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寒门状元 > 第一三八六章 出兵还是招抚
    六月初三,湖广都指挥使苏敬杨一大早便带着战报来总督府请示,恳请沈溪率兵出征,一次性将湖广之地的叛乱根治。

    “……沈大人,湖广两司,外加地方巡检司兵马,数量在二十万左右,而叛乱的贼人最多的也不过七八百,跟盗贼几无差别,如此还任其逍遥法外,实在令大明军队蒙羞,您身为节制两省军务的总督,不能坐视不理啊!”

    沈溪打量苏敬杨一眼,心想:“这话说得轻巧,平叛本来就是地方行都司和都司衙门的事情,怎么出了事情老是推到我身上?我看全是朝廷把你们惯出来的毛病,有事就请示,本来自己能解决的小毛病,因为拖沓,最后演变成大问题。”

    沈溪反问道:“本官如何坐视不理了?难道让本官亲自领兵去地方平叛?”

    这下苏敬杨不知该怎么说了。

    都司衙门主要负责驻守城池和地方,而行都司才专门针对地方部族势力的军事机关,沈溪之前已派人去行都司传达命令,增派兵马前往湖广西部和南部平叛,顺带还划拨大批军粮物资供应军队所需。

    至于这笔钱粮最后用在了何处,沈溪不清楚,但以地方贪污成风来看,很有可能被各级官员给雁过拔毛,能真正用于军队的可能连总数的一半都不到,这就是大明官场最神奇的“漂没”。

    对此,沈溪鞭长莫及。

    大明官场,已到腐蚀根基的地步,不是一两个人的问题,而是大势如此。天下乌鸦一般黑,沈溪不能把湖广文官武将整个换上一轮,只好见招拆招,很多不在他眼皮子底下生的事情,只能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等待慢慢解决。

    沈溪叹道:“湖广二十万官军,却被少量部族武装打得满地找牙,说出去都丢脸,但本官又能如何?”

    “如今本官留守武昌府,身上有朝廷交付的重任,怎么能轻易抛下一切,到一线去领军作战?如今要平息地方叛乱,最好以招抚为主,再辅以军事打击。本官准备派人前去安抚各少数民族,苏将军可有好的人选供参详?”

    苏敬杨怔了怔,感觉自己跟沈溪说的不是一件事。

    他分明是来提请出兵,而沈溪说的却是不出兵,而是派人“劝降”。在苏敬杨这样的武将眼中,居于山野的少数民族并非王化之民,而是生番,野蛮人,必须要用武力镇压,哪里有跟他们讲道理的空间?

    苏敬杨赶紧全解:“大人,番民不知教化,还是出兵征讨为好,官兵们可都眼巴巴看着您,随时听从您的调遣啊!”

    湖广二十万驻军,说白了大多是负责耕田种地的卫所兵,天下承平已久,各卫所深处内地基本难以碰到战事,平日连操练都很少,跟边军比起来,战斗力远不止差一筹那么简单,这些兵马平时连剿灭山匪都成问题,应付大规模的叛乱战争更感吃力。

    沈溪从来没指望靠湖广地方兵马做出什么成绩,就算他是湖广、江赣两省军队名义上的总指挥,也不想在地方少数民族叛乱这种事情上多掺和。

    酷暑到来,湖广之地随之迎来丰沛的降水,南方江水两岸夏季最重要的事情便是防洪,这是沈溪以前所没接触过的差事,布政使司那边已经多次给总督衙门来函,希望尽快跟朝廷申请防洪款项。

    在这种情形下,沈溪更不想冒着高温,带着兵马去湖广西部和南部这些在大明尚且是蛮荒之地的地方打仗。

    沈溪心想:“别等战事打到一半,我自己先因为遭受蛇虫鼠蚁叮咬,或者山林瘴气中毒倒下,那就太不明智了。现在朝廷又没逼我去平乱,我只需要远程遥控指挥即可,朝廷如果命令我统兵,到时候再走一步看一步。”

    因为湖广西部和南部的少数民族叛乱,未影响到大明核心利益,只要地方上尽快平息战火便不会有麻烦。

    沈溪作为湖广、江赣两省总督,要做的便是调兵遣将,保证后勤补给,以他为人处事的老练,当然不会为了一点民族纠纷而领兵征战。

    这种战事,胜利了朝廷也不会记下功劳,还会在史册中镇压民族起义刽子手的骂名,要是输了,那更是丢脸,或许会遗臭万年。

    无论苏敬杨怎么说,沈溪始终不为所动,说不领兵就不领……让我调度一下兵马可以,想让我亲自上阵,没门儿!

    我还等着老婆孩子来湖广跟我团聚呢!

    沈溪对苏敬杨道:“苏将军回去后,多研究一下湖广地区的地势地形图,有什么好的图册,也给本官这边送一些过来,本官好研究一二。初来乍到,本官对地方不甚了解,贸然出兵非常危险,知己知彼方为上策。况且夏季多雨季节已来临,本官要将注意力放在防洪上,无心军旅之事!”

    苏敬杨紧张地说道:“大人,难道地方安稳,不比防洪来得重要?”

    沈溪板起脸:“地方安稳,只涉及到湖广西部和南部一两个府,地方上尚且有数万兵马镇守,叛军断不至于北上杀到湖广腹地。而湖广乃是我大明粮仓,今年夏天已经连续连下了几场豪雨,如果后续雨水不停,必然要闹洪灾。湖广遭灾,粮食减产或者绝收,那全天下的百姓当如何?”

    大明刚建立那会儿,尚有“苏常熟天下足”的说法。

    但随着江南工商业日益达,城市的膨胀侵蚀了农业的展空间,同时大量良田用于种植桑树、茶叶和棉花,以获取更高的经济效益,导致长三角地区的粮食种植直线下降,而湖广则由于连续开,逐步成为全国粮食的主产地。

    靖难之役后,南粮北调逐渐成为一项传统,但由于长江中游区域一直饱受水灾困扰,该地区能否风调雨顺,全看天意,一旦湖广遭灾,粮食调度不出去,全国许多地方的老百姓可能就吃不上饭了。

    苏敬杨听沈溪的意思,不想亲自领兵出征,他不敢多嘴,赶紧叫人为沈溪准备一些湖广西部、南部的图册和府志、县志,让沈溪充分了解该地区的风土人情,顺带按照沈溪的吩咐,安排地方卫所、千户所日常屯驻和练兵。

    苏敬杨很识相,他知道这时代文官至上,跟沈溪较劲儿不明智……沈溪能帮他的地方太多,随随便便上个奏本,夸赞一下地方都司衙门做事妥当,朝廷就会记住苏敬杨的功劳。

    苏敬杨跟其他地方将领一样,一心想跟着沈溪建功立业。

    在这之前,只有边军体系才能栽培出王公贵胄,而地方都指挥使因为并非世袭,苏敬杨很想为自己的子孙后代争取到公侯世卿,所以才会极度渴望沈溪领兵出征,他才好跟着沾光。

    沈溪有意组建一支由总督衙门直接统辖的兵马,苏敬杨心想,既然这位新任两省总督对于地方平乱的事不那么上心,那就干脆帮总督衙门组建一支军队。

    沈溪作为两省总督,有直接统兵权,就算朝廷不给沈溪组建兵马的诏令,沈溪也可以自行组建兵马,甚至可以任命一些将职,同样可以得到朝廷的承认,这就是著名的“标兵制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