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寒门状元 > 第一四〇六章 白捡
    那少女乃是大户人家出身,见过世面,面对沈溪时没有显得太过紧张,道:“民女本是南昌宋氏嫡长女,六年前家中牵扯进命案官司,父辈中数人问罪,家产也被抄没充公,致家道中落。”

    “卓家本为宋氏姻亲,宋家落难后,卓家将我父亲和几位弟弟妹妹从狱中救出来,后又出钱出人,帮助宋家恢复营生,对宋氏一门有大恩。民女今年刚好十六,为报答卓家恩情,我父亲亲自把我送到卓家,许与卓大老爷为妾……”

    “就在拜堂前,不知为何,说是有一位大官要到江西来,此事便延后。过了几日,又说要将民女送与大官,之后便没了音信。直到今日,府里的管事让民女简单梳妆打扮后出来见客,正好遇到大人……”

    沈溪这才知道原来卓家早有准备,他人没到南昌,美女已为他准备好了。

    沈溪略微沉思,问道:“卓大老爷说的可是外面的卓家家主卓呈明?”

    少女摇头:“不是。是卓家主的兄长……之前卓大老爷病重,说是要纳妾冲喜,不知何故几个算命先生都说我的八字最符合,我父亲得到风声,二话不说就把我送进了卓府!”

    沈溪点了点头表示会意。

    外面的卓呈明已经五十多岁,而这女子原本是准备给卓呈明生病的兄长当妾侍……他终于知道为什么宋氏女会如如此惧怕他拒绝“美意”,因为她本来就是被家族当做礼物,用她的终身幸福换取宋家重新崛起,且她还是嫁给一个足可以当祖父的老男人为妾侍,怎会心甘情愿?

    反观沈溪,虽位高权重,看起来高不可攀,但在少女心目中,年轻就不说了,还仪表堂堂,可谓人中龙凤,两相比较,宛若云泥之别。女子不求在他身边有什么地位,但求能获得一个栖身之所。

    不过,让沈溪接纳一个第一次见面的女子,虽然这女子还无比美貌,有七八分像后世的刘天仙,但始终让他感觉别扭。沈溪道:“本官可不轻易接纳别人的馈赠……记得卓当家对你的吩咐么?既然他让你给本官捏腰捶腿,你还等什么?先试试你的手艺吧!”

    少女可是大家闺秀,就算家道中落,但由于自小美貌过人,一直被当作可居的奇货,家中琴棋书画,悉心培养。

    后来被送到卓家,她身边依然有丫鬟和老妈子伺候,细皮嫩肉,根本就没做过什么粗重活,现在让她伺候男人,她不太明白诀窍,只能硬着头皮按照沈溪吩咐做事,毕竟做不好的话,她就要被“退货”,最后的结局就是给一个生病的老男人当妾侍,说不定哪天就得守寡。

    沈溪见少女瞪大眼不知该做什么,微微蹙眉,指了指靠墙的一排椅子,道:“搬张椅子过来,给本官好好捶腿,动作尽量轻柔好。本官昨夜公事操劳,到天亮前才入睡,这会儿倦意正浓,正好小憩一番。你好好做事,不得打扰本官清梦!”

    在这危机四伏的南昌府,还是曾经放风要谋害他的本地最大的地头蛇家的宅院里,沈溪一边享受美女的温柔侍奉,一边双臂抱头,仰躺着闭目休息。

    沈溪看起来似乎非常自在,那少女捶了几下腿,想以目光征询沈溪力道如何时,发现当事人已经睡过去了,鼻息间发出微微的鼾声。

    一个民间女子,根本就不明白这位年轻的官员到底是什么身份,还有他怎么能如此轻易便入眠,心中嘀咕:“难道他……真的有那么困?”

    沈溪似乎从来没有睡得这么踏实过,此时他不用想什么事情,单纯就是来卓家催债,把银子拿到手,顺带白捡个美人回去……这买卖不亏!

    至于江西盐、茶专营权,完全可以留待平息湖广地方叛乱后再行解决,现在他最关心的反倒是煤矿、铜矿的勘探和开采权,通过江西布政使司衙门他已拿到手,下一步就是让惠娘的商号在地方上多开几个矿,把能利用上的资源都利用上。

    过了大约半个时辰,沈溪睁开眼,等彻底恢复意识,他感觉自己的腿有些麻木了。沈溪稍微动了一下,更觉得腿部一阵剧痛传来,那少女惊愕地站起身来,望向沈溪的目光中带着几分惧怕。

    或许是她觉得自己被父母亲人抛弃,未来一片黑暗,似乎任何人都可能伤害到她。

    “嘶……”

    沈溪嘴里发出一阵呼痛,忍不住抱怨,“我说宋小姐,你做事能否别这么实在?让你捏腰捶腿,你单捶腿也就罢了,好歹两条腿换着捶,你磕着一条腿可劲敲打,是嫌本官骨头硬,想给我松松骨?”

    女子呆了一下,随即粉面涌霞,明白自己又做错事情了。她自小便被养在深闺,没见过世面,更不知道何为按摩推拿,没想到只是简单地服侍人,也会有这么多门道。

    恰在此时,有人敲门。

    卓呈明的声音从门外传来:“沈大人,为您准备的八千贯已清点完毕,不知您……还需要休息多久?王将军已在过问了……”

    沈溪活动了一下筋骨,站起身来,他知道,如果不是王禾以为他在后院出了什么事,给了卓呈明很大的压力,卓呈明根本没胆子敢打搅他的“好事”。

    沈溪先是舒展腰身,然后弯腰整理了一下衣服,这才施施然闲庭信步走出厢房,外面不但卓呈明在等候,王禾一脸惶急,差点儿就要破门而入了。

    沈溪身上衣衫齐整,看不出之前发生了什么。王禾想上前询问,但又没胆量,不过他眼角的余光,却瞥到沈溪背后有女子的身影。

    沈溪神色淡然,走到前后院之交的月门前,笑呵呵地说:“本官的确有些疲乏,之前不知不觉睡了一觉。卓当家,谢谢你的盛情款待……王将军,银钱数量可有清点清楚?”

    王禾赶紧道:“回大人,数目已经算清楚了……八千贯,只多不少,不知大人还有何吩咐?”

    盛着银钱的箱子就摆在前院,沈溪上去,随便打开几口箱子看过,满满当当都是铜钱,略微估算一下数量,一口箱子差不多一百贯,这里一共有四十五口,外加装银子的箱子,数量确实没啥问题。

    这时代由于大航海刚刚开始,南美和欧洲的白银还没有大量涌入大明,世面上流通的主要还是铜钱。

    沈溪点了点头,道:“既然银两差不多齐备,本官就不多留了。卓当家,你之前不是说要送本官一名婢女么,本官这就带走,不劳你再跑一趟……”

    “嗯!?”

    卓呈明没想到沈溪会如此直接,他看了王禾一眼,不经意间便交流了一下眼神……毕竟卓呈明在王禾到任时就送过礼,双方算是“老交情”,这会儿卓呈明想知道沈溪为什么这么爽快就收礼,但王禾自己整个人还晕晕乎乎,根本无法给出任何答案。

    在沈溪催促下,之前的宋氏小女被送了出来,人到了沈溪跟前,身后有丫鬟和老妈子数人,她们将一并送到沈溪的巡抚衙门,此外还有一些细软和衣物,全都是给宋氏小女准备的。

    沈溪抬手:“先上马车,咱们该去下一家接受纳捐了!”

    王禾大概明白沈溪所说“纳捐”,其实跟上门明劫没什么两样,一开口就是银子,甚至还有美人儿相送,这种好事确实轻易享受不到。

    一行人出了卓家,外面的街道上官兵阵容齐整,一个二个看起来精神抖擞。

    跟沈溪出来抢钱,既有功劳拿,回头还有银子分,没有比这更惬意的事情了。这个时候,哪怕只是给沈溪撑面子,他们都努力把自己最凶悍的一面给展现出来,一眼看去,还真有那么几分气势。

    士兵们正在搬箱子,沈溪不准备骑马,跟着宋氏小女上了马车,临上车前对王禾提醒了一句:“王将军,下一家去何处,你来定,本官上车歇息,等到了地方你再叫本官也不迟!”

    王禾见这情形,心里暗自诧异……不过他顾不上思考沈溪这么做是否合适,只要沈溪带兵出征,让他有建功立业的机会,他的目的就已达到,至于沈溪用什么方式筹措军费,再得到什么财色方面的好处,跟他无关。

    王禾心想:“我若稀罕女人,只管跟卓家索要,量他们也不敢不给,管沈大人的闲事作甚?还是赶紧把箱子绑好,派人把第一批收获送回去,再去下一家讨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