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寒门状元 > 第一三六九章 进展顺利
    谢迁和马九老少二人,为找寻朱厚照而努力,谢迁愈感觉沈溪派来的人精明干练,有大将之风,深得他的欣赏。

    虽然手下有东厂和锦衣卫的人帮忙,但之前所有事情都得谢迁一个人负责,从情报筛选到分析,感觉处处受到掣肘。如今有了马九帮忙,顿时感觉轻松许多,短短几天时间,已经搜集到大量有用的讯息。

    “沈溪小儿为官不长,身边却栽培出如此得力干将,实在是造化!”

    谢迁以前对沈溪多有轻视,可当他亲自在外面走了一圈,感受到在外为官的艰辛不易,多了几分对沈溪的理解。

    与此同时,远在湖广的沈溪,正在武昌府城南全力打造这个时代第一个工业园区,至于谢迁和马九是否将朱厚照找到,对沈溪来说无关紧要……能找到最好,太子平平安安对大家都是好事,即便找不到,凭朱厚照的本事,估摸自己也能回京城。

    沈溪对于历史上的朱厚照十分了解,这就是个敢打敢拼,有思想有作为有魄力的年轻人,如今在他的调教下,朱厚照小小年纪就敢上城头与鞑靼人厮杀,越显得英勇无畏。

    有时候沈溪不得不感慨,或许是自己正在被这个时代同化,所作所为都在趋向保守和中庸。反倒是朱厚照,拥有如同穿越者般的魄力,做事喜欢大刀阔斧地干,不瞻前顾后,这是沈溪非常欣赏的一种品质。

    随着工匠招募持续进行,沈溪手下的匠人队伍逐渐扩大,沿着巡司河沿岸建立起来的工业区,正在慢慢成型。

    “沈大人,您手下的人,把武昌府周边林地全给侵占了,按照朝廷规矩,就算您有统调地方的权力,也不能将武昌府周边的林木都给砍伐了啊!”

    武昌知府衙门派人前来跟沈溪接洽,认为总督衙门最近一段时间对武昌府的“长治久安”产生极大破坏,如今地方士绅已有很多迁走,或者萎靡不振,沈溪居然又打起武昌城周边林木资源的主意,先派人购买林地,然后组织人伐木,又在城南之地侵占良田集中修建作坊,把府城折腾得够呛。

    在知府衙门看来,沈溪这么做是在与民争利,实不可取。

    沈溪打量眼前涨红着脸慷慨陈词的武昌府推官,他能亲自接见,已是给了很大的面子,不想跟其多废话。

    沈溪道:“武昌府属于两省总督府的管辖范围,本官想怎么处置就怎么处置,别说是征调地方林木和良田,就算是把作坊开到知府衙门,衙门也要给我腾挪地方。多余的话,本官就不多说了,如果廖知府有意见,让他亲自来跟我谈,我倒要看看他是不是想给我来个下马威?”

    铁打的营盘流水的兵,湖广处于山高皇帝远之地,官员更迭异常频繁,如今武昌知府换成了来自河间府的廖赫。

    廖赫不是正规科举出身,而是走的监生这条门路做官。现在谁都愁到沈溪麾下当官,尤其是附郭省城的武昌知府,听说要在沈溪手底下做事,京中候缺的四五品官员没人愿意应承这差事。

    廖赫乃是监生出身,在京城六部辗转,二十年间一路从工部正九品大使升迁到户部的湖广清吏司主事。如今武昌知府出缺,京中大佬看到无人补缺,于是大手一挥,便把熟悉湖广事务的廖赫推出来,连升四级,调到武昌担任知府。

    廖赫到了地方,除了第一天拜会过沈溪此后便龟缩在府衙,夹着尾巴做人,怕的就是沈溪逮着事情就跟地方官为难。

    本身布政使司衙门强行推广玉米、番薯、辣椒和烟草种植的事情,就被地方官员认为是沈溪的手笔,没有官员愿意推行这些不能作为上缴朝廷并规定一定额度的主粮的作物,推广上多有敷衍。

    那正七品的推官听到沈溪强硬的话语,态度顿时软化,讷讷地道:“沈大人,这只是我们府衙的一点浅见,如果您要坚持如此,我们也没办法,但如果上面追究下来,我们不会负责。”

    “另外,以后您要是有什么命令,直接下文江夏县衙,如今知府衙门夹在总督府、布政使司和县衙中间,实在不好行事……”

    人人都把沈溪当成瘟神,沈溪感觉自己在湖广几乎成了孤家寡人,不过对此他倒是能泰然处之。

    毕竟在他的设想中,地方官府只要不跟他对着干,就可以念阿弥陀佛了。现在地方官府人人自危,他要做什么事,没什么人敢出来干涉,这对沈溪来说实属不易,他也懒得跟地方官府为难。

    ……

    ……

    随着砖瓦和木料到位,武昌城南一座座厂房拔地而起,到了五月下旬,钢铁厂第一座露天高炉竖立了起来。

    这座高炉高十米,炉壁厚约半米,中间用耐火黏土烧制的耐火砖作为内衬,自上而下分为炉喉、炉身、炉腰、炉腹、炉缸五个部分。高炉旁专门修建有从顶部倾倒铁矿石原料的阶梯。

    炼铁时,从炉顶倒入铁矿石、木炭、石灰石,然后从位于炉子下部沿炉周的风口吹入空气。高温下,木炭中的碳同鼓入空气中的氧燃烧生成一氧化碳,在炉内上升过程中除去铁矿石中的氧、硫、磷,还原得到铁。

    炼出的铁水从铁口放出,而铁矿石中未还原的杂质和石灰石等熔剂结合生成炉渣,从渣口排出。

    当第一锅铁水放出就得到三千斤生铁时,高炉炼铁的高效率震惊了所有人。

    可惜的是,由于材质的延展性问题,这个时代钢铁并不能直接用于铸炮,而是需要用铜来铸造。

    钢铁厂在连续生产十锅铁水后,第二个用于炼铜的高炉也竖立起来,但由于铜矿石有限,仅仅炼制了一锅铜水便暂时闲置。不过就是这一锅铜水,便足足铸出一百根铜炮管,然后沈溪从中择优选取十根用来铸炮。

    到五月底,第一门经过改良的佛郎机炮问世。

    武昌钢铁厂这边生产的佛郎机炮,比之前京城铸造的佛朗机炮性能更好,口径相当,但威力、杀伤力大了一倍有余。

    沈溪亲自培养了几名炮手用来试验火炮,总的来说效果还可以,他准备在年底前铸造出一百门这样的火炮,用来装备湖广地方军队。

    沈溪想打造一支真正可以派上用场的精兵,装备新式佛朗机炮是第一步,而改造小型火铳,造出在十六世纪到十八世纪大行其道的燧枪,则是下一步的重点。

    目前大明军队主要装备的是火绳枪,火绳枪的劣势在于射度慢,效率不高,且因火药添加的问题,容易造成炸膛、卡壳等情况。

    之前在沈溪主张下,工部制造了一批模仿佛郎机炮结构的散弹火铳,在土木堡以及其后的京师保卫战中大放异彩。

    但这种散弹火铳需要两手装填,后坐力强,对士兵的素质要求很高,加之有效射程只有五十米,面对鞑靼人的骑射,只能用步兵方阵来掩盖其种种不足,大大限制其挥。

    若改造成燧枪,即便仍旧无法制造制式子弹,但可以通过改造,简化火枪装弹和射击过程,提高火率和射击精度。之前火枪手的效率为每分钟一,经过改造以及专门训练,可以提高到每分钟两到三。

    另外,火绳枪遇到风雨天气,火门里的火药不是被风吹走,就是被雨打湿,以致不能射;有时还没有瞄准好,就过早地误放了。而变成燧枪后,扣板机龙头下压,因弹簧的作用与火石磨擦火。

    这样一来,不但克服了风雨对射击造成的困难,而且不须用手按龙头,使瞄准更为准确,随时都可射。

    此时沈溪身边马九不在,云柳和熙儿也被派出去打探湖广全省的情报,导致出现他手下一时间无人可用的窘迫状况。

    杨文招和沈永祺始终不能担当大任,其余车马帮弟兄也没有谁表现出过人的天赋,很多事只能由亲力亲为。不过正因为如此,沈溪可以藉此打无聊的时光,减轻孤独感,否则独在异乡为异客的落寞太让人难熬了。

    ps:五一假期第一天的第一更到!天子求订阅和月票鼓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