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寒门状元 > 第一三九三章 老熟人
    六月十三,沈溪一行低调抵达南昌府。

    因沈溪未提前照会江赣地方三司衙门,他的到来显得很突然,甚至三司衙门都未派人出城迎接,反倒是宁王府那边提前得到消息,派专人前来欢迎。

    南昌乃江西承宣布政使司治所,南昌府下辖南昌、建新、丰城、进贤、奉新、靖安、武宁七县,其中南昌、新建两县倚郭。

    南昌县东南有东湖;西有赣江,自丰城县流入,东北入鄱阳湖,出湖口县,入大江,亦曰章江;又东南有武阳水,上源自南丰县污江,北流经此,又东北入宫亭湖;南有市汊巡检司。

    建新县北有吴城山,临赣江;东有鄱阳湖,即彭蠡,俗谓之东鄱湖;西与宫亭湖相接,谓之西鄱湖西南有筠水,一名蜀江,自高安县流入,合於章江;东北有赵家围、西有乌山、北有吴城、西北有昌邑四巡检司。

    明初,洪武十一年于南昌府建豫王府,二十五年改为代王府,迁山西大同,永乐初,宁王府自大宁卫迁此。

    到此时,南昌府仍旧为宁王府驻地。

    沈溪到来,小宁王朱宸濠提前得知消息,派长史带十六人携礼物而来,在府城北门迎接沈溪一行。

    长史自称姓孙,并未通报姓名,以他的身份,原本无需赐见,但沈溪刚到地方,并未摆他两省总督的架子,亲切接见宁王府长史,却没有打算收下礼物。

    孙长史道:“……沈中丞远道而来,旅途劳顿,正需使用奴仆……后有家仆十六人,有厨子、马夫、花工、更夫等,乃是王爷吩咐派来伺候沈中丞起居。沈中丞下榻的巡抚衙门的修缮工作,之前已经由王府代为完成……”

    不但礼物带得多,还送人,跟地方官上来就送女人不同,宁王送奴仆送的却是五大三粗的汉子,纯属过来帮忙干活的。

    这就能看出差异了。

    地方官急功近利,而宁王则注重私交方面的培养,送女人不收,那是怕别人说贪财好色,所以礼物都是简单的土特产,送人也送男仆,帮忙干活。

    至于住的地方,已经提前代为修缮,算是尽了地主之谊,毕竟江赣无总督府,沈溪要住只能住巡抚衙门。江赣巡抚这职务空缺已有数年,在此期间一直未有人居住,王府帮忙修修,朝廷不会说什么。

    等熟络之后,大家再把酒言欢,三次五次过后再根据喜好送一些相对贵重的东西,潜移默化间便将人拉拢,达到同流合污的目的。

    沈溪不得不佩服小宁王结交人的手段。

    沈溪道:“本官刚到江赣省治,尚未见三司官员,若先跟藩王联络,为御史言官所奏实非善事,所以礼物和人都不能收。阁下回去后告知宁王,本官在江赣不会停留太久,此番到来不过是例行公事,非针对宁王府和本地官绅……”

    孙长史并未勉强,恭敬行礼道:“中丞大人行程匆忙,卑职不再打搅,若大人有何需要,只管到宁王府知会一声。不过,还请大人留下一人作为联络通传之用!”

    说完,孙长史招手叫来一人,却是个看起来不到二十岁的年轻男子,穿着短褐,腿上有绑腿,浑身透着一股机灵劲儿……这也是宁王高明的地方,你不收礼物可以,但我要送个人在你身边,平时帮你打打下手,你有事可以让他来知会宁王府,方便两边走动。

    沈溪不想再跟孙长史过多纠缠,一摆手:“留下就是!”

    此番他带了二百多号人,多一个两个无伤大雅,沈溪顺带想看看宁王到底搞什么花样,以至于江赣地方官员似乎人人都知道他要造反,如果宁王敢把事做得太明目张胆,沈溪也敢直接派兵将宁王给拿了,当然事前必须要找到确凿的罪证,以目前的情况看,这很难。

    藩王失势,的确在朝中连个屁都不是,但若想将藩王扳倒,等于是在挖老朱家的墙根,皇帝怎么都不会答应。

    ……

    ……

    沈溪进城后,直接入住修缮一新的江赣巡抚衙门。

    等队伍浩浩荡荡到了衙门口,江西布政使司、按察使司、都指挥使司的人才收到风声,慌忙派人迎接,但沈溪已经进了巡抚衙门,派沈永祺接待这些官府中人。

    即便沈永祺跟着沈溪见过一定世面,可他终究是个乡野青年,见识不多,这些官员跟他打照面,谈话办事好像对牛弹琴,地方三司衙门的人怎么都没想到沈溪会找这样木讷笨拙的人作为左膀右臂。

    沈永祺按照沈溪的吩咐,先把布政使司和按察使司的人打走,给了都指挥使司的使者一封信,让其带回去跟江西都指挥使王禾。

    话说这位王禾,跟沈溪可是老熟人。

    王禾曾是泉州卫指挥使,帮沈溪拿了泉州知府张濂等人后,沈溪在平佛郎机人的请功奏本中,提了王禾一句,王禾因此受到重用,先是提拔为湖广都指挥使同知,后江西都指挥使出缺,他便再进一步,奉调江西任都指挥使,可以说是就此平步青云,主管一省军队大权。

    王禾调任江西都指挥使,是年前西北战事结束后生的事情。在沈溪看来,这是朝廷准备将他调到湖广、江赣任职后的一种准备,王禾原本是苏敬杨的手下,又是沈溪得力干将,调到江西执掌都指挥使司,方便沈溪行事……他在湖广、江西牢牢掌控着军队,可确保地方不乱。

    当初沈溪抵达武昌府后,王禾曾去信,向沈溪详细奏报江赣地方军政情况,字里行间恭维异常。

    如果是苏敬杨这样的一省都指挥使,之前未受沈溪多大恩惠,最多是希望巴结总督大人,求将来能封爵,福泽子孙。

    但王禾这样原本就承了沈溪的恩惠,而且那时沈溪不过是朝廷钦差,还非封疆大吏,可说是与沈溪相识于微末,如今他官运亨通,当然要投桃报李,把沈溪当成主公一样敬奉,以期沈溪飞黄腾达后再提拔他一把。

    沈溪给王禾的信函,不过是日常叙旧,其实是跟王禾通个风,意思是让他识相点儿,以后别胡乱找靠山……既然是我把你从卫指挥使提拔到一省都指挥使,这恩德你报不完,我现在已经是正二品的两省总督,是你的直属上司,你现在归到我门下,将来我入朝执掌大权,少不了栽培你。

    王禾原属于那种比较谨慎的武将,可在沈溪来了之后,他却无法淡定了。

    当晚,沈溪正在巡抚衙门后院用餐,听到云柳进来通禀,说是都指挥使王禾亲临。

    沈溪放下碗筷,直接来到巡抚衙门前面的正堂接见王禾。

    王禾此时蓄起了胡子,显得成熟稳重许多,见到沈溪他也不废话,当即单膝下跪,行礼道:“末将王禾,见过大人!”

    沈溪笑了笑,心想:“自己提拔起来的就是不一样,一看态度就知道,这是自己人!”

    沈溪笑道:“王将军起来说话。”

    说着,沈溪亲自搀扶王禾,让王禾受宠若惊。

    王禾一身甲胄,站起身来后再度抱拳行礼:“大人,您到江赣之地,末将未曾派兵护送,实在太过怠慢,请大人赎罪!”

    沈溪微微一笑:“王将军见外了,你我乃是老相识,泉州一别已有五年,本官见到你,仿佛又想起在泉州时与佛郎机人浴血奋战的一幕,而后又得王将军相助,将贼臣张濂等人擒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