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寒门状元 > 第1399章 各有追求
    沈溪对惠娘用情很深,他没有把惠娘当做自己养在外面的女人,如果不是因为惠娘在朝廷的户籍早不存在,还有母亲周氏对这位“好姐妹”惺惺相惜,他早把惠娘迎娶进门了。

    关于道德伦理的事情,他倒不是多在乎,因为显而易见的道理,他跟惠娘没有任何血缘关系,他要迎娶惠娘,真正要过的其实只有周氏一关。

    沈溪原本不想把惠娘还活在世的事情公之于众,但经历今日之事后,他却不打算再跟以前一样遮遮掩掩……惠娘已为他诞下儿子,在沈溪这样传统男人的心目,惠娘是他铁打不动的妻子,必须得到足够的尊重和礼遇。

    见面后从最初重逢的狂喜冷静下来,惠娘因留儿子在广州府这件事,跟沈溪起了一定的矛盾,一时解不开心结。

    沈溪很清楚,惠娘自从怀孕到孩子出生,他这个丈夫没陪伴在身边,怀孕的妇人很容易胡思乱想,患心理的疾病,幸好有李衿时常在旁开解,否则让惠娘一个人在外孤苦无依,非折磨得疯疯癫癫,又或者出个抑郁症什么的,恐怕等不到这次重逢了。

    有沈溪的关怀,还有好姐妹的陪伴,惠娘的心境终归会慢慢解开。沈溪自问可以抽出时间多陪伴惠娘,甚至给予她应有的尊重,与她交心,逐渐承认她的身份和地位……所有这一切,都需要时间!

    惠娘本身对于身份和地位这些并没有太高的要求,因为她知道,自己想要争取在沈家的地位很难。

    她始终过不去内心那道坎,觉得沈溪跟陆曦儿才是一对,自己抢了女儿的丈夫,自责而愧疚,同时她也不敢面对周氏、谢韵儿、林黛等女,所以宁可一辈子只隐身于沈溪背后当一个没有名分的女人。

    但在有了儿子后,她的心理又有了变化,想为自己的儿子争取到应有的权益。

    所以这会儿的惠娘根本是个矛盾的结合体,跟她以前的性格一样,总是有许多分裂对立的因子,以至于她无法正视自己的内心,明明想跟沈溪在一起,但总是瞻前顾后,要表现出尊严和气节,死要面子活受罪。

    惠娘和李衿所住的是一个复式院落,由前后左右四个院子组成。由于沈溪到来,下人们早早地被赶到其他院子,没人打扰沈溪和两姐妹相处。

    李衿沏香茗,沈溪与惠娘并坐在一起,他把自己在西北战场的经历大致讲了一遍。

    之前惠娘只知道沈溪去了西北前线,关于战场的事情,她听过一些民间的传闻,但因老百姓对于具体情况不是很了解,再加她不方便出去走动,得来的消息可能都转了好多手,不尽不详。

    听沈溪亲口道来,她才知道沈溪之前所遇到了怎样的艰难险阻。

    沈溪讲故事很有一套,惠娘以前听沈溪讲过说岳全传和红楼梦,对沈溪的套路摸得一清二楚,知道沈溪最喜欢设计悬念,所以尽管听到危险处手心已经出汗,但她那俏脸却没有丝毫表现出来。

    而李衿听得那叫一个如痴如醉,尤其是沈溪在土木堡,几乎是以一人之力,跟数十万鞑靼兵马周旋,稍有不慎有可能粉身碎骨,她的粉拳情不自禁握得紧紧的,杏眼紧张地看着沈溪,生怕他出什么事。

    惠娘的心也一直揪得紧紧的,虽然她知道沈溪安好地坐在这儿讲述,便表示所有危险已经过去,但是担惊受怕,最后实在受不了,她干脆打断沈溪的讲述,问道:“老爷之前是三省总督,此番立下如此大的功劳,朝廷为何只给老爷委派两省总督的差事?”

    夫妻一心,惠娘为沈溪“贬官”而感觉难以接受。

    沈溪笑着解释道:“以前虽然我是三省总督,但前面却加了沿海二字,只能征调三省兵马用于清缴沿海匪寇,其实权力之真正的三省总督远有不如。”

    “我如今虽执掌两省,但江赣、湖广无论是在粮食出产,还是在人口富足程度,都远好过于闽粤桂三省,我现在算得是加官进爵,官秩也从正三品到了正二品,提升不少,怎算屈?”

    李衿忙不迭点头,沈溪升官对她来说是大好事,沈溪地位越高,意味着她的日子也会越好过。

    惠娘却是一脸的不以为然:“以前都说朝廷赏罚分明,现在看来不过如此……朝廷任用很多奸佞之人当政,妾身在外这些年,早感受到了!”

    惠娘对官场有很大成见,甚至对沈溪也有些意见,认为他在很多事情不尊重自己。但她内心又对沈溪充满依恋,因为她知道,以前是为了争一口气活着,现在则是为自己和孩子的将来活着,沈溪便是最大依靠。

    有丈夫和没丈夫的女人截然不同,以前她总觉得什么都无所谓,但现在真正拥有后,反而不想再失去。

    惠娘站起身,道:“既然老爷要急着回巡抚衙门,妾身这去为老爷准备晚膳!”

    沈溪点点头,一脸渴盼之色:“许久未曾品尝惠娘的手艺,你先去忙吧!”

    李衿想要去打下手,沈溪却伸出手拉住她,让惠娘一个人往厨房忙活。

    等厅只剩下沈溪和李衿二人,沈溪不需要再跟之前那般拘谨,双手略一使力,李衿已“嘤咛”一声,近乎是瘫软在沈溪怀里,口情不自禁轻唤一声:“老爷!”

    沈溪看得出来,李衿动情了。

    惠娘和李衿对他都非常依恋,但二人却在人前有不同的表现,惠娘一直以冷漠示人,而李衿相对要热情许多。

    毕竟李衿更年轻,久别重逢之后,一时间情难自制。

    沈溪笑道:“今晚我准备带你和你姐姐到巡抚衙门,给你们配通行腰牌,以后可以自由出入巡抚衙门,但每次过去得换男装!”

    “多谢老爷!”

    李衿很高兴,以后随时可以到巡抚衙门,意味着跟沈溪团聚的机会增多,不用再忍受相思之苦。

    但这一切还得看惠娘的意思,若是惠娘坚持不去,她自己是没胆量单独前往的。

    沈溪道:“你姐姐,这些日子可有念叨我?”

    李衿明白,自己不过是陪衬,沈溪心惦记的始终是惠娘。但她并没有嫉妒,而是如实说道:

    “怎么会没有呢?姐姐天天都在念叨老爷,每次提及都多有感怀,茶饭不思夜不能寐。我本以为姐姐害了病,想给她找大夫,她却说不必,姐姐自己便通晓医理,她说这病不过是因思念过甚而起……”

    沈溪轻轻叹了口气,这话从别人口说出来,他不会采信,但从李衿口而出,却是千信万信……惠娘从来都是那种口是心非的人,心明明喜欢的要命,嘴却一再拒绝。

    以前沈溪也曾想过这问题,惠娘似乎有自虐倾向,这跟她长久以来被时代所不容,在社会底层苦苦挣扎求存有关。

    惠娘是那种极度自尊自爱的女人,但她同时也有很强烈的自卑感,沈溪自问未完全占有惠娘的内心,否则她也不会始终无法从“改嫁”的阴影走出来了。

    沈溪轻抚李衿的后背,道:“起来吧,晚到衙门那边,再好好跟你亲热。对了,你想我了么?”

    “嗯。”

    李衿像个羞赧的小姑娘,坐在沈溪的腿,头却快耷拉到胸前,耳朵和脖颈都红透了。

    无论从哪个角度来说,沈溪都是完美情人的典范,李衿甚至想过,自己的家庭若是不出事,想找个沈溪更优秀的男人,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

    她心甘情愿为沈溪生儿育女,为他付出一切,因为沈溪是她认识的男人最出类拔萃的,出了才学无双外,对于女人也是温柔呵护,能够给予平等的对待,这种感觉非常妙。

    李衿知道,以她的身份,很难求得名分,她跟惠娘要为儿子争名分不同,她只是想安安心心过日子,没有为将来考虑太多……这也是女人岁数有差异,境遇不同所造成。

    惠娘已经过了追求爱情的年岁,她更在意的是亲人儿女,做一切事情都先考虑这些,所以显得瞻前顾后。

    而李衿则好像个乐天派的少女,即便会为自己的命运感怀,但她暂时不会去想那些太过遥远不切实际的东西,把握眼前的幸福最重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