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寒门状元 > 第一三六六章 改革
    马中锡送来的礼物,被沈溪拒绝之后,一直再未提过改革盐、茶专营的事情。

    在马中锡这样守成的官员看来,一切都要以稳定为主,既然沈溪帮他争取到四十万贯库银,在向朝廷押解去三十五万两,然后用剩下的五万两银子购买粮食赈灾后,他已经能跟朝廷交待,这个时候再去动地方士绅的利益就没有必要了。

    随之而来的是春茶、夏盐的茶引和盐引调配,似乎沈溪之前所做努力,都要付诸东流,因为如果不作变动的话,茶引和盐引依然会落到文家和钟家等世家大族手上,沈溪到了地方,现专营商品的支配权都在布政使司,跟他这个两省总督没什么关系。

    沈溪原本定期去武昌城南的工地,指导工匠工作,但现在他只能先放下一切,将马中锡请到总督衙门。

    马中锡见到沈溪十分客气,虽然二人在权力构架上存在对立,总督府要在湖广声,必须要从布政使司衙门分权,但毕竟沈溪救了他一命,并且帮其筹措到四十万两银子向朝廷交差,于情于理都只能笑颜相向。

    当沈溪将改革盐茶专营的想法告知马中锡后,马中锡显得有几分犹豫:“沈中丞到地方有段时间了,老朽也了解您帮忙筹措的银钱的来历,这会儿若是再伤及地方根本,怕是今后几年,将无人帮朝廷运送盐茶等物,那时湖广各州县盐茶价格必居高不下,不知沈中丞可有应对之策?”

    马中锡一出口就是套话、空话,而且为自己不作为寻找理由。对于马中锡这样忠直的老臣而言,很多问题秉承的都是文官奉行的中庸之道,总是想寻求平衡,在朝廷和地方士绅之间寻求一个折中之道。

    正是受这种守旧、中庸思想影响,明朝中叶资本主义已处于萌芽状态,但总是差那临门一脚,培养不出真正的资本家,商贾赚了钱第一个想法便是买房买地,而不是投资扩大经营,更不会考虑用科学技术促进生产力展。

    沈溪劝道:“马老,不尝试过如何知晓行不通呢?”

    马中锡苦笑了一下:“沈中丞如今手头有基本的军队开支,即便湘南、湘西等地叛乱频乃,想来也有足够的军费应对……”

    沈溪在心中骂开了,暗自嘀咕:“这老家伙一定得知我从地方官绅手中拿到八十万两银子,最后只调拨一半给他,心中有意见,居然在政务上敷衍我,也不想想当初是谁冒着危险救你!”

    沈溪脸上却挤出一抹笑容:“现在不是军费是否足够的问题。马老应该知道,这几年朝廷用度紧张,而闽、粤之地进行盐茶专营改革后,在不影响农税的基础上,地方赋税大幅度增加,百姓安居乐业,地方官府政绩显著,可谓一举多得。”

    “如今本官到湖广、江赣来担任总督,不能坐视百姓陷于困苦而不顾,马老如果不想进行这方面的改革,那一切由本官来代劳,如何?”

    马中锡勃然变色,站起身来,目光炯炯看向沈溪:“沈中丞,你如此做,怕是不妥吧?你乃两省总督,只应该管全面的东西,而不应涉及实务,如今连地方盐茶买卖都要干涉,这岂非……僭越?”

    沈溪知道马中锡一心图安稳,不想招惹麻烦,只能耐心开解:“马老到底在担心什么?本官这里说一句,闽粤之地的盐茶专营改革,正是由本官一手主导,如今本官已从闽粤之地调拨几十船物资过来,后续还会有上百船物资相继运到,即便地方士绅、商贾联手跟官府对抗,本官在这里说一句狠话:管保让他们血本无归!”

    马中锡从来没想过沈溪的态度如此强硬,皱着眉头坐下,暗自揣摩:“以前就听说过,沈中丞刚愎自用,不听人言,一旦下定决心,便强制推行,在东南之地搞得官不聊生,朝中重臣多其多有不满。我原本以为传言未必可信,但今日一见,果然如此,此人的手伸得可真长啊!”

    沈溪见马中锡沉默不语,问道:“怎么样,马老对本官还是不放心吗?”

    马中锡缓缓开口:“沈中丞若要以一己之力,让地方百姓陷入无茶无盐可用之境地,那当老朽什么都没说。沈中丞要将此等事揽于身上,只能由着沈中丞你了,不管怎么说你都是两省总督,钦命督查地方,老朽不想与你产生纷争……”

    “好!”

    沈溪点头:“马老既然如此说,那就由本官主导湖广盐茶专营改革之事。马老尽管把心放回肚子里,就算这次改革出了问题,由本官一力承担便是,朝廷若要追究,绝对不会牵累马老。”

    马中锡道:“这可是沈中丞你自己说的,别怪到时候老朽主动撇清关系,甚至上表参你一本。”

    言罢,马中锡好像放下心头大石,表情轻松许多。显然,他不想插手的事情,由沈溪来接手,出了事由沈溪负责,他可以避免承担责任。如果改革成功,地方税赋大幅度增加,那也有他的一份,怎么都不会亏。

    送走马中锡,沈溪马上将总督衙门新招募的十五名书吏叫来,立即把事情吩咐下去,不给马中锡反悔的机会。

    沈溪道:“你等带人去藩司衙门走一趟,请马藩台将今年茶引送过来,至于盐引方面,之后总督府会派人去盐课提举司领回。”

    “明日开始,总督府将在城中城中各衙门前以及城门处张贴榜文,具体怎么写,本官会提前拟好,你们照抄便是。记住,这些日子一定要盯好城中那些世家大族,若他们敢乱来,一律派兵弹压!”

    众书吏多为贫困学子,家境稍微好点儿的都不会前来总督府应聘在士绅眼中视为贱业的幕僚职务,此时接到沈溪命令,心中暗自称快,然后麻利地行动起来。

    沈溪进行的湖广盐茶改革,打破了世家大族对地方专营商品的垄断,对于改善民生有极大的帮助。

    数十年来为地方官商垄断的茶引和盐引,被相继运到总督衙门,如此一来,别人想获得湖广的盐茶买卖权,必须要到总督衙门购买盐引。

    因为湖广并不施行开中制官盐制度,地方官商无法用粮食交换盐引,只能用最基础的方式来跟总督府购买。

    可一旦有了竞争,盐引和出盐价格便无法形成垄断,如此盐价必然下跌,盐茶暴利的情况会得到一定程度减免,看起来对百姓有利,但沈溪也知道,这么做会降低地方商贾的主观能动性,商人贩运专营商品的积极性不高,会让部分州府缺少基本的专营商品,进而引起价格报复性上涨。

    但沈溪相信自己一手培植出来的商业组织的力量,可以合理地解决这些问题,丝毫也不担心宋小城等人在贩运茶叶和官盐方面出现纰漏。

    既然闽省官盐和官茶运输贩卖都能得到很好的保证,相信湖广这边跟闽省也无太大区别,现在的问题是让宋小城赶紧跟湖广各州府的商人建立起联系,保证从闽省和琼崖产盐地到湖广各州府的运输,再由地方商贩把盐、茶运到各县城和更小的地方出售。

    四月底五月初这段时间,沈溪一直在忙活这事。

    ps:第三更到!天子求订阅和月票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