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寒门状元 > 第一四〇七章 扶植傀儡
    沈溪说休息,果真到了马车车厢里便直接躺了下去。

    沈溪入睡很快,不一会儿就出香甜的鼾声。宋氏女坐在旁边,紧张地打望沈溪……她已经从卓府门前的大阵仗看出来,沈溪不单是朝廷命官,而且级别很高,至于高到什么程度,由于没有参照,她没有具体的概念。

    等沈溪一觉醒来,重新睁开眼时,正好与宋氏女带着窥探的目光碰撞,她俏脸很快红了,情不自禁垂下头来。

    “怎么,不想跟本官走了?本官说过,绝对不会勉强,你如果不想屈从于卓家的意志,现在你就可以下马车,本官会派人送你回宋家去。但若到了地头,你再想反悔,那时可就迟了!”

    沈溪的语气中带着一抹强硬,“这种事可不是能随便开玩笑的,你最好想清楚!”

    宋氏女神色中满是惧怕,最后她无比坚定地说道:“民女跟随大人,既是遵从自己本心的选择,也是出于卓家和宋家的利益考虑。大人不必担心民女会反悔,民女出了卓府门,已不知能去何处!”

    “天下之大,似已无民女容身之所,唯有跟着大人一途!”

    沈溪听她说话,言辞缜密,颇有逻辑,不像是普通人家未开蒙的小姐,毕竟这个时代提倡的是“女子无才便是德”,教导女子读书识字需要一定的勇气,当下问道:“你读过书?”

    宋氏女道:“民女幼年曾跟弟妹一起接受开蒙,但除了三字经、百家姓、千字文外,其余所读之书不多,唯女诫、内训等……民女恪守妇道,绝不敢在大人面前卖弄才学。”

    “只是……民女不知,大人如今是何官职?为何……外面那么多官兵,都很敬重大人?而卓家上下也对大人讳莫如深……”

    沈溪笑了笑,到现在这女人还不知道他身份,让他觉得有些异样。

    怎么说,自己在两省也算是号人物,但可惜,他跟普通百姓中间隔着好几道衙门,更别说是像宋氏女这样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闺中少女。

    沈溪道:“既然你随了本官,有些事不会刻意隐瞒……本官乃两省总督,提调江赣、湖广两省兵马,同时统辖两省三司衙门。卓家把你送给本官,主要是想笼络本官,得到地方盐茶的专营权。”

    “实话告诉你,此来南昌,本官确有改革专营制度的考虑,但适逢湖广南部生民乱,本官需领兵前往平定,也就是说,要不了多久本官就会离开江赣。你要有心理准备,若不想跟本官走,你可选择留下,但不得住在巡抚衙门!”

    宋氏女眼睛里充满了迷惑,她依然不明白总督是个什么官。但她现在终于知晓,沈溪年纪虽轻,却非府县衙门里的属官,而是某个衙门的正官,且江西地方上应该没有比沈溪更大的官。

    至于沈溪年纪轻轻如何能当得了如此大的官,宋氏女根本没有清楚的认识,她只知道自己找到了强有力的靠山,当下做了个福礼,道:“民女跟随大人,无怨无悔,请大人不要再轻言送奴离开之事!”

    不知不觉间,宋氏女在沈溪面前改变称呼,俨然把自己当作沈溪的奴仆,对沈溪的态度更加恭谨。

    沈溪看着眼前眉目如画的绝色少女,心想:“这女人不简单呐,她跟我走,一方面确实是为形势所迫,另一方面未尝没有为家族谋利益的想法。不过,她对我有多少诚意其实无关紧要,我倒是可以利用这个女人,扶持早已没落的宋家,掩护惠娘的商会,如果宋家安分守己的话,倒是可以恢复往日荣光!”

    正闲聊间,马车外传来王禾的声音:“大人,到李府门外了,您是否下车一趟?”

    沈溪整理了一下思绪,掀开车帘,从马车上跳下来,一身便装便往李府门前迎候之人走去。

    跟在卓家一样,沈溪上来也不多客气,直接问李家能纳捐多少,再进府等候,亲自督促,至于李府做出怎样的迎接礼数,沈溪全然不加考虑,因为他知道,不管是哪个方面,他都占据绝对的上风,不怕这些世家大族不肯出血。

    ……

    ……

    一天下来,沈溪走了七家,全都是南昌府势力庞大、根深蒂固的豪门大族。

    沈溪晚上还会安排王禾带兵去光顾几家,他就不亲自前去了,因为剩下那些家族,终于南昌府的中等家族,募集到的纳捐数不会太多。

    第一批被他拿到手的银钱已有三万九千贯,沈溪在心里默默地计算这些钱粮能养多少兵,同时他还计划从武昌府那边调拨兵马钱粮,将工业园区新生产的一批武器装备一并带上,送往前线。

    之前云柳和熙儿已经返回武昌府,他决定明天一早就派人前去通知,让二女统筹负责。毕竟云柳和熙儿曾在土木堡战中有过极佳的表现,论带兵、侦查、押运粮草等能力,二人都具备,沈溪对此非常放心。

    到了晚上,沈溪见到受召前来的惠娘和李衿。

    等沈溪把白天在卓家的遭遇大致一说,惠娘神色间多少带着一些妒忌和委屈,毕竟沈溪又收了个女人回来,虽然暂时养在后院,但不知何时就可能会成为她的姐妹。

    惠娘道:“此番来湖广和江赣为官,地方上那些达官显贵应该给老爷送了不少女人吧?”

    沈溪瞪了她一眼,伸手一把将佳人的纤腰揽住,抱入怀中,凑到惠娘耳边,没好气地呵斥:

    “惠娘,你说你生的哪门子的闷醋?到现在为止,我和那宋氏女清清白白,没有任何瓜田李下的事情。”

    “今日走的七家,的确都有赠送女人之意,但除了卓家外,其余几家我都断然拒绝,你认为我是那么不知分寸的人吗?若非这宋氏女的背景大可利用,而她的际遇又太过可怜,我怎会将她收下?”

    惠娘没有回答,旁边李衿也把头低下了,似乎她们都觉得沈溪可能在外有女人,甚至连有多少女人都不清楚……因为她们自己就是沈溪养的外宅。

    沈溪叹道:“也罢,若惠娘不放心,这宋氏女便送到你身边,以后给你打下手。至于宋家,可以作为惠娘你在南昌府扶植的傀儡,江赣地方官商体系错综复杂,若以湖广那套来进行改革,怕是不妥。”

    “把宋氏一门笼络住,其实等于是在这边找了个空壳,你可以把源源不断的资金,以宋家的名义进行投资,堂而皇之获得各种专营商品的经销权。若宋家有何不轨,你也可将之弃如敝履,另外选择一两个没落家族帮你。”

    “惠娘,你觉得我这主意如何?”

    之前涉及到感情问题,惠娘吃醋了,所以她郁郁不乐。但现在沈溪在跟她谈生意上的事情,因为沈溪所说的这种操作方式非常新颖,惠娘大感兴趣,迅琢磨起可行性来,转眼便忘了吃醋这回事。

    她想了想,点头嘉许:“老爷的提议甚好,只是不知宋家是否肯站在妾身这边。若他们利用地头蛇的身份,明着跟随我们,暗地里却吃里扒外,那就大大不妥了!”