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寒门状元 > 第一三七〇章 相见
    五月二十八,沈溪收到谢迁自江南来的信函。

    因为不想暴露行藏,谢迁没有透露具体是在何处写的信,沈溪也就无法回信。

    信中,谢迁谈及马九已跟他会合,如今正在南直隶找寻朱厚照的下落,下一步谢迁准备前往苏州府太仓州的镇海卫,登门质问镇守太监刘瑾,到底将太子藏于何处。

    结果当天晚些时候,沈溪刚刚从城南工业区回到总督衙门,便见到有人在总督府大门外的石狮子后面探头探脑。

    “什么人?”

    杨文招这些天都跟在沈溪身边,充当沈溪的贴身侍卫,其实就是跟沈溪学本事,见到有人形迹鬼祟,他立即上前喝问。

    那人转过身来,尽管天色暗淡,但沈溪瞧见那张小脸便知道大事不好……不是朱厚照那熊孩子是谁?

    太子居然真找来湖广来了!

    “先生?”

    等看清楚众兵士环绕中的沈溪,朱厚照兴奋地冲了过来,脸上黑漆漆的,也不知多久没洗过脸,身上衣服邋遢,估摸十天半月没有换洗过,想必一路风餐露宿,吃了不少苦。

    见到太子如此凄惨的模样,沈溪原本想喝斥几句,最后改变了主意。

    沈溪对杨文招等人摆了摆手:“这里没你们的事了,回去好好休息,明日一早去工坊好好看着,不要耽误工作……我这边有事,任何人皆不得靠近我的书房!”

    沈溪带着朱厚照进到总督衙门,一路来到后院书房,路上朱厚照想说什么,都被沈溪抬手阻止。

    沈溪不想听熊孩子的废话,先憋憋他,让他知道自己在生气。

    终于来到书房,朱厚照迫不及待道:“先生,为何见到我,您不高兴?难道您觉得我不应该来你这儿吗?”

    沈溪摇了摇头,冷笑不已:“那你觉得作为一国储君,应该擅自离开京城吗?别跟我说大明江山社稷不及你游山玩水来得重要……千里迢迢到湖广,沿途大江大河无数,若路上有个什么三长两短,你可有想过大明基业?”

    朱厚照脸色有些不太好看:“我就知道先生要拿这个说事……我不过就是想到地方看看,了解一下大明江山到底是何等模样,这也有错?”

    “而且此番到湖广,是我南下游历的最后一站,之后,我便会动身返回京城。先生,如果你不喜欢我来给你找麻烦,我这就离开,是死是活跟你没有任何关系!”

    或许是一腔热情被沈溪的冷水泼了回去,朱厚照说话时带着一股怨怼,看样子是怪沈溪伤了他的自尊心。

    沈溪想说,你这熊孩子,出来游山玩水可以去别的地方,来我这儿做什么?

    我又不是领兵打仗,也不是出来为官享福,你到我这儿来不但是坑爹坑娘,而且还坑先生。

    如果你老爹挂了,你这个太子又杳无踪迹,以朝中那班重臣的尿性,肯定会在藩王中择一宗室子弟继承皇位。

    又或者你在路上被人宰了,死得无声无息,你老爹老娘左等右等不见你回宫,心急如焚而逝,江山还是得易主?

    可以说,天下人全他娘被你小子坑了!

    不过,人已经到了湖广,沈溪再喝斥也于事无补,沈溪只能想办法尽快把熊孩子送回京城,确保其一路平安即可。

    但沈溪无法保证在这段时间京城局势不会生变化,现如今只能期冀朱祐樘能多活一段时间,至少能跟历史上那样,活到弘治十七年底或者是弘治十八年,把朱厚照失踪这件事的影响给冲淡。

    “你出来多久了,又去过何处,这一路见闻如何,能说的都说来听听吧!反正你也到了湖广,我允许你在本地停留三天,之后就会送你回京城。如果有什么意见,你回去之后尽管找陛下申诉!”

    沈溪没好气地说道。

    朱厚照听沈溪的语气,以为原谅了他的行为,眉毛一振,嘿嘿笑出声来:“先生只给三天时间,是否太少了些?我可以在这里停留十天半个月,跟先生学一些知识,回去后对治国也有益!”

    你小子说话怎么也学会弯弯道道了?你从哪里察觉出,跟着我能学到对治国有用的东西?

    沈溪当即否决:“此事没有丝毫商量的余地……你不走,就算是五花大绑我也要派人押着你上路。从湖广到京城,这一路至少得一个月,你觉得,若在这期间朝廷生什么事情,你我能担待得起?”

    朱厚照一脸不以为然,撇撇嘴道:“先生说的哪里话?我不过是出来玩玩,京城能出什么事?”

    “你不知道,我这一路上我可增加了不少见闻,什么好吃的,好玩的,好听的,好看的,还有民间疾苦……嘿,都见识过了!这外面的世界果然如你以前告诉我的那样,跟书本上的内容完全不同,哎,这个……”

    熊孩子打开了话匣子,在沈溪面前唠叨个没完,完全不把沈溪的警告当成一回事。

    也许,读万卷书确实不如行万里路,朱厚照这一路上收获匪浅,对他将来治国有莫大帮助,但沈溪仍旧坚持要尽快送其回京。

    如果历史上朱祐樘能活个七八十岁,沈溪不介意朱厚照在外面多走动走动,了解民生现状,并尝试解决一些实际难题。但问题是弘治皇帝一直重病在身,随时都有可能驾鹤西归,若朱厚照不在京城,京城出现任何危局,都不是他沈溪能承担的。

    当然沈溪不能把历史上朱佑樘的生平拿出来说给朱厚照听,告诉他你老爹快死了,你出来是自找麻烦,有可能把你的皇位给丢了。但沈溪仍旧要对此表达自己坚定的态度,指出种种可能,让熊孩子长点儿记性。

    沈溪伸手打断朱厚照的话,问道:“你觉得京城不可能出事,是吗?你可有想过,陛下一直在生病,你此番南下,陛下知晓此事,必然被你气得病上加病……若陛下病情有变,你又在外地,请问你母后可以依靠谁?”

    朱厚照眯着眼睛想了想,神色迷离……沈溪所说的事情太过离奇,他根本想象不出自己老爹会突然病逝。

    朱厚照尝试着辩解:“可是……我出宫的时候非常小心谨慎,父皇怎么可能会知晓?”

    沈溪拍了下朱厚照的脑袋:“你怎么脑子比猪还笨?你失踪一天两天,东宫太监和侍从或许会担心陛下怒,隐瞒不报,但你连续三四个月不现身,还指望陛下不知晓?你当你的那些先生和东宫近侍都是摆设吗?”

    “实话告诉你,如今陛下已委派谢阁老到南方找寻你的下落,如今已经往苏州府去找刘瑾算账了!若被他知道你来了我这里,上奏陛下,陛下能饶过我?”

    “什么!?你是说谢大学士已经知晓是刘瑾帮助我离京的?”

    朱厚照满脸惊讶,过了好一会儿才讪讪笑了两声,说道:“不过我离开前,已经千叮呤万嘱咐过刘公公,让他不要把事情说破……”

    看到沈溪似笑非笑地盯着自己,朱厚照只好耸耸肩:“好吧,这次的确是给沈先生和刘公公找了一些麻烦,不过只要我不说出去,沈先生和刘公公也不说破,没人会知道这件事。”

    朱厚照一脸天真烂漫,好像他做事面面俱到,怎么都不可能连累到沈溪。

    ps:第二更!

    郁闷,天子不知怎么突然感冒烧了,全身酸痛,脑袋浑浑噩噩,思绪全无……今天第三更没了,明天再三更吧!

    天子痛苦地求订阅和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