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寒门状元 > 第一三七三章 同游
    在沈溪看来,既然未来要过继位登基为帝的朱厚照的审核关,把科学技术推广到全国,那不如让熊孩子先领略一下新科技的威力,让他知道科学技术是第一生产力的道理。

    正好沈溪要测试刚生产出来的火炮,又要对改良后的燧枪提出建议,即便两款新产品都不是很成熟,至少可以唬一唬朱厚照。

    “先吃早饭,等吃饱喝足了,再带你去工业园区。记住了,今日带你去的地方比较危险,一定要跟着我,别胡乱走动,否则出了事得你自己担着!”沈溪道。

    朱厚照一听有危险,表现出来的不是胆怯畏缩,而是兴奋和跃跃欲试。

    这小子骨子里天生便有旺盛的冒险精神,不危险的事情他反而没兴趣,越是危险他越往前冲。

    说白了就是比较虎。

    吃过简单的早餐,朱厚照跟着沈溪出了总督府衙门,一路上一直问个不停。

    此时就好像回到沈溪在京师当东宫讲官那些日子,朱厚照充满了对未知世界的向往,沈溪大抵还算是个合格的先生,学生有不懂的,他便会用尽量简单易懂的语言解惑,这也是朱厚照以前总黏着沈溪的原因。

    因为在沈溪这里,朱厚照能学到别的先生那里学不到的知识。

    沈溪在京城的时候,出门都是一个人,低调至极。如今在武昌府,沈溪出门却是前呼后拥,开道和殿后的衙役一大堆,让朱厚照看了咋舌不已。

    被前后几匹高头大马严密保护的马车车厢里,朱厚照有些为难:“先生,您不是怕我在武昌府的事情泄露出去吗?为什么行事如此高调?”

    沈溪瞄了这小子一眼,道:“安保工作最重要!”

    朱厚照吐吐舌头,没有再多过问。

    马车并没有直接前去城南的工业园区,在半道上便停了下来。沈溪准备带朱厚照到武昌府的集市上看看,让他领略一下升斗小民的生活。

    沈溪要教给朱厚照的,不是如何去做一个贪图享乐的皇帝,而是当一个对百姓民生有着了解,能体察民间疾苦的皇帝。

    可惜的是,由于前后簇拥的衙役太多,随着十一声开道锣声响起,百姓们远远地便跪下,动都不敢动一下,市集为之一空。

    朱厚照跟着沈溪在市集上逛了一圈下来,略带失望:“先生,你说武昌府乃一省省治,看这街道,还有百姓的穿着,不过如此嘛。先生大才,治下不应该都是百姓安居乐业,一派欣欣向荣、歌舞升平的景象吗?”

    沈溪皱眉:“别总拿书籍上描述的百姓生活,跟现实中的民生相比。你也见识过京城市井,这世道的百姓总归是悲苦大于安乐,要平安求得一口温饱,除了大地主、大商贾和士绅外,所有人都得为一日两餐而奔波忙碌,连我这样的官员也不例外!”

    “哦。”

    朱厚照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但很快他又把注意力放到别的地方了,抓住沈溪的手,神秘兮兮地问道:

    “沈先生,我听说民间有一种叫做秦楼的地方,里面有歌姬和舞姬,达官显贵都会到里面饮酒作乐,逍遥快活。您能带我去看看吗?”

    听到这种浑话,沈溪简直想一巴掌打下去。

    小小年岁不知道学好,酒池肉林骄奢淫逸那一套倒是门清,也不知道是刘瑾告诉你的,还是你在外打听到的!

    朱厚照登基后到底有多荒淫无道,当下的人不可能知晓,但作为穿越者的沈溪却比谁都了解。

    大明所有皇帝中,论思想开明,刚毅果断,朱厚照可属上乘。但若论荒淫暴戾,贪杯好色,崇尚吃喝玩乐、行事荒诞不经的,朱厚照也算得上是空前绝后。

    沈溪语气不善:“小小年纪不学好,去什么秦楼楚馆?以你的年岁,知道那是什么地方,里面都有什么人吗?”

    朱厚照冲着沈溪挤了挤眼睛,嘿嘿笑道:“沈先生,你这就小觑我了,虽然我年岁小,但懂的事却不少……您在我这年岁时,不也娶妻生子了吗?”

    沈溪心道,你跟我比身体,自然彼时大致相当,但你跟我比心理年岁,连你父亲都算是我的晚辈。

    沈溪道:“武昌府的秦楼楚馆数量不多,这种烟花之地多集中在江南一带,比如秦淮河便是著名的销金窟。湖广之地,即便要去也只有教坊司一途,所以你还是别想了。”

    “教坊司?”

    朱厚照又拽了沈溪的袖子一下,无限向往地说,“教坊司就教坊司呗,先生有权有势,在湖广可谓一言九鼎,到了教坊司应该很受欢迎才是。尤其现在先生身边无内眷照料,总需要有……嘿嘿,女人来滋润吧?”

    朱厚照人不大,但对世俗之事了解颇多,已经有了当昏君的潜质,这让沈溪有一种恨铁不成钢的无力感。

    沈溪苦口婆心地说:“纵情声色的结果,就是沉迷逸乐,一天两天还承受得住,时间久了,你觉得自己的身体是铁打的吗?”

    朱厚照拍了胸膛,自信满满地道:“我现在年轻力壮,有什么好怕的?连先生不也是年富力强吗?”

    “或许到了父皇那年岁,我才有可能身体撑不住,再到谢先生或者是李大学士的年龄,基本就没机会享乐了。我还是趁着年轻,多玩玩,免得到年老时空自遗恨。”

    沈溪板起脸来,警告道:“你在别处光顾秦楼楚馆,没人管你,但在这湖广之地,我绝对不允许你去那种地方!”

    朱厚照撇撇嘴,略带不满:“先生,你别说自己从来没去过,现在在我面前装正人君子有什么用?都是男人,喜欢女人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有什么难以启齿的呢?”

    沈溪扪心自问,还真去过秦楼楚馆,而且去的次数不少,但在为官后就再未去过了,不过他身边尚有教坊司出身的云柳和熙儿,虽然二女的真实身份是东厂番子,算不上真正意义上的秦楼姑娘。

    沈溪道:“好了好了,集市逛得差不多了,我这就带你去工业园区,你要是不想去的话就说一声,免得我浪费精神!”

    “去,去。”

    朱厚照连声道,“去秦楼的事情,我只是跟你商量一下,先生不用如此拒人千里之外吧?有些事可以好好谈谈的,我其实就是想见识一下,开开眼界。由大运河乘船南下时,我就想去光顾了,但……总有些不方便……唉,先生,你听说我……”

    接下来朱厚照翻来覆去所言,都是想去秦楼楚馆,沈溪自然不能惯着他的毛病,之后熊孩子再说这事,沈溪一律不加理会。

    朱厚照半天得不到沈溪回应,略显懊恼,心中暗自琢磨开了:“沈先生不带我去,难道我就不能自己去?”

    “只是……听说那地方花银子厉害,我出来带的钱本来就不多,刘瑾又穷得叮当响,没给我多少银子。正好,趁着现在跟沈先生蹭吃蹭喝,找准机会跟他多讨些银子,这样我就可以到秦楼楚馆去多光顾几回!”

    朱厚照已经不准备让沈溪陪他去秦楼楚馆了,而是自己去,但因缺银子,他现在想变着花样跟沈溪要钱。

    ps:第三更到!

    天子原本想熬一下再码一章,等零点时送出,但身体确实不允许,这会儿已经头疼欲裂了,只好求一下明天零点过后的保底月票!

    感激不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