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寒门状元 > 第一三七六章 释疑
    回到总督府,沈溪前往书房处理积压的公务。

    朱厚照追了上来,问道:“沈先生,您演示的那些火炮,全都是从那个什么工业园区的铁匠作坊里铸造的吗?”

    “是啊!”

    沈溪点了点头,随即问道:“怎么了?”

    朱厚照笑嘻嘻道:“既然火炮如此厉害,为什么不在九边城头,每隔几步就设一门,这样再多的鞑子冲杀过来,也让他们有来无回?”

    此时朱厚照对火炮的憧憬和向往,一如他老爹当初在校场见识过佛郎机炮威力后的直观反应。

    沈溪边往书房走,边问:“你知道造炮的成本是多少?”

    朱厚照没打算在一些枝节问题上多纠缠,直接道:“哪怕成本再大,也大不过大明江山社稷。倾国之力铸造出火炮,只要确保边塞不失守,不就可以保江山稳固吗?”

    沈溪微微叹息:“一件兵器有它的长处,也会有短处,且若无会使用之人,再厉害的兵器也都是摆设。你可知道西北之战前,榆林卫城内有多少门火炮?鞑靼攻城时,有多少门火炮派上用场?”

    朱厚照眨眨眼,老实地摇了摇头。

    沈溪释疑:“榆林卫城的火炮数量过百,但在开战后,没有一门炮挥作用,稀里糊涂城池便沦陷了,火炮也悉数被鞑靼人掠走。幸好这些兵器被鞑靼人用在围攻土木堡的战事中,再加上达延部主力,以及亦思马因那时未亲自率兵攻城,我才能使用谋略把火炮夺了回来,在其后的战事中大神威……”

    朱厚照吐吐舌头,道:“原来这中间有这么一段典故……先生,我明白了,就算有了火炮,但没有会使用火炮的人,也是白搭,是吧?既然如此,那您就多培养一些火炮手,有了您指导,这不是很容易的事情?”

    “以后再说吧!”

    沈溪道,“现在主要任务是先铸造出杀伤力更大、更轻便灵活的火炮,至于是用在九边要地,还是用在地方戍守城池,视实际情况而定!”

    朱厚照满心期冀地把自己的想法说给沈溪听,结果却被沈溪浇了一盆冷水,心中有些郁郁不乐。

    眼看就要天黑,沈溪准备处理公文不想再搭理熊孩子,熊孩子却抢先道:“沈先生,我不想去驿馆那边住,晚上一个人冷冷清清的,我有些害怕!”

    沈溪没想到熊孩子居然也有如此软弱的一面,停下脚步打量朱厚照一眼,看到小家伙眼里满是孺慕之色,心中一软,点头道:“好吧,那晚上你就留在总督府,就住在我对门那个院子……”

    “好啊!”

    熊孩子拍着手,欢呼雀跃,很快又得寸进尺地提出新要求:“沈先生,我还没见识过武昌府的夜景,等下吃过晚饭,您带我出去走走如何?”

    沈溪摇头:“武昌府虽为湖广省治,但论繁华远不及京城以及南直隶的南京、苏州等城市,入夜后城中黑灯瞎火的,少有人迹,只有几条街道有灯光。上更之后城里便行宵禁,非急事不得离开家门……”

    朱厚照好奇问道:“什么意思?”

    沈溪没好气地说:“意思就是入夜之后,你给我老老实实在总督府待着,别离开府门,否则出了危险没人能搭救你!”

    朱厚照一脸不以为然的神色,显然他还是想出去逛逛,熊孩子胆子很大,就算沈溪说得再吓人,他还是想要尝试一下。

    ……

    ……

    入夜后,沈溪陪着朱厚照吃过晚饭,然后安排这个麻烦的弟子进房休息,这才返回书房,继续批阅公文。

    过了约莫盏茶工夫,杨文招匆忙过来奏禀:“表哥,朱公子要出府门,被侍卫给拦了下来,强行送回房内了……”

    沈溪眯着眼睛思考一下,将手头的毛笔放下,问道:“他不是从正门出去的吧?”

    杨文招点头道:“是的,表哥,朱公子想翻墙出去,被守在墙外的侍卫给拦了下来!他大吵大闹一场,说的话很难听,侍卫们如果不是知道他是表哥您的贵客,可能……会挨打!”

    沈溪板起脸:“就算挨打也是自找的,我跟他说了多次他老是不听,这武昌府鱼龙混杂,岂是他可以随意走动的?晚上派人看着他,无论如何也不能让他在三天内擅自离开府门,回头我会派人送他回京……这几天你给我死死地盯着他,寸步不离,可能做到?”

    杨文招一脸迷惑:“表哥,他……他究竟是什么来历,为何如此着紧他?你还让我寸步不离,那我岂不是连休息时间都没有?我不干!”

    沈溪一脸愠怒:“吩咐你做事情,遵命而行便是,推三阻四的别怪我送你回汀州……你要想有出息,就必须要有眼色,遇到事情多琢磨怎么才能圆满完成而不是推搪。你在我这里抱怨没用,就算你是我表弟,但若表现不出应有的能力,照样会下岗!我身边不养闲人!”

    “知道了!”

    杨文招闷闷不乐退了下去。

    沈溪看着杨文招的背影摇了摇头,自己这个表弟,还沉浸在过往中,像个孩子怎么都长不大。殊不知,现在表兄弟二人都已成年,对自己的人生都负有责任,再也不能像过去一样浑浑噩噩过日子,否则,就将被这个时代淘汰。

    沈溪抹去杂念,继续低下头批阅公文。

    根据从湖广西部和南部的最新战报,地方反叛势力逐渐扩大,几个叛乱的部族逐渐联成一体,已经不再被动地跟平叛的官军交战,而是采取了主动出击的战术,开始攻打县城,地方土司军队无计可施,只能躲在城寨中不出来。

    沈溪心想:“好不容易才过了几天清静日子,难道又要让我踏上征战之途?西北战事刚平息,在土木堡短短两个月,仿佛过了十年那么久,身心疲惫至今未复……罢了,湘西战事,我坐镇后方调度指挥即可,没必要亲自参与!”

    打定这主意,沈溪接下来要做的,便是找机会跟湖广都指挥使苏敬杨商谈一下战事展,然后召湖广行都司指挥使到武昌府来,协调一下两个部门的配合,再制定出具体的战术,之后他会召集宣慰使司、宣抚司、安抚司等衙门的负责人,以招抚为主,军事行动为辅,彻底平定湖广地区的叛乱。

    ps:第一更!

    天子今天去医院看病,来回折腾了七八个小时,估计今天只能两更了,抱歉!继续求订阅和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