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寒门状元 > 第一三九七章 不省心
    此时此刻,正处在风口浪尖上的大明太子朱厚照,已经顺利抵达开封府,只要过了黄河,要不了多久就进入北直隶地界。

    “真是没劲,才刚出来走走,又要回皇宫了!真不明白,那鸟不拉屎的地方,很多人还挤破头想进去看看……哼哼,早知道我就不去湖广,见不到沈先生,也不至于被他找人送回京城!”

    朱厚照嘴上带着诸多抱怨,喋喋不休。

    就在车队晃晃悠悠进了开封城,来到城北一家客栈门前停下时,朱厚照从马车车厢里探出头,望着客栈略显陈旧的大门蹙眉不已,杨文招从后面的车驾过来,恭敬地说道:

    “朱公子,客栈条件简陋,还请你担待一下……我等把您护送到这儿,就该返回湖广去了。沈大人之前有吩咐,只能送您到开封府,接下来这段路,要您自己走!”

    朱厚照顿时多了几分期冀,瞪大眼睛问道:“当真?”

    杨文招笑着解释道:“虽说您要自己走,但我们会派人在暗中保护您。再者,我们已经请开封府地方上的商队陪同您一起北上,朱公子尽可放心,您北上这一路,会有人帮忙打点,绝不会让您受到半点委屈!”

    朱厚照骂道:“什么都是沈大人,你们就不能有点儿自己的主见?本公子回个京城,被你们当作犯人一样看得紧紧的……要走是吧,我先生给了你们多少银子,通通拿出来,现在这银子归我了!”

    杨文招有些莫名其妙:“朱公子的话,我有些听不明白,你先生……也就是沈大人何时给过银子?”

    朱厚照虎目一瞪:“没给银子?你们一路上拿什么吃喝打点?”

    杨文招这才明白是怎么回事,解释道:“朱公子说的是盘缠啊……沈大人是给了些,但吩咐过了,您还要继续北上,这笔钱会用于雇请商队以及打点食宿,有专人负责,但绝不能过您的手,朱公子请见谅!”

    朱厚照骂骂咧咧,从马车上下来,这一路上他住的都是客栈,条件比不上官驿,甚至荒山野岭扎营露宿的时候也有,此番北上可比他南下时要辛苦多了。

    南下走的是水路,一路要么乘船要么歇宿岸边的驿站,跟着刘瑾蹭吃蹭喝,生活相对安逸,可北上途中,基本是乘坐马车,把他骨头都快颠散架了。

    朱厚照进入客栈,很快见到商队前来接洽之人,心中更是不忿:“沈先生这是想半路上不管我了,哼,还不是怕泄露我去过湖广,被父皇责难?既然不想管我,那我就自己走,今天或许是好机会……”

    朱厚照带着极大的期待,准备半夜开溜。

    三更鼓响,夜深人静。

    朱厚照穿戴整齐,把床单拧成一股绳,一头绑在靠墙的床脚上,一头拿在手里,来到客栈二楼的窗户前,翻了出去,尚在半空中,便听到下面有人喊:“哟,朱公子,您大半夜雅兴大,出来赏月呢?”

    朱厚照受到惊吓,手一松,从一二楼相连的地方径直摔了下去。

    朱厚照什么性格,沈溪摸得门清,这小子在路上不私逃就怪了。事实也证明,朱厚照一路上想逃走不是一次两次了,要不是沈溪特别叮嘱让人日夜盯着朱厚照,这小子早就跑得没影了。

    尤其是这次,熊孩子不但没逃跑成功,反而因为从二楼跌下来,脚脖子崴了,身上也有多处擦伤,这下想跑也没得跑,只能乖乖跟着进京的商队北上。

    “真是活见鬼了,难道我就是说本中的那个孙猴子,沈先生却是如来佛?我就不信,我逃不出他的手掌心。”

    商队过了黄河,朱厚照躺在马车上往京城而去,一路上很不甘心,“等小爷伤养好了,再跟你一较长短,大不了我再偷偷溜出宫去湖广一次,看看这次你怎么拦我!”

    就算朱厚照不甘心,还是要回京城。

    当然,也幸好他回去得还算及时,不然朱祐樘跟大臣们就要因为他失踪之事而起冲突,他提早回去,便能阻止朝廷一次无谓的纷争,同时帮他老爹争回面子。

    ……

    ……

    远在南昌府的沈溪,对于朱厚照在回京路上会出什么状况,早就有过各种推测,提前做出种种安排。

    如果这样再出问题,他就没办法了,毕竟鞭长莫及。

    此时沈溪,心情无比的复杂。

    之前李衿留下的地址果然没人,但留有讯息,沈溪根据消息,辗转三个地方,终于在东湖状元桥附近找到惠娘和李衿的住所。但让他所不爽的是,并未见到自己的儿子,孩子被惠娘擅作决定留在广州府了。

    惠娘在那边聘请有奶娘,还有三名轮换照顾并且相互监督的老妈子,再加上十多名使唤丫鬟,从托管孩子的角度来说,惠娘把事情交待得非常细致,只是沈溪对惠娘自作主张将孩子留在广州府不满,毕竟他之前去信,明确说过要把孩子带过来。

    “……老爷,夫人也是为少爷着想。”

    惠娘跪在地上,李衿陪着跪在那儿,小声辩解,“少爷自打降生便体弱多病,或许是夫人有孕事时太过操劳,影响到了肚子中的少爷……少爷未足月便降生……”

    惠娘能够主动下跪,说明她从开始对沈溪让她带孩子过来这件事便有所排斥,她自己也知道这么做是跟沈溪顶着干,所以沈溪来了,她主动接受惩罚。沈溪气呼呼地说:“明知道我会恼火,还坚持这么做,惠娘,你是诚心要让我生气,是吗?”

    惠娘跪在地上,低着头,一句话不说,就好像沈溪最初认识的惠娘一样,固执,不服输,坚韧不拔,有着男儿家的担当。

    惠娘是一个不属于这时代的女人,她身上有着独立自主的性格,这是沈溪最欣赏的地方,甚至沈溪觉得惠娘晚生几百年也可以成为一个成功人士,只因她生在一个封建守旧信息闭塞的时代,才会造成今天的结果。

    这下李衿也不知该说什么才好了。

    沈溪从椅子上站起来,许久没见,重逢就与惠娘怄气,他心中也不情愿,他从怀中拿出一张纸,递到惠娘面前,道:

    “之前一直未给幼子起名,这几日为他准备了不少名字,原想拿来跟你一起商议,但现在看来,乃我一厢情愿,是吗?”

    惠娘和李衿仍旧不说话。

    沈溪能感受到,这对姐妹的关系非常好,甚至已到莫逆的地步。

    沈溪自问已无法撼动这对姐妹的金兰之情,他也不想压制,毕竟都是他的女人,又是他私自养在外面的外室,也没太多时间来陪她们,让她们自己做伴,互相之间有商有量,其实是好事。

    沈溪叹了口气,道:“也罢,久别重逢,我不想跟你太多置气……或许你的选择是对的,把孩子留在广州府,请人好好照顾,不至于让他承受旅途颠簸之苦,可以健康茁壮成长!起来吧!”

    即便出言表示原谅了惠娘,但这个倔强的女人仍旧跪在地上不起,让沈溪一时生出诸多感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