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寒门状元 > 第一三九〇章 一点儿技术含量都没有
    宁王要造反,沈溪来到大明,搞清楚自己所处时代就知道了。

    但他从来没想过宁王会现在就造反。

    朱宸濠如今不过刚继承宁王位,有没有那么迫切要造反?除非是朱宸濠老爹,老宁王就有造反的心思,并且把这想法带给朱宸濠,甚至老宁王在世时就开始拉拢地方文官武将,暗中展势力,并做出危害乡里的举动。

    沈溪心想:“老宁王朱觐钧素有贤名,之前染病不起,半条命吊着,他有精力谋反?还是说朱宸濠继位后,趁着大明内忧外患,准备搏一把,主宰朱氏江山?可如今就算朱祐樘闭目塞听,不管藩王之事,但朝中那么多名臣,区区一个朱宸濠能做出怎样的文章?”

    在这件事上,沈溪对地方官员所言半信半疑,却也不会置若罔闻,他之前把江赣地方官绅作为主要敌手,但现在不得不在名单中加上宁王朱宸濠的名字。

    关渚麟走后,驿馆内重新安静下来。

    沈溪原本打算沐浴一番,但见关渚麟欢迎的阵仗,便知自己已然成为江赣官绅众矢之的,如果真有什么人行刺,洗澡时无疑是最危险的,只好作罢。

    好不容易住一次驿站,本想好好放松一下,但沈溪的精神怎么都松弛不下来,感觉一股莫名的危机正在逼近。

    这江赣地面,似乎比湖广更不太平!

    沈溪出行在外,一直很检点,即便身边有云柳和熙儿这样的绝色,并且云柳已经是他的女人,他也从来都是独睡。通常他要看书或者写东西到很晚,旁人摸不透他的生活习惯,他也不想麻烦别人,独自一人最洒脱。

    三更鼓敲响,沈溪还在看书,后院那边忽然传来一阵喧哗声,沈溪对于风吹草动很敏感,他想了想,起身走出房间,来到外面的过道上,从洞开的二楼窗户看出去,只见有人举着火把,似乎要护送一顶轿子进驿馆。

    “……此乃关知县亲口吩咐,你们也敢阻拦?”来人语气中带着几分不耐烦,也不知哪儿来的勇气,竟然敢跟总督府的侍卫耍横。

    但听侍卫道:“别说是关知县了,就算是你们九江张知府亲来,也要靠边站,大人已睡下,明天一早就要起行,未得允许,闲人一律不得入内!”

    德安县衙的人还在争辩,云柳从房中出来,身后跟着熙儿,云柳向沈溪征询:“大人,是否需要奴家下去查看?”

    沈溪道:“你去瞧瞧是怎么回事,熙儿留下!”

    “是!”

    云柳领命而去,她办事能力很强,跟人沟通颇有技巧,沈溪对她很放心。至于熙儿,则有一身好武功,沈溪留她在身边,安全方面不会出问题。

    云柳到了官驿后门,说话没有像侍卫那样飞扬跋扈,很快便问清楚,原来是县衙往这边送女人。

    沈溪轻轻叹了口气,道:“一点儿技术含量都没有,走到哪儿,都是这套路!”转身正要回房,见熙儿好奇地站在那儿,口中呢喃道:“什么是套路?又是什么套路?”

    沈溪打量她一眼,没有作答,直接进房去了。熙儿不知进退,杵在走廊里呆。很快云柳回来,到入沈溪房间,汇报:

    “大人,关知县派人送来一名十六岁的花季少女,说是本县大户人家的千金,仰慕大人威名,特来侍奉……”

    沈溪嗤笑道:“这种鬼话,谁信?见我不收钱,便尝试美色贿赂,不过这种事情司空见惯,便连你们干娘也把你们送到我身边……不过,你们有能力,加上我们又相识于微末,彼此有感情,情况自然有所不同!”

    熙儿跟在云柳身后进入房中,见沈溪跟云柳说话,不敢靠得太前,听沈溪这么一说,俏脸上飞起一抹红霞。

    沈溪并无留云柳和熙儿侍寝的打算,先让云柳去将县衙的人打,然后便准备上床休息。

    夜间驿馆外虽偶有鸡鸣犬吠,但大致还算安静,次日一早醒来,沈溪却现自己腰酸背痛,这一觉睡得并不怎么踏实。

    这是沈溪出武昌府后,第一次在驿馆歇宿,临行前曾有人威胁要行刺,故晚上入眠时,沈溪不敢睡得太死,结果便是醒来后,沈溪觉得身体非常难受。

    好在这一路都是乘坐马车,德安到南昌府的官道虽然不是那么平坦,但无碍沈溪在马车上补瞌睡,他期冀这一路上不要有太多坡路和河流湖泽,不然又得下马车步行或者乘船,来来回回折腾个不休。

    关渚麟亲自前来官驿相送,昨日他送金银财宝和美人给沈溪,均被拒之门外,心里担心不已,害怕沈溪追究。

    关渚麟最初以为天下乌鸦一般黑,可以用财色腐蚀拉拢沈溪,但当他现根本不是那么回事后,担忧更甚……主要是之前师爷古程严和捕头张明等的话把他吓着了,趁着送行前来给沈溪请罪。

    沈溪拍拍关渚麟的肩膀:“本官几时怪责过关知县?换作平时,本官优哉游哉,神清气爽,歇宿德安,有美人相伴,自可恣意享乐,既娱人又娱己,何乐而不为?可惜本官这几日舟车劳顿,疲惫不堪,怪只怪两湖之地河流湖泊太多,旅途折腾得够呛,哪里还有其他心思?”

    为了让关渚麟放松警惕,避免对方再想方设法送礼,沈溪只能委婉地表达一下自己其实可以随波逐流的想法……我不是不爱财和色,但奈何这一路辛苦,对这事不太上心,你要送礼可以等日后。

    关渚麟稍微松口气,心想:“跟民间传闻不同啊,看来这位沈中丞并非孤芳自赏难以接近之人,否则怎会说出此等言辞?”

    关渚麟从未见过沈溪这样的上司,居然为避免他多想,而虚以委蛇。换作别的官员,要么接受腐蚀,要么自命清高,破口大骂,只有沈溪既不收礼,还平易近人,关渚麟顿时觉得沈溪做人格调很高,一时间竟然有顶礼膜拜的冲动。

    见沈溪要走,关渚麟连忙道:“沈中丞,是否需要将人送上车驾?您带着她,到南昌府后也好有人侍奉?”

    沈溪微微蹙眉,随即拱手:“关知县的好意本官心领了,但顾虑本官无人照看,未免想多了……你这里会送,莫非到可南昌府就没人送了?哈哈,说起来,本官自上任以来,旁人要送给本官的美人,怕不下十位,让本官着实无所适从。本官就算年轻气盛,血气方刚,也架不住如此多美人轮番上阵!”

    关渚麟一怔,随即明白什么,呵呵陪笑,心里却道:“这就难怪了,沈中丞在东南和西北立下大功,乃当世少有的英雄豪杰。他是朝廷正二品大员,送他美女的人多了,怎会缺我这一份?或许是我送的美人,乃是乡间货色,就算是黄花闺女,沈中丞也未必看得上眼……”

    有了这想法,关渚麟也就不再勉强要送沈溪什么,反而有些自卑,认为自己没有拿得出手的好东西。

    沈溪终于摆脱了关渚麟这狗皮膏药,从德安县驿馆出来,刚坐上马车,便觉得氛围有些不太对。

    原来从驿馆到县城南门这一路上,早就被闻听总督到来而前来看热闹的百姓给挤满了。

    百姓何曾见识过十八岁的少年总督?再加上民间流传有很多关于沈溪的传说,说他什么文曲星下凡,又是什么托塔天王或者是齐天大圣转世,百姓闻名已久从从未亲眼看到过,这会儿都想一睹风采,顺带沾沾沈溪身上的仙气。

    但沈溪却让他们失望了。

    沈溪坐在马车车厢里,一直就没露面,队伍前有赞导喝道开行,后有衙役手举“都察院右都御史”、“节制湖广、江赣两省都、布、按三司”的衔牌,然后又是一排“回避”、“肃静”的衔牌,最后才是骑着高头大马作禁军打扮拱卫着十几辆马车左右的侍卫,浩浩荡荡,等闲人哪里能靠近?

    一直等车队出城后,沈溪才从车窗里探出头看了眼,自嘲地叹了一句:

    “如果我真像传闻中那般三头六臂,早不在浑浑噩噩的大明官场厮混了,回我的花果山多逍遥自在?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