车、水轮机、纺纱机等,磨坊可通过水力驱动的水轮机加工小麦和稻米,砖瓦坊则负责烧纸青砖、红砖、瓦片并且帮助钢铁厂修造炼铁、炼钢用的高炉,纺纱厂则使用木工房生产的纺纱机纺纱,织布厂就近使用棉纱织布,印染厂则为布匹上色,钢铁厂使用高炉,用木炭和铁矿石炼制钢铁,铁匠铺则用钢铁铸造刀剑,同时打造枪支配件,铸造佛朗机炮,火药厂则生产火药。所有作坊均由总督府出面督造,具体生产涉及到的图纸由总督衙门统一提供,至于所需原料,从市面上购买!”

    沈溪把宋小城叫来,根据工匠的特长进行分配,“仅仅四十人明显不够,你再到湖广各府县招募铁匠、木匠和各种匠人,但凡有一手绝活的,优先聘请回来,甚至可以提前支付一笔俸禄用于安顿家眷,批划拨五千两银子!”

    宋小城听了咋舌不已:“大人,五千两银子,您这是要招募多少人?”

    沈溪道:“按照一人一年平均十两俸禄算,先期招募五百人吧,所有匠人分门别类,均设五级工,初级学徒只拿基本的五两银子,普通工匠为二级工,拿七两银子,熟练工匠为三级工,拿十两银子,有一手绝活的工匠为四级工,领十二两银子,最顶级的工匠为五级工,他们有着明创造,或者是在某方面有重大突破和现,俸禄为十五两银子,此外还有额外的奖励。这些人都归总督衙门统辖,你只管招募,平常培训和工作由总督衙门负责!”

    沈溪如今要打造的是一整套工业体系,其中的关键技术他可以提供,但他了解的仅仅是基本原理,诸如水轮机、纺纱机和火炮、火枪制造等,由纸面落实到现实,需要有专门工匠,根据沈溪绘制的图纸进行一次次实验,先生产出样品,经过反复测试,合格后再进行量产。

    当年在汀州时,惠娘和周氏等人忙着赚钱,沈溪即便想推进科技展也有心无力,那时惠娘和周氏都扳着手指头过日子,不可能拿出大量钱财来做这种在她们看来劳而无功的事情。

    到后来,沈溪在京城担任翰林官,也没条件。

    再后来,在闽粤当官,沈溪有了施展拳脚的舞台,但当时朝廷给他委派了剿匪平倭的差事,他在闽粤停留的时间不长,其间还要跟佛郎机人、匪寇和地方官府等势力争斗,缺乏稳定的环境。

    即便如此,沈溪还是推进了盐场建设以及盐、茶专营制度的改革,为他在湖广、江赣推行产业创新创造了条件。

    沈溪抵达武昌府后,一直处于不管事的状态,其实他并没有闲着,而是在整理图纸,搞明白珍妮纺纱机、高炉炼钢和现代水轮机等科技的原理。

    当然,原始理论他都懂,但他毕竟学的是文科,说不上精通,同时他接触的数理化知识,跟这年头人们脑子里的知识体系完全是两个世界,许多时候都可以说是鸡同鸭讲,这就需要他从无到有地培训出一批人才。

    沈溪想要以一己之力改变大明,必须从最简单的水力装置和机械设备做起,这些东西至少有案可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