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寒门状元 > 第一四〇〇章 不得安宁
    整理过思绪后,沈溪终于品尝到惠娘亲自下厨做出的饭菜。

    惠娘的手艺很好,即便只是粗茶淡饭,但在沈溪口中却感觉无比美味,或许是情人眼里出西施,也有爱屋及乌的成分,只要出自惠娘之手,在沈溪眼里心里都是最好的。

    “老爷,您用过晚膳,早些回去吧,不能耽误公事!”惠娘见沈溪吃得差不多,小声提醒。

    沈溪看惠娘的神色,便知道这傻女人明明心中很想他留下,嘴上却偏偏说出送别的话,相比较而言,还是李衿表达的情感更为真挚。

    沈溪笑道:“之前你下厨时,我已跟衿儿说过,今日你们都换上男装,一起跟我回巡抚衙门!”

    惠娘有些胆怯:“妾身一介妇人,且戴罪之身,怎敢……擅进府衙?”

    沈溪道:“惠娘,记得一件事,你不是罪人,真正有罪的是那些陷害你的人,衿儿也一样,你们不用把自己当作戴罪之身,无论如何我都会帮你们正名,只是需要时间……料想,这一天应该不会太远了!”

    惠娘和李衿都不明白沈溪所说的“这一天”到底是哪一天。

    沈溪自问,只要自己留在两省担任总督,那不管惠娘和李衿是什么身份都不重要,他都有能力庇护,将来要帮二人恢复身份,可能要等到朱厚照登基他执掌大权后。沈溪道:“收拾碗筷的事情,交给下人去做便可。你二人进房去,好好收拾一下,随我一道回巡抚衙门!小别胜新婚,今晚,你们一个都别想跑。”

    沈溪要带惠娘回巡抚衙门,没人会干涉。衙门内真正认识惠娘和李衿的仅有云柳和熙儿,而二女其实对惠娘、李衿并不那么熟悉,沈溪准备将云柳和熙儿派回武昌府,继续监督工业园区的建设和研究,如此也可让惠娘和李衿安枕无忧。

    至于沈家家眷,会直接去湖广,不会来南昌。

    沈溪改变计划,准备在南昌府逗留一个月左右再回武昌府。

    此番在南昌他并不准备拿地方官绅怎么样,但专营制度的改革还是会进行,由他推动并以江西布政使司作为具体执行方,把盐、茶这两门生意的规则稍微改动下,不会波及甚广,影响地方世家的地位。

    沈溪考虑到他在江赣根基不是很深,即便有王禾相助……王禾跟苏敬杨不同,王禾刚调任江西,对军队的把控力度显然不够。

    再者,沈溪不想让惠娘犯险。

    跟那些世家大族相斗,牵一而动全身,他又不可能常驻南昌府,一旦离开,惠娘便会陷入孤军作战的境地。

    惠娘和她领导的商号,很可能会面对众多地头蛇一样的大家族围剿,而她手头掌握的力量却没有宋小城的车马帮那么强大,很可在地方势力攻击下土崩瓦解,安全方面也会出问题。

    除了打破盐、茶垄断外,沈溪准备将江赣目前并不受重视的煤炭和冶炼业掌控在自己手上。

    这个时候,萍乡煤矿还没有勘探出来,真正大规模的开要到清朝末期甲午中日战争之后,这里的煤储量巨大,色黑如漆且甚光泽,挥分少,黏结性富,是制造焦煤的上品。

    沈溪要大力推动科技展,必须要有大量煤、铁作为支撑,只要这个煤矿投入运转,再就近炼焦,完全可以取代木炭作为冶铁之用。

    此外,江赣的德兴铜矿,天下闻名。

    早在唐宋时期,德兴铜矿便进行开采,但到明朝中叶后,所有已现的矿脉都已开采完毕。沈溪前世曾去德兴对那些古矿洞进行考古,知道后世于二十世纪五十年代现的两个大型斑岩铜矿区的具体位置,只要投入资金进行开采,很快便会成为沈溪手里一张王牌。

    要知道德兴铜矿同时伴生有金矿和银矿,后世这里年产铜十二万吨,黄金五吨,白银二十吨,可见其开潜力值巨大。如今的大明,由铜铸造的铜钱可是货真价实的钱,再加上黄金和白银,可以说这中间储藏着巨大的财富。

    ……

    ……

    这天晚上,沈溪正在巡抚衙门自己的房中与娇妻美妾抵死缠绵,外面突然传报:“大人,王指挥使求见!”

    对于沈溪来说,事情做到一半被人打搅,这很让十分头疼……王禾来得太不是时候了。

    惠娘连忙拿起搁置在床边板凳上的衣服,就要穿整好然后服侍沈溪起床。沈溪一把拉住她,道:“让他在外面等着,别耽误我们的事情!”

    惠娘摇摇头:“老爷应以公事为重,再者说了……若那王指挥使真有要事,老爷因为妾身而耽搁,那岂非妾身的罪过?”

    “衿儿,快服侍老爷穿衣!”

    沈溪真想骂王禾的祖宗十八代,这种时候来打扰,跟杀人父母有什么区别?

    “我才跟惠娘和衿儿重逢,进房没有多久,居然又得为公事忙碌,回来后有没有那兴致两说……若他没有事情擅来打扰,看我怎么惩罚他!”

    尽管心里很不情愿,但沈溪知道,王禾无事不登三宝殿,如果不是重大事情,不可能大晚上跑到巡抚衙门来搅人清梦。

    在李衿和惠娘服侍下,沈溪不紧不慢穿好衣服,不时逗弄两个女人,感受到非比寻常的闺房之乐。

    沈溪眉开眼笑,惠娘和李衿却羞得耳根都红透了,只能连番催促沈溪,劝他别胡闹。

    好不容易穿戴整齐,沈溪着一身常服,由后院穿过回廊进入前方大堂,但见坐在椅子上等候的王禾急匆匆站起,快步迎上前,先深施一礼,再道:“大人,有湖广紧急军情!”

    沈溪皱眉,他知道自己上任前,湖广地方少数民族便一直处于叛乱状态。

    根据他了解,湖广、广西、贵州等地的少数民族,住在边远地区,但却要承受繁重的税负,生活极度困苦,还要受到官府和明军的骚扰,所以便会出现揭竿而起的状况。同时,各土司只见矛盾也很多,相互间为了争夺地盘、职位,常常相互攻伐,影响地方安定。有的土司在吞并其他土司的实力展壮大后,产生割据称王的野心,跟着动叛乱,导致这片地区一直太平不下来。

    皇帝委派沈溪履任湖广、江赣总督,交待过最好在他任上能够一举解决地方民族纠纷,平息叛乱,目前这事尚未有眉目。

    “说吧,到底生何事?”沈溪不想废话,军报都不想看,一屁股往案桌后的椅子上一坐。

    王禾躬身道:“地方少数民族的叛乱兵马刚刚攻陷靖州府城,目前正往绥宁、武冈方向蔓延,似乎有攻打宝庆府之意!”

    沈溪轻轻叹了口气。

    地方少数民族叛乱,一两个县城失守,算不上什么大事,朝廷派地方兵马稍微整合一下,就能轻松夺取回来,但就算夺回也会重新封给那些世袭的土司,还是归那些少数民族领袖管理,治标不治本。

    可一旦涉及府城失守,这事说起来就有些大了。一省都司、行都指挥使司和兵备道必须派兵克复,总督和巡抚甚至有很大的可能提帅印亲自前往一线督军。

    如今地方少数民族叛乱扩大到两府之地,沈溪作为总督,按照道理应尽快领兵前往,没有任何商量余地。

    现如今湖广南部的叛乱已将一府府城攻克,下一步很可能是要穿州过府,从靖州府展到宝庆府,这实际上已处于总督领兵和不领兵两个可能的临界点。

    照理说沈溪要先回武昌府处理紧急军务,他留在江赣这边很多事鞭长莫及,因为江赣地方的兵马并不管湖广地方的事情。但沈溪要从江赣这边调兵,道理上也说得过去,谁叫他是湖广和江赣两省总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