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寒门状元 > 第一三八七章 防洪
    沈溪准备组建一支完全由他指挥调度的兵马。

    虽然士兵的俸禄不用操心,但养活这支部队需用到的兵器、装备等,则要他全权负责,使得沈溪不想把规模搞得太大……有两千左右常备兵,再加上听从调度的四五千卫所兵马,基本上来说,任何战事都可以轻松应付。

    连土木堡之战,沈溪都只用不到一万兵马跟鞑靼人周旋,在这湖广之地,栽培两千精锐官兵足以应对一切挑战。

    沈溪计划在自己的侍卫中招聘军事骨干,先把他们训练好,再把湖广素质最好的士兵划拨到自己麾下,配备火枪和火炮,按照后世的方法打造出一支铁军,不打仗的时候保护自己的安全,打仗的时候则摧枯拉朽,所向披靡。

    沈溪的想法得到苏敬杨的大力支持,之前苏敬杨已经给沈溪提供了一部分官兵,还将武昌府周边卫所卫指挥使、千户所千户叫来拜会沈溪,顺带让人回去选拔士兵,送到武昌府来听从沈溪调遣。

    在标兵未正式成军前,沈溪的主要心思还是放在工业园区。

    经过多次试验,燧枪正在逐步成型。这枪说白了就是把引燃火药的火信,变成扣动扳机打火的火石,虽然火石溅出的火星要点燃黑火药不是每一次都奏效,但多扣两下扳机总会把火枪内的火药点燃。

    如今,铁匠们正在想办法,给燧枪上刺刀,这样即便没有火药了,部队已经有再战之力。

    下一步,便是抓紧时间生产燧枪。

    沈溪打算用一年的时间,生产出两千支燧枪,然后装备部队……这将是大明历史上第一支全部装备火器的军队,如果再辅以忠君爱国的思想,沈溪相信将会成为自己手上的一把利剑。

    ……

    ……

    送走朱厚照后,沈溪一直处在工业园区和总督衙门两点一线的生活模式中。

    布政使司衙门已经多番来信,催促沈溪主动肩负起防洪事宜。

    都指挥使苏敬杨想的是让沈溪领军平息地方少数民族叛乱,而马中锡则一心念着让沈溪帮忙防洪治灾。

    马中锡之前从沈溪手中得到的那批钱粮,已悉数运往京城,用以补充京师保卫战后空空如也的国库。

    马中锡当了好人,可他手头上就没了治理江河急需的银两。

    就算地方上人手充足,但购买麻袋和砂石料总是需要花钱的,不给钱先欠着也行,但老百姓前来抗洪救灾,总需要管饭吧?这购买粮食的钱从何而来?

    沈溪原本不想理会防洪治灾的事情,但他人在武昌府,就住在长江边上,一旦溃堤他自己跑不掉不说,工业园区也会跟着遭殃。

    事关自己的安稳,同时还关系到大明科技进步,沈溪只能亲自上长江大堤视察,对长江防洪情况进行更进一步的了解。

    沈溪视察过江堤之后,现这时代的堤坝质量很低,堤基为沙砾基础,堤背有历次溃堤形成的渊塘,堤基覆盖破坏严重。临水面无滩或少滩堤段,白蚁、蛇、獾、鼠等打了许多洞,对堤坝造成极大威胁。

    一旦生溃口,堤坝后就是一望无际的平原,洪水无可阻挡。

    因为夏汛即将到来,作为湖广总督的沈溪,不能不把防洪摆到第一要务上,他暂时只能寄希望于这一年的洪水别来得太凶猛,给他一定的时间加固堤坝,防洪治灾。

    大明对河道疏浚、洪灾应对处置,以黄河为第一要务,毕竟黄河年年闹水灾,而长江则在大多数时候都“循规蹈矩”,因而大明只是在齐鲁设立河道总督衙门,并未在长江沿岸设置相应的治河衙门。

    府、州、县三级衙门,是湖广以及江南之地防洪主要机构,地方征调民夫,装填沙包、调运护堤等事项,都由各级衙门负责组织。

    总督府作为两省最高行政和军事机关,并不负责具体事项,但沈溪可以利用他的“声望”,在民间募集赈灾资金,用在江防上。

    总督府这边把风放出去,湖广地方豪门大户都捂紧了钱袋子。

    都知道这位新任总督不好惹,之前沈溪只是轻描淡写要追查毒害马中锡的奸人,就从湖广官绅手中坑走八十万两银子,让各世家大族苦不堪言。

    现在沈溪一句治河,指不定要地方捐赠多少银子,很多之前没来得及离开湖广迁徙去别处的家族,这会儿都后悔起来。

    “当时没想开,以为留下来能逐步恢复往日的风光,结果生意被人抢了不说,现在还要被人坑一大笔!真是命苦!”

    沈溪虽然把风放了出去,但他还算客气,没打算让地方士绅掏银子,因为他知道士绅们如今的日子不好过,尤其许多世家在失去专营权后,已经从生意人变成地主,靠土地、店面维持生计。

    沈溪的意思,由宋小城和惠娘拿出一笔银子,完成地方防洪工作,顺带为宋小城和惠娘在地方上的生意顺利铺开奠定政治人脉。

    如今宋小城在湖广把生意做得风生水起,而惠娘也已经抵达江赣,如果沈溪不能从政策上给予二人更多帮助,下一步两家要展壮大很困难。

    沈溪初步算了下,初期拿出两万两银子赈灾即可。

    这笔银子大半可以从总督府账面上支取,剩下的则由宋小城、惠娘各承担一部分,如果再有不足,则由地方士绅填补。

    惠娘抵达南昌,沈溪想去探视……这会儿家眷已从京城起行,如果等谢韵儿等女到了武昌府后,他再去南昌府可能更不方便。

    在这种情况下,沈溪终于决定,趁着自家女眷到来之前,先到南昌走一趟。

    ……

    ……

    沈溪要到南昌视察的消息很快传开,可把江赣官绅给吓坏了。

    这位新任两省总督做事雷厉风行,“斑斑劣迹”早就传遍官场,人人都把沈溪当做瘟神,在沈溪提前通风,说自己要去南昌视察军务,顺带督导防洪事宜时,地方上很多士绅已经吓得要开溜。

    湖广布政使司这边有马中锡充当沈溪的排头兵,而江赣那边暂时没有马文升、刘大夏派系的人,甚至连刘健、李东阳一派的人都没有。

    连跟沈溪接洽说得上话的官员都没一个,地方各级衙门更是提心吊胆,生怕沈溪又来之前“大清洗”的那套。

    沈溪东行,随行的人不多,他要沿江而下到九江府,再进鄱阳湖登岸6行到南昌府,这一路虽然不算很长,但也要走个六七天。

    沈溪不会急着赶路,重点是考察沿江大堤的情况,顺带找地方官府问一下防洪治灾的事情,主要还是了解各地的实际情况。

    沈溪上任后一直待在武昌府,不知道的还以为他在武昌城扎了根,但江赣那边各级官府、士绅早就有了觉悟,沈溪出任两省总督,绝对不可能只在一地停留,这次来江赣,必然打着别的旗号来完成地方专营制度改革,顺带“与民争利”,要跟士绅过不去。

    沈溪在武昌府还没出,江赣那边的线报就接踵而至,许多消息都暗藏杀机,说是地方上有人准备刺杀,让他永远没命回武昌府。也有消息说,刺客有几十人,会在不同的地方对他行刺,连驿馆中人都有可能被收买,或许会下毒,又或许趁夜杀进房中,更有甚者干脆把驿馆一把火烧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