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寒门状元 > 第一三七九章 希望与失望
    沈溪正要带着朱厚照进教坊司大门,一名形容猥琐的男子突然现身,将他们给拦了下来,“今日有贵客临门,恕不待客,请便吧!”

    这男子正是教坊司的龟公,奉命在这里接待总督大人及其宴请的贵宾,见沈溪几人全都是半大的小子,说话很不客气。

    后面跟随沈溪的两名侍卫立即把腰间的佩刀拔出,灯火辉映下,寒光闪闪,龟公吓得身体一哆嗦,赶紧问道:“几位……请问是总督府来的贵客么?”

    沈溪笑着摆摆手:“不是什么贵客,今日本官只是来这里消遣一二,在前面引路吧!”

    虽然沈溪没有穿官服,但他不怒自威,气势是别人模仿不来的,他这一开口说话,那龟公便知道是今日包下教坊司的正主,赶紧点头哈腰在前面引路。朱厚照小声骂了一句:“不开眼的东西,如果是在京城,我非让人把他眼珠子抠出来不可!”

    这话,龟公没听到,或者是听到了却装糊涂,但沈溪和杨文招、沈永祺却听得清楚明白。沈溪当即皱起了眉头:“别没事到处惹是生非,这样只能无谓地招惹祸端……你现在只是一个普通的少年郎,别人有所轻视不是正常的事情那?只有别人知道你真实身份了还故意找茬,那才叫不开眼。明白了吗?”

    大道理朱厚照压根儿不想听,按照他以前的性格,绝对要跟沈溪辩驳两句,但现在沈溪带着他逛教坊司,这还是他生平第一次进风月之所,全无应对的经验,当然只能是沈溪说什么就是什么了。

    教坊司内假山楼阁、亭台轩榭颇多,在红灯笼点缀下,倒也有几分景致,熊孩子好奇地东张西望,一切都那么地新奇。

    在龟公带领下,众人来到一栋临溪而建的二层木楼前,楼上窗台上不时可见晾晒的肚兜、绣帕、襦裙等女儿家之物,熊孩子看得眼睛都直了。

    “这不是沈公子吗?”

    就在沈溪准备上楼时,楼道旁厢房的房门打开,翠云走了出来,一副摇曳生姿的模样,但因人老色衰,不仅未见风情反倒惹人皱眉。

    朱厚照忍不住嘀咕一句:“教坊司不会都是这种货色吧?”

    朱厚照对此次教坊司之行,原本抱有很大的期待,但当他见到老1aobao鸨的模样时,心中一阵失望。

    沈溪没跟翠云这样的老女人计较细节问题,即便翠云把事情说漏了,沈溪也有信心可以在朱厚照面前把慌圆过来。

    朱厚照的目的主要是为了见识一下湖广之地的美女,如果看对眼便会留宿,只要让朱厚照觉得教坊司的女人都是“歪瓜裂枣”,自然也就失去兴致。

    宫中的宫女再如何,那也是精挑细选的结果,大明宫闱中的宫女和太监动辄几千上万人,能被朱厚照见到的都有七八分姿色。

    这世道终究是美女少,姿色平庸的多,即便在世人眼中还算上乘的,也入不了朱厚照那养刁的法眼。

    一起进了教坊司主楼二楼的宴客厅,沈溪对翠云道:“准备上好的酒菜,再请几位乐女和舞女前来,本官要在这里宴请宾客!”

    翠云打量一下沈溪带来的人,也就几个半大的少年郎,连总督大人自己都是少年,她不知哪位才是沈溪邀请的贵客。

    侍卫领班徐松出自御林军中的府军卫,素来跋扈惯了,不耐烦地呵斥:“看什么,大人有命,还不快去准备?”

    沈溪一抬手,阻止道:“徐百户,不得对教坊司的人无礼。按照规矩,先把银子送上……先拿五十两银子出来,剩下的事情,我想教坊司方面自然会安排妥当!”

    徐松有些不情愿地将五十两银子奉上,翠云兴高采烈去了,但她下楼时心里却犯糊涂:“沈大人身份尊崇,听说年纪轻轻就已妻妾成群,只是这次来湖广上任没带家眷在身边,估摸这也是他来这里的原因之一。”

    “照理说,他算得上是欢场老将,规矩应该都懂,为什么要充当冤大头,送上五十两银子……”

    翠云一边嘀咕,一边摸摸怀里五个银锭,更加不安,“别是有什么阴谋诡计,听说这位沈总督不好惹,谁惹他不是吃亏的问题,而是找死!就算今天伺候的不好,回头也应该宴请一下沈大人,若沈大人肯庇护教坊司,那这里谁人还敢来造次?”

    此时翠云,不但把沈溪当成摇钱树,还当做大靠山。

    以沈溪如今在湖广的地位,已到一言决定生死的地步,翠云作为同时兼具上九流和下九流身份的人,手上又掌握男人都喜好的美色资源,自然清楚权力对人的重要性,她想将沈溪作为自己靠山,完全是情理中的事情。

    房间内剩下沈溪、朱厚照、杨文招、沈永祺四人,徐松带着另一名侍卫站到了门口。沈溪与太子坐到了一块儿,而让杨文招和沈永祺坐在对面,避免他们唐突太子。

    等了一会儿,朱厚照迫不及待地问道:“沈先生,人都去小半晌了,为何还不见人来?”

    沈溪问道:“你是来见识民风民俗增长阅历的,还是专门来看人的?”

    朱厚照一怔,随即挠挠头,笑道:“二者兼具吧!”

    沈溪道:“在民间,教坊司乃是作为宴请宾客之所,这里礼乐之人皆都为娱兴,若是有别的念想,干脆别到这等高级场所,去私娼馆得了!”

    朱厚照似懂非懂点了点头,心里却在想一件事……私娼馆又是什么地方?

    熊孩子正在暗自揣摩,门打开,几名小厮把酒菜端了进来,恭敬地送到两张桌案上。

    沈溪拿起酒壶,先给自己面前的酒杯斟满。朱厚照看了沈溪一眼,想让沈溪给他斟酒,但沈溪身为先生,断无给学生斟酒的道理,自顾自地放下酒壶,然后端起酒杯抿了一口,咂咂嘴吧显得极有滋味的样子。

    熊孩子悻悻地给自己斟上一杯酒,正要伸手去拿,沈溪却将他的酒杯挪开,指指旁边的茶壶,道:“你们几个今日喝茶!”

    沈永祺和杨文招原本就不怎么会喝酒,巴不得喝茶,朱厚照却有些不满,抗议道:“先生,您这是作何?都说了这是宴请宾客之所,宴客喝上几杯,不是稀松平常的事情?”

    沈溪微微一笑:“你是我的学生,他们是我的门人,几时成宾客了?再者以你的年岁,也不适合饮酒,想留下就按照我说的做,否则现在就回去。以茶代酒,也算是一种礼数!”

    朱厚照尽管很不甘心,但最后还是无奈接受了沈溪的独断专行,因为对他来说,最重要的是见识一下这里的姑娘,领略风月场所的旖旎,至于喝不喝酒其实无关紧要。熊孩子琢磨道:“酒水到处可以买到,我以后再喝也不迟,可是进教坊司就这么一次机会,过了这村儿没这店儿!我可要好好把握!”

    酒水上桌,不多时,门重新打开,外面侍立着几名低着头,手持乐器的女子。

    这些女子都是一身罗裙,晃眼看过去,莺莺燕燕的,很是绚丽多彩,朱厚照兴奋地双手搓个不停。

    可当这些女子进到房间来,在烛火照耀下显露真容时,熊孩子脸上的笑容迅僵住了。

    ps:天子依然在重感冒中,爆无力,抱歉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